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他这话,王落辰呵呵一笑,说道:“你的算盘打得是不错的。只可惜,我会用事实证明你的算盘打错了。”

    说着,他便向后一跳,收起了光明神盾。

    他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他接受了毕世明的挑战。不依靠法阵,与他拳脚底下见真章。

    “毕世明,我师兄不用光明神盾,你也得收起元力。不然不公平。”见王落辰收起光明神盾,在一旁观战的卓应儿怕自己师兄吃亏,马上向毕世明喊道。

    “好,那我就不用元力,仅用武技跟你打上一架,让你见识一下咱们五极门的绝技《风云斩》的厉害。”

    毕世明听卓应儿这样说,觉得自己若不收起元力,的确有些说不过去的。就收起了元力,仅以血肉之躯跟王落辰过招儿。

    不过,他这套风云斩的确是很有威力。

    这套武技,不光招式怪异,杀招儿不断。而且,一经毕世明催动之后,举手投足之间还隐约夹杂着风云之势,让王落辰感到自己的力量被压制,无法自由施展。

    “风起毫末”,“云卷云舒”,“风卷残云”……

    毕世明一招儿接着一招儿的向王落辰攻出,不太习惯他这种招式的王落辰,不禁被其打了个手忙脚乱,连连后退。而且,这其间还因为疲于应付,出现了许多破绽。令毕世明数次得手,打中了他几下。

    “哈哈,怎么样?我拳脚的滋味儿不好受吧?”

    毕世明连连得手,心中很是得意,一个劲儿地向王落辰发出嘲笑。

    因为身体很坚硬,王落辰被他打到,倒是没觉得怎样。只是武技不如他,这令他觉得面子上有些不好看。况且,毕世明每一次得手之后所发出的得意的笑声,也令他十分讨厌,心底忍不住就产生出一种想要痛殴他一顿的狂躁。

    于是,他便寻思着怎么样才能狠狠地报复他一下。

    有了这个想法,他就暗自琢磨了。

    你不是招式古怪,出手的角度刁钻吗?那好啊,我干脆不躲了,我就任由你打。不过,你在打我的时候,是不是得靠近我呢?

    那是肯定的吧?不然你怎么能够打到我呢?而只要你会靠近我,那我的机会就来了。

    我完全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承受着你的打击,给你来那么一两下。

    虽然这一两下跟你打中我的次数比起来有点儿少,可我的身体硬度比你高,拳头比你打人疼啊。

    你打我十下百下,我没多大感觉。但我相信,只要让我打到你一下,你肯定就要疼好久了。

    嗯,就这么办,我就用这种方法来对付你。

    就这样,王落辰于心中计较已定。便在下一次毕世明的拳脚打来的时候,不躲不闪,迎着他的招式直挺挺地撞了上去。

    “砰砰砰……”

    毕世明的拳、掌、爪等各式攻击都打在了王落辰的身上。

    “砰!”、“砰”。

    在这中间,王落辰也回击了两三拳。

    这情形从外人看来,就好像王落辰毫无招架之力,任凭对方殴打一样。

    因此,不禁急坏了观战的众人。

    尤其是卓应儿和冷泠弦她们俩,在见到王落辰被人家给这样连击之后,心疼的了不得。

    就听冷泠弦向卓应儿说:“哎呀,表妹,师兄这是怎么了?怎么用这种笨法子跟人家打啊。人家的招式本来就高明,他还这样打,岂不是给自己找亏吃吗?”

    “表姐,我也不知道师兄这是怎么了。是不是他被人家给打傻了?既然这样的话,要不咱们也别顾什么比斗规矩了,一拥而上,把毕世明给打跑了吧。”

    卓应儿也搞不清情况。不过,她鬼主意比较多。见此情形,马上就想出了一个不怎么讲究的应对之策。

    “这样做恐怕不好吧?而且以师兄的性格,恐怕也是不会要咱们这么做的。”冷泠弦听了她的主意,摇了摇头,给否了。

    “那怎么办?难道就这样看着师兄挨打?不行,你们要是不去,我就自己去。反正,我是看不下去了。”

    卓应儿见自己说的主意表姐不同意,就有些急了。一咬牙一跺脚,她便要冲出去帮王落辰一起对付毕世明。

    但就在此时,她却看见毕世明突然从王落辰身边跳开,向王落辰喊道:“停!停!停!我们不比拳脚了。比元力吧。”

    “为什么?你不是打得挺好的吗?还使出了什么绝学风云斩。你看看,我都被你的都只有挨打的份儿。你怎么偏偏在这时候叫停呢?”王落辰佯装不知其中原因,笑着向毕世明问道。

    他这个问题,也是卓应儿他们要问的。

    就是啊,在刚才的比斗中,毕世明明明占着上风,怎么就突然说要换种打法呢?

    就这个问题,只听毕世明解释说:“王师弟,为什么师兄我要停下来呢?这是因为,虽然说咱们之间有些矛盾。但以我看来,却并不是什么深仇大恨。所以,我刚才跟你打斗的时候,见到你被我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就有些不忍心了。因此,我才决定换种打法儿的。”

    “哦,这么说来,师兄要换打法,原来是为我好啊。呵呵。不过,师兄,你这话说的可是有点儿不诚实了吧。就说我们之间的关系吧。你暗恋我的师妹吴梦雪,但却因为师妹她心里有我,而得不到她的眷顾。你真的就一点儿都不嫉妒我,仇视我吗?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你又为何要跟我打呢?既然打了,你明明占着上风,可为什么又停了呢?真是心疼你的情敌吗?恐怕,不是的吧。哈哈。”

    王落辰将他和毕世明之间的芥蒂一下子就给揭示了出来。并且,就他毕世明为什么要对自己的情敌放过的真实原因,也提出了自己的质疑。

    王落辰的话深深刺激了毕世明,令他披在表面的伪装再也披不下去了。

    他一改刚才刚才所表现出的所谓的心疼同门的嘴脸,愤怒地向王落辰咆哮道:“住口,你这小子实在可恶。看来,我今天不给你点儿教训,真是不行了。好吧,那我就好好地教训一下你吧。就算日后吴师妹会因此而怨恨我,我也不在乎了。”

    说着,他便猛地向王落辰一指,向他打出了一片冰晶所组成了的冰雪世界。

    “哦,你的元力修为已经接近了武圣以元力拟态对敌的程度。怪不得看起来那么一副有所依凭的样子呢。不过,这也改变不了什么。就像刚才你被我三拳两脚就揍的痛不欲生一样,我的元力一样可以将你的这个冰晶世界给破掉。你信不信?”

    王落辰见他的元力攻击向自己袭来,马上调出元力之刃,在自己的周围形成了一个由万千元力之刃所组成的护盾,将自己给保护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