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他看到阳晓宇受伤吐血,想要出手已经晚了。心中不禁十分生气。

    因为,再怎么说阳晓宇也是自己的同伴,毕世明对他出手,就是不给自己面子。这叫他怎么能不介意呢?

    因此,他马上就把脸一沉,对着毕世明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怎么对我的同伴下如此重手?”

    “干嘛?我们五极门和炽日教本来就不是朋友。何况现在又是在参加三教大比,按照规则我们彼此见是可以动手的。再说了,你难道没看见吗?是他先向我出的手。我打伤他,完全是出于自卫。难道说你要我看着他出手而不动,白挨他的打吗?”

    毕世明见王落辰指责自己,心中也很不悦。立刻就边为自己的行为辩解,边反过来对王落辰提出了批评。

    王落辰和他因为吴梦雪的事儿,本来就不对付。称呼他一声师兄,也是看在他和水长老走得近,不想跟他把关系搞得太臭的份儿上。

    可如今他当着自己的面儿打伤阳晓宇,且连句给自己下台的话都没有,令他心里所压抑住的对他的讨厌,立刻就萌生了出来。

    他冷冷地哼了一声,向毕世明走近一步,毫不客气地说道:“你这纯属狡辩。以你的战力和经验,难道看不出他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以你的神识,你要说看不出,我绝不相信。你这样做,根本就是故意不给我面子,要我难堪。好,你很喜欢打是吗?那我就陪你打。”

    说着,他伸出自己的右手,做了一个请出招儿的手势,以五极门中弟子们间解决矛盾的惯例,正式向毕世明提出了挑战。

    “王落辰,你别不识抬举。我要你跟我合作,那是看得起你。但如果你执意要与别门外派的人为伍,与我五极门弟子作对。那我也不怕借此机会教教你到底该如何站队。”

    毕世明见王落辰居然为了阳晓宇向自己挑战,心中当然是气愤不已,立刻就向他发出了威胁。

    “废话少说。看得出来,你最近的战力提升了不少。正好,我就借此机会跟你较量较量,看看你到底又长了些什么本事。以至于变得如此的嚣张。”

    作为入门好几年的老弟子,毕世明的战力原本就比自己高,这王落辰是知道的。那是因为,他们曾经因为吴梦雪的缘故交过手嘛。

    但是,王落辰通过阳斩星的描述,自己对他神识的感知,以及刚才所看到的他的出手情况,也是看出来了,毕世明最近不知是通过什么方法将战力比原来提高了不少。

    恐怕,此时的他,对于自己来讲,依旧不好对付。

    因而,王落辰便在嘴上说跟他动手的同时,以神识向迷宫中发出了向阳斩星和冷凌风求援的信号。只不过,不知为什么,他的信号发出之后,却并没有得到他们的回应。这让王落辰心里对他们能不能及时赶来,不免没有底。

    虽然如此,他和毕世明的一战,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不论冷、阳两人来与不来他都是要与之一战的。因而,在同毕世明叫板了之后,他便不再和他废话,直接借助法阵高高飞起,用和阳晓宇一样的招式,向着毕世明轰了下去。

    “靠,你们俩怎么都是这种小孩子的招式?就不能有点儿长进吗?呵呵。你也不想想,他用这一招儿都被我给痛扁了,你也用这一招,不还是一样吗?”

    毕世明见王落辰跃起,挥拳向自己砸来,姿态跟阳晓宇一模一样,不禁取笑了他一句。

    接着,他便如果刚才那样,快速移动身体,以极快的速度到了王落辰的身下,抬起一只手就去抓王落辰的脚脖子。

    “师兄,小心啊!”

    见毕世明又出这一招儿,害怕王落辰跟阳晓宇一样下场的冷泠弦和卓应儿,异口同声地发出了一声惊呼。

    而服了药的阳晓宇靠在墙上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看来,他也是觉得王落辰马上就要变得跟自己一样了。

    他们之外的其他人,也够跟他们一样,为王落辰担起心来。

    然而,就在大家都以为王落辰也会被毕世明给抓住,然后甩到墙上的时候,王落辰飘在半空中的身体突然迎着毕世明的方向猛地前移了三尺,恰好错开了他的手所能够得着的范围。

    然后,只见他在空中一个急速而又华丽的转身,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态,由背对毕世明转为正对他的后背。紧接着,便用力向下一沉身子,以右脚斜斜地踹向了毕世明的后心。

    “嘭”

    他依靠法阵反冲之力所做的动作非常的干脆利落,令毕世明来不及反应,不禁被他踢了个正着。

    他的脚掌狠狠地踹在毕世明的后背上,发出一声闷响。然后,毕世明便“噔噔噔”地连跑几步,十分狼狈地扑倒在了地上。

    “混蛋!你敢打我!好吧,我今天就要你的好看。”

    毕世明扑倒在地之时,两手及时撑住了地面。没有给大家表演成狗啃泥。

    但饶是如此,也令他觉得脸上无光。

    他不禁恼羞成怒,两手用力一撑地面,翻身起来,嘴里大叫着向王落辰扑了过来。

    “打你怎么了?我又不是没打过你。”

    王落辰一击得手,心里得意。见他向自己扑来,想起当日在千丈崖自己以一招儿“深夜送客”,踢到其腿弯的旧事,就忍不住又讥笑了他一句。

    这一句话揭伤疤的话,让毕世明心里的怒火更旺盛了。就情不自禁地在自己向王落辰扑来的虎爪中灌注了一些元力。

    好在,他这种拳脚中夹杂元力攻击的打法,王落辰早已司空见惯。因此并没有中招儿。

    他在毕世明的虎爪攻过来之时,猛地打出一道由法阵所组成的护盾,一下就将毕世明的杀招儿给当了下来。

    “你的元力很精纯,可是却攻不破我的光明神盾。怎么样?手指头被神盾给撞击的滋味儿不好受吧?”

    王落辰以法阵之盾挡住毕世明后,见他手指在自己的神盾的撞击下微微发颤,就知道他因为元力反震之力,手指吃了痛。便又趁机再取笑了他一句。

    “卑鄙小人,就会用这种歪门邪道的打法,有本事你收起护盾,跟我一拳一脚的肉搏。”

    毕世明双手的确吃痛了。所以,他便觉得王落辰的这护盾不好对付。

    十分精明的他,立刻便想用激将法,诱使王落辰和自己以拳脚对战,好利用自己的优势痛击他。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