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识跟武功一样,力量大的会对力量小的形成压制。

    王落辰进入巷道之后,之所以会产生出一种不怎么舒服的感觉,其实就源自于在他进入巷道后,别人对他所进行的神识压制。

    可那人为什么要对自己的神识进行压制呢?

    王落辰以为,恐怕对方是不想让自己在探路的时候,发现他的行踪。

    想明白了这一点,脑袋中灵光一闪,王落辰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并因此而产生出一丝惊喜。

    他知道,这一次,自己的运气来了。阳斩星和冷凌风两人恐怕是要输给自己了。

    原因嘛,是因为据他所知,在所有参加大比的弟子中,神识修为能够跟他有的一拼的也就只有冷凌风和阳斩星,以及阳斩星口中所说的那个神秘人。

    而这三人之中,冷凌风和阳斩星已经跟他结成了同盟,他们两人是不可能防着自己的。那么,就只剩下了一种可能,那便是此刻跟自己待在同一条巷道里的正是那个神秘的家伙。

    按照他和冷、阳二人的约定。三人之中,最先遇到这人并先与之交手的,是可以独得他们所抢到的玄武令中的两成的。

    有了这两成收益垫底,他肯定是要比冷、阳二人得到的玄武令更多了。这还不是他的运气吗?

    想到这里,他立刻以神识向身边所有人的人传递了一道意念:“大家都不要乱动,听我说。咱们要找的那人就在这巷道里,但他采用了某种手段隐蔽了起来,所以我们看不到他。不过,我待会儿会想办法逼他出来,然后大家群起而攻之。注意,等我数十下,你们就动手。明白了吗?明白了的话就放慢一下脚步,让我知道你们已经弄懂了我的话。”

    王落辰说完,就刻意感知了一下大家的脚步。

    当他听到所有的人脚步都慢下了之后,立刻将自己识海中的那五条玉龙给激发了出来。

    然后,他积聚起所有的神识力,向着巷道前方猛地轰击而去。

    这股神识形成了一道强烈的神识浪潮,一下子就将对方施加到他身上的神识压制给反制了。

    “啊!王落辰,你有病啊?没事儿乱用神识攻击别人。”

    当王落辰所释放出的这股神识浪潮猛地涌向巷道前方之时,从前方巷道的顶部跳下了来一个人。

    显然这人被王落辰这冷不丁的一股子神识浪潮给伤到了。所以,他一跳下来,便气急败坏地大声向王落辰吼了一声。

    他的这个声音王落辰听了之后,觉得非常熟悉。仔细辨别之后,猛然想起这人是谁了。

    他心里不禁暗笑,这倒好,还没等到大家群起而攻之呢,他便现身了。

    因此,他便向大家摆了摆手,将刚才的约定作废。

    然后便于脸上露出几丝讥笑的神情,快步走向前去,向那人说道:“咦,这不是毕世明毕师兄吗?真是奇怪,你怎么不随着咱们五极门的大队一起行动。反而一个人钻到这昏暗的巷道里藏起来了呢?哦,你不用解释,我明白了。你一定是在跟大家躲猫猫,对吗?”

    “什么跟什么啊?你说什么躲猫猫?我这是在准备伏击炽日教的人,以夺取他们手中的玄武令。你以为我有那闲工夫在这儿玩耍吗?”毕世明抱着自己仍旧有些疼痛的脑袋,没好气儿地向王落辰说道。

    “伏击炽日教?这么说,他们就在这附近了?”王落辰不理会他恶劣的态度,向毕世明追问。

    “废话,这还用说?他们要不在这附近,我用得着隐藏身形吗?不过,王师弟,你来了就好了。你来了我就不用伏击他们了。我知道你战力也不弱的,还有这么多人同行。只要你肯帮我一起对付炽日教的人。那么,等到一举将他们的玄武令给夺过来,我会替你向长老们申报你的功劳的。”

    毕世明挺精明,他边揉着脑袋边打量了一下王落辰脖子里挂的玄武令,以及他身后的十几个同伴。立马就想出了一个诱使王落辰他们替自己出力的主意。

    谁知,他话音刚落,王落辰还没来得及回答他的这个提议呢。就从王落辰他们这一行人的队伍后面,跑过来了一个人指着毕世明痛斥道:“原来是你?你这藏头露尾对人家偷袭的家伙。我总算找到你了。只是想不到你竟然是堂堂的名门正派五极门的弟子啊。呵呵。怎么?你藏在这里,又想对我们炽日教不利吗?”

    “炽日教的人?王落辰,你怎么跟炽日教的人走到一块儿了?而且,还是跟这么一个愣头青在一起行动。”

    毕世明没有想到王落辰多带的人里,居然有炽日教的人,一时间不禁错愕。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指着阳晓宇说道:“你说话要有证据,我毕世明什么时候偷袭你们了?你少血口喷人了。”

    “你敢说没有?好,那我就来试一试你的武功。看看到底是你在说谎,还是我在说谎。”

    阳晓宇见他不肯承认,心里恼火,不管三七二十一,拉开架势就要开打。

    毕世明见状,轻蔑地一笑,竖起一根手指在阳晓宇面前晃了晃说:“你要跟我交手我就跟你交手啊?你觉得就你这战力,你配跟我毕万灭交手吗?所以,我劝你赶快滚一边儿去,不然我一招儿废了你。”

    “什么?一招儿废了我?你这混账王@八@蛋还真敢吹啊。好,既然你这么狂妄,那我就代表我哥灭了你。”

    被毕世明如此蔑视,阳晓宇的肺都快气炸了。他不由分说,身体猛地跃起,就向毕世明轰出一拳。

    “靠,小孩儿打架吗?上来就是这种毫无技术含量的挥拳强攻。呵呵。所以,就你这武技,还是滚一边儿去吧你。”

    毕世明见阳晓宇高高跳起,脚下失去了发力的根基,不由地摇了摇头,嘲笑了一下他拳法的拙劣。

    然后,他的身体便以几乎是瞬移般迅捷的速度一下子到了阳晓宇的身下。

    “啪!”

    他伸手扯住阳晓宇的脚,随手一甩,就将他给扔了出去。

    “砰”

    阳晓宇被他给大力地甩出,一下就碰到了巷道的墙壁上,发出了重重的撞击声。

    接着,他就口吐鲜血,从墙壁上滑了下来。

    王落辰没有想到毕世明真的会出手,也没有想到他出手会快到比自己还迅疾的程度,更没有想到他出手之际完全不顾及炽日教的颜面,一下就将阳家的人给打成了重伤。

    因而,他并没有能够及时阻止得了毕世明对阳晓宇的这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