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王落辰赶忙出来当和事佬,向他们说:“好啦好啦,你们都不要嬉闹了。我看这半天通道里也没再冒出火球来,大概这通道里的机关已经被阳师兄给破了。咱们就没必要担心再遇到危险了,还是赶快通过这里,去前面看看吧。说不定,到了前面,咱们就又能得到几块玄武令呢。”

    听他发话了,卓应儿和冷泠弦向阳晓宇冷哼了一声,不再言语了。

    阳晓宇则是气呼呼地向她们晃了晃拳头,走回了炽日教他们几人中间。

    对他们双方的这些互相表达厌恶情绪的表情动作,王落辰无奈地摇了摇头,笑了一下,便向众人招呼一声,继续向前走去。

    穿过这条还残留着些许余热的通道,他们走进了一个树立着约有一百多尊石像的大房间。

    那些石像全都是江湖侠客的打扮,也不知是被那一双巧妙的手雕刻出来的。个个都姿态各异,栩栩如生,让人见到后就不禁心生赞叹之意。

    “师兄,这些石像雕刻的好生动啊。呵呵,我好喜欢。”

    因为自小家中条件优越,冷泠弦对于文艺作品颇为喜爱,见到这些石像后,见其雕刻的惟妙惟肖,不禁十分喜欢,就要向前去瞧个仔细。

    “弦儿,不可向前!”

    谁知,便在她想要向前跑去的时候,王落辰却一把拉住了她。

    “师兄,我要过去看看石像,你为什么要拦着我啊?”

    被他给拦住,冷泠弦好生纳闷儿,就忙问他为什么要这样。

    王落辰笑笑,刚要跟她解释。卓应儿从旁边揽住冷泠弦的腰说:“表姐,你这么聪明的人,怎么这会儿变得如此糊涂了?你也不想想,咱们现在是在什么地方啊?这里怎么就会冒出这么多石像来呢?”

    “对啊,这里是三教大比的迷宫啊。怎么会有这么多石像呢?是有些奇怪啊。”卓应儿这样一说,冷泠弦也感觉到这些石像出现的有些蹊跷了。

    “所以啊,咱们才得要小心啊。”王落辰松开拉着她胳膊的手说。

    “师兄的意思是说,这些精美的石像是机关?哎呀,要这么说,真是多亏了师兄手疾眼快把我给拉住了我。要不然我这会儿该中招了。”冷泠弦倒吸了一口凉气,拍着胸口向王落辰满是感激地说道。

    “也不一定就是。只是,因为觉得这些石像出现的不是地方,便想着它们有些问题而已。所以,才拉住你的。至于说我的怀疑正不正确,还得要验证一下才知道。”王落辰笑了笑,用手中的晶石灯,逐个儿照着那些石像,查看了一番后,说道。

    “验证?那要怎么验证呢?”

    冷泠弦的眼睛跟着王落辰的灯光也细细地查看了那些石像后,并没有看出什么不对的地方来。听王落辰这样说,便随口问道。

    卓应儿也在把量那些石像,同样也没有看出什么来。便在此时插嘴说:“师兄,表姐,我看不如这样吧,让我打一颗金声雷震子来试试。”

    “应儿,你又要闹那样儿?你是想把这儿拆了,然后把大家都给活埋了吗?还金声雷震子,亏你敢想。呵呵。”王落辰被她的异想天开给逗乐了,用手指点了点她说。

    “就是,应儿,你别动不动就雷震子,雷震子的。那东西可不是小孩子的炮仗,可以随便放着玩儿。”冷泠弦在她额头上戳了一下,数落道。

    “可师兄不是说要验证的吗?不给它来点儿动静大的,它们会有反应吗?”卓应儿被他们两人给说了,有些不服气地撅着嘴,白了他们两人一眼问。

    “来点儿动静,也用不着把它们给炸掉吧?呵呵。算啦,我看还是我用法阵去试一下吧。”

    王落辰嘴里继续说着她,脚下轻轻移动步子,向那些石像慢慢走去。

    “师兄小心!”

    见他亲自去验证,冷泠弦和卓应儿异口同声地嘱咐了一声。

    “放心,有法阵护体,应该没事儿的。”

    王落辰在自己身体周围打出几道法阵,回头向她们俩挥了挥手,说。

    然后,他就向着那些比真人略显高大的石像慢慢走去。

    随着他离那些石像越来越近,冷泠弦和卓应儿的心都不禁悬了起来,一个劲儿地为他向天祈祷,希望老天保佑他平安无事。

    其他人也同样为他紧张,都屏住呼吸,眼睛瞅着他前面的石像,希望能够提前发现异常,向他发出警讯。

    王落辰自己也有些紧张,生怕这些石像会突然喷出什么暗器或者毒气什么的来,伤害到自己。

    因此,便又在自己周围打出了几道法阵,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防备真的中招儿。

    然而,当他在这么严密的防护措施之下,走到石像面前时,那石像却半点儿反应也没有。

    “没事,大家看,完全没事儿。这回是咱们太小心了。”

    王落辰用手摸了摸那些毫无动静的石像,回头向大家说。

    的确,大家也都没有看到石像有任何的反应,就以为警报解除了。认为他们刚才的担心是多余的,便松了口气,向王落辰聚拢过来。

    等他们到了王落辰身边,冷泠弦和卓应儿欢快地围住已经收起法阵的王落辰,庆贺他没有遇到危险。

    王落辰见她们俩跟小鸟一样蹦蹦跳跳的欢快样子,心里也被她们的情绪给感染了,放松了起来。便不由地说:“好啦,好啦,既然没事,咱们就不要耽搁了,赶快继续向前赶路吧。”

    他笑着拍了拍两人的肩膀,并再次招呼着大家继续前进。

    他们已经在迷宫里转悠了将近一个时辰了,才得到九块玄武令,的确也不能太磨叽了。因此,大家便收起笑容,重新板起脸孔,脸上挂着一副严肃地表情,跟在他后面走进了石像群里。

    等他们一行人都走进了石像群,走在最前面的王落辰却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猛地大声地向大家发出了命令:“不好!快撤!快撤!”

    “啊,什么?社长为什么突然要咱们后撤?这里明明没什么危险呀!”

    他的话,令大家一时反应不过来,不禁都向自己身边的人问,他为什么会下这样的命令。

    但周围的人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就向离自己更远而靠王落辰更近的人询问。

    这不免就让他们在执行王落辰的命令上,出现了些许的迟缓,耽搁了撤退的时间。

    然而,这时间虽然很短暂,顶多也就半分钟,但却让大家因此而陷入了新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