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收下邢居易的玄武令的时候,并没有忘记给他留下一枚。以便让他也可以进入到乾坤洞中去。

    另外,本着来而不往非礼也的交际原则。王落辰在他送给自己玄武令的同时,也以神识将元化极所传给自己的一套刀法复制到他的脑海里。

    那邢居易原本以为王落辰会依仗着自己的势力,将他的玄武令白白拿去。谁知,他不仅没有那样做,还给了一套极为高明的《无影断魂刀》作为回赠。这让他的心里,不禁顿时没有了因迫于形势而送出礼物所产生的不快。

    相反的,他还觉得王落辰这个人很值得交往。自己以送给他玄武令为代价摆脱掉当前的麻烦,还换来他这个以后可以倚重的朋友,很划算。

    因而,他在得到刀法的刀谱之后,一脸喜色地向王落辰说:“王兄弟,你这人忒客套了。我送你的这点儿礼物不过是小小意思,你却送我一套防身技艺,真是太过厚重,太过让我觉得不好意思了。”

    “呵呵,邢大哥,来而不往非礼也。初次见面,我哪能白要你的东西呢?再说,一点技艺,我又用不着,留着也是留着。还不如送给邢大哥你去修炼,物尽其用的好呢。只是,因为没有准备,礼物有些拿不出手,还请邢大哥不要见怪才好。”

    听话听音儿,王落辰从他的表情还有语气里,察觉到邢居易在得到刀谱之后,对自己的态度变得自然了许多,也亲切了许多。便知道他的心里已经真正将自己当做了他的朋友。

    既然已经成朋友,他当然也是捡好听的话答对对方了。

    就这样,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就成了朋友了。令逐鹿山庄的人更不敢再为难邢居易了。

    见现场情形都看在心里的邢居易,明白这是自己脱身的好机会,便在跟王落辰闲扯了几句之后,离去了。

    他一离开,逐鹿山庄的人也马上向王落辰等人一抱拳,说了声再会,追了上去。

    他们的想法,自然是在离了王落辰的眼后,继续向邢居易算账。只是,他们这种打算,在这迷宫中却是有些难以实现的。

    因为,出了这间大厅,便有几个岔道。等他们追出去,以邢居易的修为,早就走得远了。他们很难确定他是从哪一个岔道走的。还上哪儿去追他去呢?

    当然,追上与追不上,这些都是他们的事情了。他还要和同伴们继续前进,去寻找真正偷袭阳斩星的人,以在和阳斩星的约定中获得先机呢。可没工夫再管他们这闲事儿了。

    因此,在邢居易和逐鹿山庄的人都走了之后,王落辰便以神识向卓应儿传讯,要她带着阳晓宇回来跟自己会合,他们也好再次出发。

    卓应儿得了讯息,很快便和阳晓宇几人一块儿回来了。

    他们到了之后,阳晓宇一看王落辰他们手里的玄武令又增加了五块,不禁有些嫉妒地说:“唉!我做恶人,你却跟在后面得好处,王师弟真是好本事啊。”

    “呵呵,阳师兄这样讲话就不对了。按照跟你大哥还有凌师兄的约定,我手里的这些玄武令到了最后是要拿出来共同分配的。说起来,这些玄武令你也有份儿的。所以,你现在这样说我是什么意思呢?是嫌我手里的玄武令多吗?那既然这样的话,不如等我待会儿见到别的门派的人,把你们应得的那一份儿给送出去好了。”

    听他这样说自己,王落辰不冷不热地回了他一句。

    他这样一说,顿时让阳晓宇没道理好讲了,便气呼呼地冷哼了一声,说:“哼!怎么说都是你有理,我说不过你。还是等着到最后看你怎么分配这些玄武令吧。”

    说完,他便一跺脚,快步向前头走去。

    见他这样对自己的师兄,冷泠弦故意气他说:“阳师兄,你自个儿跑这么快,你知道该走哪条道儿吗?这里面机关的厉害你也见过了,你觉得一旦你自己跑进去,你能安然无恙的跑出来吗?”

    冷泠弦的话一传进阳晓宇的耳朵里,马上就让他停止了脚步。

    的确,他气归气,可离了人家王落辰为自己导航,这迷宫里真不敢乱走啊。

    可是,他虽然停下了脚步,但却没有转身,只是一个人站在那里生闷气。

    王落辰见他被自己和冷泠弦卓应儿三人给治的没脾气的样儿也怪好笑的。便笑着紧跟几步到了他的身后,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说:“好啦,阳师兄,别生气了。大比的时间已经过去大半了。咱们虽然很幸运地拿到了一百块玄武令中的十九块。但却并不清楚冷师兄和阳师兄他们那边的情况。不知道他们拿没拿到玄武令,也不知道他们拿到多少。所以,还是赶快再去一处地方,多抢点儿玄武令吧。免得咱们人多,不够分的。”

    “王师弟,这你别担心啊。冷师兄那里怎样我不敢保证,我大哥那里,肯定会收获不少的。不信,咱们走着瞧。”

    王落辰的话本来是好话,但进了阳晓宇的耳朵里,又成了贬低他大哥的坏话。

    因此,他不免又就王落辰的这些话,做出了不甘示弱的表示。

    王落辰一听,这人只是没法儿沟通了,便笑着点了点头敷衍道:“嗯,你说得对。阳斩星师兄那么厉害,他一定不会抢得比咱们少的。好啦,不说这些了。咱们赶快出发吧。”

    说完,他便招呼了一声大家,继续向前走去。

    出了这座满是柱子的大厅,他们又再次进入了光线昏暗的带有几道弯儿的巷道。

    “大家要小心些!这里光线不明,极有可能会有机关什么的。”进入巷道之后,王落辰马上向大家发出了提醒。

    “师兄,怎么了?难道你发现了什么不对的地方吗?”听他这样说,紧紧跟在他身旁的冷泠弦轻声儿的向他问道。

    “倒是没什么发现,只是感觉这里的气氛有些怪异。总觉得这里会猛不丁地出现点儿什么来攻击我们似的。”王落辰也以只有他们两人可以听到的声音回答她说。

    “或许师兄连续使用神识,有些累了吧。要不你先歇会儿,由我和应儿在前面探路。”冷泠弦轻轻抱住了他的胳膊,心疼地说道。

    “弦儿,谢谢,不用的。我这并不是累。而是进了这巷道后,便产生出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好像是我的神识被某人给压制了一样。对,就是这种感觉。就是压制。”

    同冷泠弦说着话,王落辰心中突然有了一丝明悟,明白过来自己为什么进入巷道之后,感到不舒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