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刻,石像就成了服从于他的傀儡,转头向自己的同伴攻击而去。

    而且,因为受到王落辰的控制,它们还跟其它石像的战斗方式有着明显的不同。

    其它的石像虽然都来围困王落辰,但它们彼此之间只是各自为战,并没有巧妙的配合。

    但王落辰所控制的这三个石像就不一样了。

    由于它们都是受王落辰一个人的神识控制的,战斗起来彼此间很有默契,基本上一出手就是一套组合拳。用不了几下,就能将挡在它们面前的某一个受到它们围攻的石像给打成稀巴烂。

    “很好,就这么打,哈哈。”

    王落辰见了这场面,心中非常高兴,不禁笑出声来。

    于是,他便以这种方式,操控石像将自己给团团护住,向着他所感知到的石像阵的阵枢冲去。

    在冲击的过程中,因为持续的战斗,最初的石像在挨到不少攻击之后,都渐渐变得残破不堪,失去战斗力了。

    王落辰便舍弃了它们,将其它的石像里再重新控制三个过来,替他开路。

    在这一过程中,他也想过要多控制一两个。但是,经过实验他发现,以他目前的神识强度以及他所能够调动的能量,控制三个石像就是他的上限。多一个,那些石像就会脱离他的控制,重新变成他的敌人。

    因此,他便只能采取这种石像残破了就不断地更换的方法,以三个石像去对抗其它石像。

    这样虽然速度慢一点,但好歹胜过他孤军奋战。

    就这样,他和不断替换上来的三尊石像向着石像阵的中枢缓慢前进着。

    终于,在身后留下一地的石像碎块儿后,他和自己控制的石像到达了阵枢那里。

    那是一处圆形的好像祭坛一样的石台,上面树立着一座小型的尖塔。

    塔的顶端,有一个金属做成的球形装置,里面镶嵌着一块巨大的红色晶石。

    “好强烈的能量波动。看来,这就是阵枢了。好吧,该死的石像们,跟这个世界说再见吧。”

    王落辰看着那塔端的装置,指挥着自己所控制的三尊石像,向那塔撞去。

    但就在那石像将要撞到塔的时候,王落辰感到,那塔上的装置突然发出更为强烈的能量波动。接着,所有的石像就脱离了王落辰的控制。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令王落辰不禁感到一阵惊愕。同时,心里也有了一丝担忧和慌乱。担心那些石像会再次像一开始的时候那样,全都向自己围过来。

    然而,就在他刚刚产生这种想法之际,那塔上射出一束光芒,在石像阵的上空形成几个血红大字:“你已过关,勿动石像,否则阵法重启。”

    王落辰看到这句话,连忙收起自己的拳脚,避开那些已经停止不动的石像,向自己的同伴走去。

    虽然他刚才移动到石像阵中枢的过程很漫长,但实际上他和卓应儿他们之间的距离并没有多远,也就大约两百多步。

    因而,他很快就回到了因为不明情况待在原地对着石像们不敢乱动的他们那里。

    “好啦,阵法已经解除了攻击模式,大家可以自由走动了。当然,最好不要去动那些石像,否则,石像阵会再次启动攻击模式的。”

    王落辰还没有走到他们近前,想要告诉他们好消息,就向他们高声说明了情况。

    “师兄,真的吗?真是太好了。你不知道,我们都快绝望了。以为自己会被这些石像给累死呢。”

    冷泠弦听到他的话,流着眼泪就跑了过来。也不顾别人的眼光,一把就抱住他,靠在了他的怀里。

    这场战斗,她太累了,也太紧张了。因此,必须要找个地方靠一靠,歇一歇。

    王落辰微微一笑,拍了拍她的后背,说:“你啊,这下知道江湖凶险了吧。一个石像阵就把你累成这样,要是跟真人战斗,你这会儿恐怕就已经……”

    “师兄,不许你说人家。哼!”

    冷泠弦听他笑话自己,抬起小粉拳在他胸口打了一下,抗议说。

    “表姐,你们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真的好吗?还是注意一下影响吧。你看,阳师兄的鼻子都气歪了。”

    他们两个正在嬉闹,卓应儿从后面慢吞吞地挪着沉重的脚步走了过来,向他们小声儿提醒了一句。

    听了她这话,王落辰和冷泠弦一起向阳晓宇望去。果然看到他正在气呼呼地看着他们。

    冷泠弦见他这副表情,正要发作,阳晓宇却抢先说话了:“王师弟,冷师妹,师兄弟们受了伤,你们还有心思亲亲我我?你们觉得自己这样做,应该吗?”

    任谁都听得出来,他这样的说法纯粹是在借题发挥。

    大家以为,他这样惹事,王落辰肯定会因此反驳他,跟他吵起来。

    谁知,王落辰却毫不在意他的指责,只是向他笑了笑,便快步走到受伤的那七八位同伴那里,向他们问道:“各位兄弟,你们的伤在哪里?快让我看看。”

    “社长,你还懂医术啊?真是太好了,我伤在了左肋,一个劲儿的疼,你快给看看吧。”

    听他这样说,一名躺在地上,因为伤痛头上满是冷汗的天命社弟子向他说道。

    王落辰见他这样,瞧出他肯定伤得不轻,便赶紧蹲下来,查看他的伤口。

    与别人不同,他查看伤口不用手探摸,而是以神识深入伤口内部查看。

    他这种方法好比尘世的外科做CT,一下就可以将伤者的伤情给弄清楚。因此,在查看了那名弟子的伤情之后,他便以很肯定地语气说道:“师兄,你的肋骨断了两根,已经不能继续跟着我们走下去了。只能是发求救信号了。”

    说着,他便将那人胸口的晶石钥匙给折断了。

    钥匙一断,马上有一股能量波动从里面发出,王落辰知道,这是一种存储在钥匙里的信号。它可以引导救援人员前来将伤员撤下去。

    “社长,不好意思,不能继续跟你走下去了。请你为了社里的同仁们,多加保重。”

    那弟子因为没有能够陪着自己的社长王落辰走到最后,眼里留下了遗憾的泪水。

    “嗯,好兄弟,我会注意的。而且,也一定会为天命社的荣耀战斗到底的。而你,也不要因为退出而伤心和遗憾。你已经尽力了,天命社会记录下你为天命社所做出的贡献的。”

    王落辰脸色凝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将脸转过去,将自己将要留下的眼泪给生生收了回去。

    紧接着,他再次安慰了他一句后,就继续去查看其他人的伤势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