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之所以突然要让大家后撤,是因为随着他在石像群里的深入,逐渐看清了石像的站位,并在脑子里慢慢出现了一副阵图的模样。

    这阵图便是天罡北斗阵。

    也就是说,这里的石像恰恰有一百零八个。且这一百零八个石像,恰恰就是按照天罡北斗阵的方位树立的。它们构成了一个阵法。

    这些方位上的讲究,对于不熟悉阵法的人来说,自然是看不大明白的。

    本来,王落辰也应该不会明白的。

    但由于他在藏书阁里所吸收的知识里恰巧有关于这阵法的内容,且他又拥有以神识感知周围环境,在脑海中建立图形的能力。所以,他才在深入石像群之后不久,很快就意识到这是一座阵的。

    是阵的话,就会有阵眼和阵枢。当然也会有引发阵法运转的机制。

    对这个问题,他也在脑子里飞快地想了一下。

    然后,脑海里便闪现出一个念头。

    那便是,这阵法不会随便运行,而是要等到所有接近这阵法的人都进入其中之后,再运行。否则,实现不了阵法效用的最大化。

    意识到这一点,就等于是感觉到了危险。因而,他便马上向所有人下达了后撤的命令。

    只是,虽然他反应够快,但其他人由于并不知道这其中的道理,却并不能很快领会他的意思,无法做出及时的反应。

    虽然,由此造成的后果只是他们仅仅比他稍微慢了一些做出反应,但却已然离不开石像群了。

    “咔咔咔”

    随着清脆的声音不断响起,整座石像群都活了过来。而且,它们这种活过来行动,还是很有秩序的。

    首先,是他们身后的那四尊石像动了起来,将他们的退路给封住。

    接着,他们周围和前面的石像也好像活了一样,挥舞着手里的各样儿兵器向他们攻击了过来。

    不过,如果仅仅是这样,并不足以将战力不俗的众人给围困住。毕竟,他们的元力和武器也不是吃素的。

    只是,令他们感到头疼,觉得难以对付的是,那些石像除了会以刀剑斧钺等向他们攻击外,还会在嘴巴里或者肚脐眼儿的位置释放出各种暗器,令他们应接不暇。

    这些攻击很强烈,很快就对他们中间的一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的弟子,造成了伤害。

    见此情形,王落辰赶忙向大家喊道:“快,大家快向我靠拢!”

    说这话的同时,他还连续打出一片法阵,将那些石像的远程攻击给挡了下来。

    他的努力让大家缓了口气,他们因此而得以向靠了过来。

    “大家听我说,咱们还是跟原来那样,战力强的排外面,战力弱和受伤的躲到大家所围成的圈子里去,形成一个防御阵。我呢,这就想办法去将这阵给破了。你们务必不要急躁。而且,在此之前你们可一定要扛住。明白吗?”

    见大家都聚拢了过来,王落辰赶忙给他们各自安排到了位置,建立防御阵。

    等到防御阵形成,他便嘱咐他们不要乱了阵脚,要坚持不让石像攻破防御阵,以护住那些病弱的弟子,等他去破阵。

    做完这一切,他便借助法阵向这座阵的中间冲去,希望可以将驱动石像阵的阵枢给破坏掉。

    但天罡北斗阵,顾名思义就是围绕北斗七星运转的阵法。肯定是越往石像阵的中央,石像越稠密。

    它们在那里形成了好几道防线,想要突过去真的是很不容易的。

    但王落辰不怕,为了带领大家走出石像阵,他毫不犹豫地向石像群的中央冲去。

    “师兄,我们要跟着你!”

    见他孤身一人去冒险,冷泠弦和卓应儿都向他喊话,要跟他一块儿去。

    “不行,对付这些石像要讲究灵活性,你们跟着反而让我不能自由发挥。所以,你们还是留下来保护咱们受伤的师兄弟吧。放心,我去去就回,不会用很长时间的。”

    王落辰以法阵扛住前面那尊石像,又以自己坚韧的肩膀硬生生地扛到自己身体左边的一尊石像后,向她们回应道。

    由于用了全力,他突进的速度很快,回应她们的这会儿工夫,他就已经离开卓应儿他们大约三十多步了。

    这么远的距离内的空间,被五六尊从旁边移动过来的石像给占据着,冷泠弦和卓应儿就是想去帮他,也过不去了。

    她们就只好放弃了最初的想法,退缩到防御阵中,跟大家一起对付向他们进攻的石像。

    十几尊石像围住他们。他们也不敢怠慢,一时间,纷纷使出了各种招数。

    具体来讲,冷月宫的人就是释放阴元力所形成的各种化形武器,利用阴元力的蚀刻之力,将那些石像的身体给慢慢消减。

    只见,在她们的攻击下,正对她们的石像,个头在不断地缩小,以至最后身体被肢解,变成一堆碎石。

    而炽日教这边,他们使用的是阳元力所形成的元力化形武器,发挥的是阳元力的风化之力,以高热和耀眼的光线将那些石像的表面给炙烤出裂痕,逐渐地将其身体给分解。

    相对来说,五极门这边的招数就比较花哨了。

    因为弟子体质的不同,他们利用的是五行之力。

    他们以冰冻、火烤、缠绕、重力、电磁等各种力量所幻化出的武器,对那些石像造成各种伤害,让它们在各样相互矛盾的力量下被拉扯成碎块儿。

    只是,石像们的身体十分坚硬且它们数量众多。他们虽然经过一番努力,将它们给干掉了几个,但并没有能够由石像的围困中打开缺口,突围出去。

    这还不算是最糟糕的。

    最糟糕的是,他们不久之后发现,某些明明被自己给干掉的那种造型的石像,不大会儿的工夫,就又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再跟他们战斗。

    以至于,围困他们石像的总数维持在了一个恒定的数量,令他们的压力一直都不曾减少。

    “表姐,这可怎么办啊?这些石像总也不见少。”

    打了半天,没见到多大效果,卓应儿有些着急了,向自己身边的冷泠弦询问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应儿,不要着急,也不要在出招儿的时候,将所有的力气一下子就用完。我们要打持久战,好等着师兄破了这个阵的阵枢,回来救咱们。”

    冷泠弦也没有好法子,只能是将希望寄托在王落辰身上。

    “唉,也只能这么办了。”卓应儿点了点头,然后向周围的同伴们高喊:“师兄师姐们,大家一定要稳住,攻击的时候不要用全力。只要能维持咱们跟这些石像的对峙局面就行。相信只要咱们能坚持住,师兄一定会回来救咱们的脱困的。”

    她的话给了大家以鼓励,他们纷纷放弃急躁情绪,改变刚才猛打猛冲的打法,变得稳健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