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所设想的图景是当初他第一次参悟法阵时,所看到的星族人故园的星图。

    为什么要以这幅星图作为自己元力所拟态的图景呢?那是因为这幅星图带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

    关于这一点,其实也不奇怪。一个星球,甚至一个星域被占领、被毁灭的惨烈场景,对人类的冲击力太强烈了,任谁见了都同样无法忘怀的。

    王落辰当然也不例外。

    那副星图因此便深深地镌刻在了他的脑海里,成为他记忆中最特别的一部分。

    现在,他要构建当做自己武器的元力拟态世界,自然是要将它当做蓝本了。

    于是,图景便就这样选定好了。并且也已经被他以神识投射到了丹田。

    接下来,就是最关键的一步——以元力将这幅图景在丹田构建出来。

    以元力在丹田构建图景,或者说构建一个虚拟的小世界,并在和对手战斗时将其从丹田中投射出来,攻击敌人。这在普通人看来,是不可想象的东西。

    但对武者来说,其实也并没有那么复杂。当然,前提是你的神识够强大,你的元力够深厚够精纯。

    王落辰觉得自己在这两方面好像都还可以,所以才敢于在被毕世明逼得没办法的情形下去尝试的。

    于是,他便在图景投射完毕之后,以神识引导五彩轮盘上所蕴藏的元力,开始像描画儿一样,向图景上的景物一点一点儿地灌注元力。

    这一过程中,王落辰必须得小心翼翼的。否则,这幅灌注了元力的立体图景很可能就会像海滩上的沙雕一样塌掉。

    但与沙雕塌掉可以重建不同,这图景若是崩坏了,就会立刻在丹田中形成元力风暴,将丹田搅得一塌糊涂。同时,以神识勾勒出的这份图景中所蕴含的神识力,也会经由经脉直冲识海,对人的识海造成巨大的冲击。

    反正一句话,图景构建不成,后果很严重。

    特别是在当前这种与人对战的情况下,一旦丹田和神识受损,王落辰就等于是失去了战斗能力。

    假如冷凌风和阳斩星这两大强援不到,仅凭冷泠弦和卓应儿等人的战力根本就无法救援他。那么,他便只能败在毕世明的手里,并任其羞辱了。

    王落辰可不想出现那样的后果。因而,他才集中了除了与毕世明对敌所用的神识之外的所有神识,小心谨慎地构建着那副图景。

    然而,这世界上的很多事情,往往都是任凭你再怎么努力,老天也是不想遂人愿的。

    就在王落辰将那副星图构建到了差不多九成之时,或许是因为他分出了一许多元力去对付毕世明的冰晶的缘故,他丹田中的元力便有些不够构建星图所用了。

    随着自己所能调出的元力越来越少,王落辰以神识内视了一下丹田中的五彩轮盘,发现它上面的色彩和光芒都暗淡了下去。它的样子也由原来的清晰,变得模糊起来。

    “哎呀,不好,元力恐怕是不够了。这可怎么办呢?”王落辰将这情形看在眼里,心里不禁暗暗着急。

    接着,他便不得不再次开始想办法。

    脑筋转了一圈儿,他的视线停在了自己身体周围那有元力之刃所形成的护盾上。心中不禁灵光一闪,想出了一个主意。

    “体外的元力之刃还有不少,我何不将它们给暂时调回体内,借助它们所蕴含的元力一下将星图给构建出来,然后再以它去对付毕世明这个混蛋呢?只是,那样的话,身体不免就要暴露在毕世明的元力攻击之下,吃些苦头了。唉,算啦,管不了那许多了。先将星图弄出来,将自己变强要紧。否则的话,就算我的身体完好无损,最终也难免不被毕世明给羞辱的。嗯!就这么办了。”

    王落辰心中计较了一番,下定了主意。便用神识将身体周遭的元力之刃给猛地收回了五彩轮盘。

    五彩轮盘被猛然回转的元力给刺激地放射着五彩光芒飞快地旋转了起来。

    经过一阵儿旋转,它将元力之刃重新转化成了五行元力,被王落辰的神识引导着向那副星图灌注而去。

    这一下,因为得到了充足的元力,星图那剩下的十分之一,便以飞快地速度构建完成了。

    看着一片由数不清的星球所组成的星域在自己丹田中形成,虽然身体正在承受着毕世明冰雪世界里冰晶的攻击。王落辰心里却是十分高兴的。

    然而,就在他高高兴兴地想要将自己所构建的这幅星图投射出去,跟毕世明好好地较量一番时,异变却突然发生了。

    只见他刚刚构建好的那份星图中的所有星球,突然很不安分的振动了起来。

    “靠,这是什么情况?不会是要崩溃吧?老天,你不要玩儿我啊。我这都构建成了。怎么会突然就出现这样的事情呢?”

    王落辰看着那些不停振动,仿佛要从星图中脱离出去的星球,心里那份担忧和沮丧就不用说了。

    因此,他连忙祈求上天,不要玩儿他。

    谁知,老天偏偏不给他面子。他的祈祷还没有发出呢,那些星球就如没头的苍蝇一样,从自己的位置向着他丹田的各处乱窜了出去。

    “崩溃了?真的崩溃了?这可怎么办?我的丹田会不会有事?我的神识会不会受到伤害?我是不是要败给毕世明这个伪君子了?”

    在星球化作流星在他丹田中乱窜的那一刻,王落辰想了很多。当然,因为这些想法,他也做好了迎接受伤和失败命运的准备。

    可是,就在他这种想法产生之后好一会儿的工夫,他却并没有感受到丹田受伤和神识受损的疼痛。

    “怎么会没事儿?”

    他不禁感到奇怪,便再以神识内视丹田,却发现那些星球虽然从星图中原来的位置逃窜到了别的地方。可是,它们却并没有在自己的丹田乱搅和。当然,也就没有引起什么丹田风暴了。

    它们只是在他原来构建星图的范围内,跑来跑去。

    而且,最奇妙的是,它们的跑动看起来好像杂乱无章,但数量多到数不清的它们,彼此间却没有发生一起碰撞事故。

    “这是什么情况?这些小星球好像在按照某种规律在运行一样,真是奇怪。不过,管他呢。只要它们不在我丹田里搞破坏就行。只是,不知道它们这个样子算什么?还是我的元力拟态武器吗?”

    王落辰在仔细观察了这些小星星运转的样子后,提出了新的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