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因为那些石像的攻击太过猛烈。经过一番查看,王落辰认定他们受伤的这几个,伤势都不轻,不宜再继续战斗下去。便要他们所有的人都即刻退场。

    他这样一说,他们也跟跟天命社的那名弟子一样,明白自己不想离开但又必须带得离开。

    因而,也都折断了悬挂在脖子里的晶石钥匙,发出了求救信号。

    在信号发出不久之后,很快的,负责救治和撤离参加大比弟子的救援人员,就从房间的一道暗门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见他们到来,王落辰和冷泠弦他们便向前跟他们说明了情况,并帮忙将所有受伤的同伴抬上了担架,以让他们赶快带着伤员离去。

    但就在那些救援人员抬着他受伤的同伴将要离去之时,刚才还什么着急的王落辰,却突然叫住了他们。

    “师兄们,请等等。我发现这石像阵中还有人发出求救信号。要不,你们随我一块儿去看看他们吧。”王落辰指着石像阵的中央,向他们说道。

    “还有人受伤?我们怎么没听见求救声?这位师弟,真的有吗?我们可是很忙的,你不要用错误情报耽误我们的时间啊。”

    救援人员中带头之人,听了王落辰的话,侧耳倾听了一下四周的动静,没有发现任何求救声,不免有些怀疑王落辰的话是否值得相信。

    “师兄不必怀疑,我说有就肯定是有的。哪里能够用这种事情来跟师兄们开玩笑呢?你若不信,可以跟我过去看一看嘛。到了那里,一切不就全都清楚了吗?”

    王落辰刚破了石像阵的时候,心里着急自己的同伴们,没有以神识仔细查看周围的情形。

    现在见自己受伤的同伴要被抬去救治了,心里想着下一步自己就要继续前进了,便以神识查看了一下前路。不想,却在石像阵阵枢的另一侧发现了几个仍有微弱心跳的伤员。

    想来他们都是从另一侧进入石像阵的人,不堪石像攻击,受了很严重的伤。以至于连折断水晶石求救的力气都没有了,所以才无法请求救援人员前来,躺在那里等死的。

    既然知道了他们的存在,而救援人员恰恰就在这里,王落辰当然不会见死不救了。因此,便向救援人员告知了他们的存在。

    那名带头之人听他说得十分肯定,职责所在,他当然不能因为嫌麻烦就拒绝他的恳求的,便点了点头说:“既然师弟如此确信。那好吧,事不宜迟,我就跟师弟你走一趟吧。”

    于是,王落辰便留下几个人先照顾着点儿自己的师兄弟们,等他带着救援人员将那边的伤员给抬过来,一块儿撤离。然后,就带着其余的人和几名救援人员,一块儿穿过石像真,去了石它的另一侧。

    不大会儿工夫,大家就到了那里。仔细一找,果然发现了在地上躺着的五个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

    他们已经奄奄一息,快要不行了。

    “快,大家赶快救治他们。”

    那救援人员的头目,见此地真有伤员,也来不及说什么,赶快招呼手下救人。

    那些人受到的只是打斗所产生的内伤外伤,并没有中毒什么的。救援人员又随身带有止血和恢复元气的药物。

    因而,很快就将他们的伤口给包扎好止住了血,并喂服了丹药,将他们的性命从鬼门关上给拉了回来。

    经过一番救治,这几人的眼中恢复了生气,呼吸平稳有力了许多,头脑也随之清醒了些。

    他们中的一名受伤较轻的人,看了众人一眼,明白了现场的情形,便十分感激地向他们说道:“谢谢,谢谢!要不是你们,我虎岭山齐家五虎的小命儿就交代这里了。”

    “齐兄弟,不用客气,这是我们的本职工作。不过,说起来,你若真要谢,倒是应该感谢我这位师弟。幸亏他神识过人,感知到了你们的所在,将我们给带了过来。不然的话,我们就是想救治,也不知道你的位置呢。”

    到了此时,救援人员的头目,已经明白王落辰的神识修为必定很不错,因此才能感知到石像阵另一侧这几人的微弱神识。所以,不禁打心里佩服他。

    因而,在被齐家五虎中的这人感谢时,不好意思居功,而是将实情告知了那人。

    那人听了他的话,眼睛望向了王落辰,用力吸了口气,对他说:“这位少侠,大恩不言谢。我们齐家五虎这次得了你的帮助,便是欠下了您一份人情。所以,以后但凡少侠有所差遣,尽管让人传信到虎岭山。我们定当为少侠肝脑涂地,报答今日活命之恩。哦,对啦,这是后话,有些虚妄,恐怕少侠不信。不如这样,现如今我这里便有五块玄武令,先送给少侠,当做一点意思,以表达我的诚意。如何?”

    “这个嘛。齐兄,你太客气了吧。我让救援人员来救治你们,不过是举手之劳,而玄武令肯定是你们拼了力气抢来的,我就这样拿去,恐怕有些不妥吧。”王落辰听他如此说,心里感到有些过意不去,因而面对他送过了的玄武令,不禁谦让了一下。

    谁知,他的话音还未落,卓应儿却已经俯下身去,动手解人家脖子上的玄武令。

    只听她一边解一边说:“齐大哥说得对,救命之恩不是小恩小惠,哪能说是随便谢谢就行了?再说,我师兄王落辰乃是五极门天命社的社长,手下有三千名社员,可以说颇有些势力。哪里就用得着去虎岭山向你们传信,要你们帮什么忙?所以呢,我看不如就如你所说,拿玄武令当礼物算了。嘿嘿。大哥,我说话直接,你别生气。不过,你想想,是这个道理不?”

    “嗯,小妹妹,你说的很在理。王兄弟贵为五极门新近崛起的天命社的社长,的确用不着我们帮什么忙的。不过,尽管如此,我刚才的话依然算数。而且,关于玄武令,本来就是我要送出的。王兄弟谦让,不好意思拿去,那就请小妹妹代劳收下,替我送给他吧。呵呵。”

    那人送东西完全出于真心,并不因为卓应儿亲自下手拿就不悦。

    毕竟,他身体不便,想要强送给王落辰却做不到的。有卓应儿这贪财的家伙代劳,反而正合他的心意。

    因而,在卓应儿摘玄武令的时候,他才很配合地抬了台头,让她顺顺当当地拿走了挂在自己胸前的玄武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