毕世明见欧阳百知征询自己的意见,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便拿腔作势地说:“既然师弟们都同意,我也没什么好说的,自然随大流了。只是,我觉得,咱们既然要开这个小型的比斗会,那么在比斗会之前,咱们就应该将比斗的规矩给立下来,并且都立誓遵守。免得到了最后,有人输了会不认账。”

    王落辰听他话里这语气,好像这番比斗,他们那一方肯定是要赢的,而自己这一方是肯定要输的。便不禁觉得好笑。

    于是,他忍不住向他走近几步,说道:“毕师兄要为这次比斗定规矩,就请快些。因为,你不要忘了,咱们在迷宫中的时间可是有限定的。至于输了会不认账嘛,我看,除了某些个极其不要脸的人,咱们这些人中间肯定是没有人会不认账的。所以,关于这一点,你倒是大可以放心。”

    说完,他向冷凌风和阳斩星回望了一眼,让他们也表个态。

    他们两人会意,各自表示无论输赢,坦然接受,要毕世明无需担心这一点。

    见他们如此说,毕世明微微一笑,说:“好,既然大家都保证不会不认账,那咱们就进行比斗好了。只是,你们看,咱们这么多人,若是一哄而上的比斗,场面肯定是十分混乱。非常容易出事儿的,对不对?所以,我就想啊,不如这样,咱们双方选定三人代表大家出战好了。三局两胜定输赢,你们以为如何?”

    各选三人出战,三局两胜定输赢。这办法简单易行,王落辰他们三人自然没什么意见。于是,比斗的事儿就这样定下来了。

    接着,为了便于双方比斗,他们就经王落辰提议,离开了这条巷道,去了王落辰他们和邢居易相遇的那间大厅。

    这里场地宽阔,光线明亮,的确是个适合比武的好地方。因而,众人进入到里面之后,立刻招呼这各自的人分站两片儿地方,然后就着手准备其比斗的事情来。

    所谓的准备,就是排定两方出战的人员和场次。

    人员好说,双方当然是派出自己一方战力最高的人物了。

    关键在场次。也就是各自选定的三人谁跟谁对战这方面,需要细细考虑。

    趁着比斗前的一小会准备时间,王落辰他们三人也就此进行了商议。

    冷凌风说:“他们之中,这个毕世明的战力应该是最高的。你们两个都跟他交过手,应该清楚他的实力。单打独斗的话,咱们三个中的哪一个,恐怕都不能说是轻易地打败他。所以,我考虑,咱们可以将跟他这一局定为必败之局。无论谁去,都不用下力气与之战斗,只要敷衍一下,保证自己不受伤就可以了。这样,取胜的关键就是其他两局了。只要咱们拿下其他两局,咱们就铁定赢了。”

    “谁说我打不过毕世明?我不是跟你们说了吗?他那是偷袭,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才被他占了上风的。真要打起来,我未必就输给他。哼!”

    阳斩星最听不得别人说他不如人家厉害。所以,冷凌风的说法,令他不快了。

    见他不快,冷凌风正欲解释和劝说一番。却被王落辰抢先接走了话头:“阳师兄说得对。若是光明正大的决斗,那你一定是不会输给他的。只是,阳师兄,那样的话,因为你们两个都是高手儿,彼此间实力相当,战斗起来恐怕要费很大的劲儿。因而,也就会耗费很长时间。对吧?”

    “这个嘛,你说的没错。遇到他这样的高手,想要迅速地就结束战斗,恐怕是不大可能的。”

    王落辰说他的实力跟毕世明相当,令他很高兴。一扫脸上的不快,他第一次很谦虚地表示自己无法快速拿下毕世明。

    “这就是了嘛。阳师兄,如果你不能快速地拿下毕世明,那么就会把战斗时间拖到限定时间到来的那一刻。那样,当大比的判定官出现在咱们面前,咱们的战斗就无法进行下去的时候,输赢也就不好算了。对不对?所以,我看还是给你安排个能够快速结束战斗的,而由我去跟毕世明一战吧。再说,反正我是他师弟,就算是败了,也是理所当然的。并不会丢面子的。阳师兄,你以为呢?”

    经过在巷道里的一番比斗,这场大比所规定的三个时辰的时间,顶多也就剩下半个时辰了。这样算起来,他们时间的确是不多了。也的确是不允许打持久战了。

    阳斩星听了王落辰的话,自然是明白了这层道理。他便不好再说什么了,只能是点了点头说:“这样也好。只是不能亲自光明正大地跟他较量一下,我心里很不甘心呢。”

    “这有什么?如果师兄觉得这次没跟他打成,很不过瘾。你大可以在大比之后,向他发出挑战嘛。像他这样的人,特别爱惜面子,只要你挑战,他绝不会不答应的。”王落辰见他还有点拿不定主意,便又劝说了一句。

    “哎,王师弟这个办法倒是不错。好,那就按你说的做吧。”经过王落辰的这一番劝解,阳斩星终于是同意了王落辰安排了。

    “那既然如此,咱们就说好了。由我去跟毕世明比斗。至于其余两人,欧阳百知和司徒无言,要跟他们哪一个比斗,就请两位师兄自己选吧。提醒你们一句,我跟司徒无言打过,他的战力也是不弱。只是或许是上次他没有发挥出自己的大招儿来,所以才让我占了那么一点点上风而已。”见他同意了,王落辰便将剩余两人的选择权,交给了他们自己。

    “哦,听王师弟这么说,我倒是对司徒无言产生了兴趣。阳斩星,怎么样,把他让给我吧。”冷凌风听王落辰话里的意思,好像司徒无言是对方三人之中最弱的一个,为了省力气,便首先挑选了他。

    阳斩星听了,作为一个自认为天下之人都不如他,自负的不得了的家伙,丝毫也不在意。

    他用力拍了一下冷泠弦的肩膀说:“哈哈,强者应该可怜弱者。既然你对自己战胜欧阳百知那么没有信心。那好吧,司徒无言就给你了。”

    对他这种略带嘲讽的话,或许是因为早就习惯了,冷凌风也不在意。他只是笑了笑,摇了摇头,表示了自己对他这种自负的无可奈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