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师妹就是这么,呵呵,怎么说呢,就这么财迷吧。一听见别人有礼物相送,立马儿就手痒痒儿。所以,还请齐兄不要见笑才好。至于你说的以后报答什么的话,小弟倒是以为,既然齐兄愿意跟小弟交好,那咱们倒是不妨做个朋友,在一起做些事情。不知齐兄意下如何呢?”

    王落辰的心里始终揣着抗击狂霸星人,收服地球的大事儿。所以,他并不因为自己是拥有天命社的社长,就拒绝跟别的力量合作。

    毕竟,跟狂霸星人的强大实力比起来,地球附近所有世界的力量加起来也并不算什么,何况他这个才只有三千来名成员的天命社呢?

    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人类才能够取得最终的胜利。

    这是他的信念,也是他的原则。是他要在行动中不断地坚守的东西。

    因此,他平时就很注意和别人可以做朋友的人交朋友。

    今天,当他见到这个齐家五虎中的年轻人,因为自己救了他一次,便将他们辛苦抢来的玄武令拱手相送。觉得他这人有恩必报,是个性情中人,值得交往。

    所以,他便立刻向他表达了自己想要同对方成为朋友的愿望。

    那人听了,马上说:“好啊,我齐飞虎正希望跟王兄弟成为朋友呢。既然你肯给面子,那我岂有不识抬举之理?因此说,王兄弟,我齐飞虎在此立誓,此生绝不负今日之约。倘若我说话不算数,那么我齐飞虎就不得好死。”

    “齐大哥言重了。就算你不发誓,我也信得过你的。不过,既然都这么说了,那么我王落辰也在此立誓,倘若齐大哥今后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我定然全力相助。否则的话,就让我一辈子都娶不到老婆。”

    身为一个尘世中人,王落辰不喜欢也不习惯说这种赌咒发誓的话。因而,他立的誓,在圣境中人听起来就不免有些与众不同。

    然而,他这话听起来像是儿戏。但是,细琢磨起来,却是比齐飞虎所立的誓言更为狠毒。

    你想啊,一个男人若是一辈子都娶不到老婆,那岂不是要断子绝孙了吗?

    而断子绝孙这事儿,在江湖圣境这种思想比较保守的世界,还是比较严重的事情的。以此立誓,可以说是比较重的。

    因而,齐飞虎一听他的这个誓言,心中马上就感受到了他的真诚,激动地说:“好啊,王兄弟既然能够发出这样的毒誓,看来也是重诺之人。证明我齐飞虎没有看错人。所以说,你这个朋友,我交对了。”

    王落辰没想到自己的誓言居然起到了这样的效果,大感意外之余,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只好俯身下去,用力握住他的手掌说了些客套话。

    两人又说了几句话,由于齐飞虎还要去疗伤,王落辰便和他别过了。

    送走了受伤的齐家五虎和自己受伤的同伴。王落辰和卓应儿冷泠弦他们,便穿过石像阵,到了又一道暗门面前。

    “大家稍等一会儿,让我用神识感知一下这道门后面有些什么。”停在那道门之前,王落辰向大家发出了停止的信号,然后说道。

    对于他神识的感知能力之强之准,大家自然是知道的。因此一听到他说要用神识探路,便都停了下来,屏住呼吸,保持安静,默默等待。

    神识是无形的能量波动,用它探路,效率是很高的。

    所以,没有让大家等多久,王落辰就完成了对前路的探测。

    只见他睁开眼睛,面带喜色地向大家说:“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经过我刚才的探查,发现前面出现了一股强烈的神识波动。这说明前面正有高手在行动。或许,这个高手就是咱们要找的那名偷袭阳斩星师兄的人,也说不定。”

    “太好了,师兄。那既然这样,咱们还等什么?赶快过去把他给抢了吧。这家伙这么强,说不定他手里此时已经抢到了很多玄武令了呢。”

    听了王落辰的话,小财迷卓应儿第一个按耐不住了。她一把扯住王落辰的胳膊,就要和他一块儿赶过去。

    “别慌啊应儿,你没听师兄说嘛。那人战力很高,就连阳斩星那么牛的师兄都不是对手。咱们可不能轻易地就过去和他直接交手的。要我说呢,咱们得提前想个对付他的万全之策才行。”

    见她着急忙慌的,怕出问题的冷泠弦拦住了她,要她不要毛躁。

    她这话本来是向卓应儿说的。没想到,卓应儿还没回应呢。在一旁的阳晓宇却因为听到她再次说自己的大哥阳斩星不是那人的对手,心中不悦,气呼呼地说:“冷师妹,我再次郑重地告诉你。我大哥阳斩星不是打不过那人,而是被那人给偷袭了,一不留心才败了他一招半式的。所以,请你以后不要再这么说了。否则,便有故意诋毁我大哥声誉的嫌疑。”

    “啧!啧!阳师兄你这莫名其妙的话说的好没意思啊。人家只是说了个事实,你却发这样的邪火儿。你不觉得自己有毛病啊?”

    冷泠弦本来就跟他不对付,如今被他当众数落了。不免也有些生气,立刻就对他进行了回击。

    “就是,一个大男人,别的本事没有,就嘴皮上的功夫厉害。你说那么多,有本事你去把那人给干掉啊?我跟你说,只要你把那人给打败了,我们立马就向你,还有你大哥,赔礼道歉,怎么样?你敢不敢?恐怕不敢吧?哼哼!”

    说起吵架,男人哪里是女人的对手?而且还是两个女人?

    阳晓宇的话刚说完,继冷泠弦之后,卓应儿为了帮自己的表姐,也跟他杠上了。

    不过,她这话可比冷泠弦的话狠辣多了。她这一番话,完全没有给阳晓宇留面子,弄得他很难堪。

    他听了以后,立刻火大了。

    他向冷泠弦和卓应儿狠狠地瞪了一眼之后说:“你们不用这样说。而且,就算你们不说,为了维护我大哥的名誉,今天我也要去跟那家伙斗一斗。我就让你们看一看,他也不过如此的。并没有别人传的那样,可以将我大哥给打败,那么厉害的。”

    说完,他一跺脚,招呼这炽日教的人就向那道门冲去。

    “哎!阳师兄,你不可冲动啊。”

    王落辰见他如此冲动,唯恐他会出事儿,便赶忙向冷泠弦和卓应儿两个人摇了摇头,追了上去。

    他一动,其他人也赶忙跟了过去。

    这下好了,也不用制定什么万全之策了,直接就这么冲过去跟对方斗了。

    只是,不知道以对方的实力,王落辰他们这一伙儿人能否应付得了他,并从其手中抢到玄武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