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开那道门,前面还是一座宽阔的大厅。只不过,里面没有石像了而已。

    它的里面矗立着六七十根一抱粗的金色圆柱。圆柱的一周圈儿都有凌空伸出的灯架。里面放置着发出白色光芒的晶石,将整间大厅照得亮如白昼,纤毫毕现。

    王落辰领着众人冲进去的时候,阳晓宇等人已经快要跑到这些圆柱的中心位置了。

    在那里,正有十几个人围着一个黑衣男子打斗。

    不过,可以看得出,虽然打斗的两方中,一方人多势众,但占上风的却是那只有一人的黑衣男子一方。

    而王落辰通过神识探知,那名男子正是自己所感应到的神识波动强烈的那人。

    只见他在十几人中闪转腾挪,上下翻飞,连连出手。将这些人给打得近不了他的身。单单从武技上来看,他的功夫就十分了得。

    而且,王落辰还看出。他出手的招式和五极门、炽日教和冷月宫的全然不同。由此看来,他并非这三教中人。

    王落辰便追阳晓宇,边通过观察此人的身手来琢磨这人的身份来路。很快就要追到这战团处了。

    阳晓宇还是跑到前面。并且因为情绪激动,他离那人还有二十几步,嘴里就吱哇乱叫:“只会偷袭的小人,我今天就代表我哥来教训你。”

    眼看阳晓宇也要加入战团,王落辰连忙以神识向他传递了一道意念:“阳师兄,不要冲动。咱们还是让他们先斗,然后坐收渔利的好。”

    王落辰这话本是善意的提醒,谁知阳晓宇却会错了意。

    王落辰这样说,让他以为王落辰是说他的战力不行,不是人家的对手呢。因而边跑动边气呼呼地扭头瞪了王落辰一眼,冷哼一声,根本就不减速地向那人冲去。

    那人见冷不丁地又冒出五六个对手来,不禁有些恼火。他大声地向新加入战团的阳晓宇喝到:“你又是谁?这里没你什么事儿。识相的赶快滚。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是谁?你忘了?龙蟠路上你偷袭我哥的时候,我就在他身边,还跟你交过手呢。明人不做暗事,实话告诉你,我阳晓宇今天就是来替我哥出气,正名的。”

    阳晓宇听对方呵斥自己,心中的火儿比刚才更大了,不由分说地就挥动拳头跟他动起手来。

    那人见他动手,也不客气,一脚踢开正与自己缠斗的一名敌人,便一转身向阳晓宇打出一拳。

    阳晓宇的拳头先发,但无奈速度却不如人家快,力道也不如人家猛。所以,他的拳头直接就被人家给怼了回来。

    “哎呦!”

    两只拳头硬碰硬,当然是拳头不够硬的一方吃亏。

    阳晓宇的战力,无论从衡量一个人战力如何的武魂、武技、武力这三项指标的哪一方面来讲,在此次参加大比的弟子中都只能算是个中下等。

    所以,仓促出手的他,哪里是人家这种可以力战十数人犹占上风的对手?

    仅是一击,便被人家给打的连退数步,抱着胳膊叫疼。

    这一幕,让冷泠弦和卓应儿找到取消他的素材,她们过去将他扶稳,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地笑着说:“师兄好功夫啊!呵呵。”

    “你们,哼!”她们这句话令阳晓宇立刻被羞臊得红了脸。因此,他用力甩开她们两人的胳膊,嘴里喊着“该死,我给你拼了”,便再次挥舞着拳头攻了上去。

    只是,这次与原先哪一拳不同。因为气愤,他的拳头上带了足以伤人性命的元力。

    “靠!你玩儿真的啊?”

    那人见阳晓宇拳头上闪出意思红色光芒,就知道这家伙跟自己拼上了元力。当下也不敢怠慢,急急运起自己的元力,于拳头之上罩上一层黑色元力,迎着阳晓宇的拳头打来。

    当他运起元力之时,王落辰的神识马上就感到他的这种元力好像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因为此时阳晓宇的情况有些不妙,他心中担心他会受伤,心中分神之际,一时又想不起来这种元力见谁使用过了。

    “不管它了,救人要紧。”

    两人的元力眼看就要接触了,莽撞的阳晓宇,马上便会被人家远比他强大得多的元力给伤到。王落辰来不及多想,心念一动,接连三道法阵打出去,挡在了两人的拳头之间。

    “嘭!”

    法阵由他的神识复刻,构建只在心意一动之间,因而速度奇快无比。它们飞快地在两人的拳头中间形成一道屏障,将他俩的拳头给隔开了。

    两人的拳头都打在法阵之上,同时弹开,元力跟法阵碰撞激发出了巨大的响声。就好像有人在两人中间放了一个大炮仗。

    “谁偷袭?有种的站出来。”

    那人见自己原本一定可以重创对方的一拳被人给挡住了,不由地怒从心头起,向着场中众人大喝了一声。

    “王师弟!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表示,你很瞧不起我吗?”

    那人不知道出手的这人是谁,可阳晓宇知道啊。他见到那法阵,自然就知道是王落辰出手了。

    可他这二愣子却并不领王落辰出手相助这个情儿。

    见自己的拳头被他的法阵给挡住了,他非但不感激王落辰替自己化解了一次危难。反而,还将他的善意当成了恶行,当做是他认为自己接不了人家一拳,瞧不起自己的行为。怒气冲冲地向他怒吼了一声。

    对于那人的大喝,阳晓宇的怒吼,王落辰笑了笑,向前一步,说:“两位,还有在场诸位,打架的话最好还是不要动用元力的好。不然很容易伤及对手的性命,从而违反大比的规定,被夺回玄武令。大家以为呢?”

    王落辰的话很在理,在场众人都比较赞同,就连跟阳晓宇动手那人也说:“这位兄弟,你的话是不错的。只是,大家也应该都看到了,最先动用元力的并非是我。我刚才只是被迫应招儿而已。”

    “是我先动用元力的,怎么了?我今天就是要好好教训一下你这只会偷袭的家伙。哼!”

    阳晓宇见大家都赞同不动用元力进行比斗,也意识到自己刚才有些莽撞了。

    但虽然心里有此认识,但嘴上却硬得很,根本就不想认错。所以,他气呼呼地再次向那人叫了板。

    “你说什么?什么你大哥?我再次声明一下,我完全不明白你这人所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我想我们中间的这个误会,可以看在你身边这位兄弟的面上,解释清楚。不必非要动武的。”

    这人做人倒是很灵活,他见王落辰刚才出手之际就化解了自己一记重拳,显然是有些实力不好对付的。

    大概是不想再树强敌,便拉下脸来,说了句试图跟阳晓宇化解误会的话。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