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灭了火球,缓解了大家的危机,阳晓宇心里很是得意。

    听到王落辰要他跟大家讲讲他们炽日教能够成功熄灭火球的原因,马上眉飞色舞地向大家说:“这个道理嘛,其实很简单。大家想听吗?如果想听的话,就都竖起耳朵听仔细了,我这就跟你们讲讲……”

    谁知,或许是看不惯他拿腔作势的模样,他才刚要说下去,就被卓应儿故意和王落辰大声说话的声音给打断了:“师兄,我记得你曾经跟我讲过。尘世中的人,早就弄清楚物品会燃烧的道理了。说是东西会燃烧,是因为它们跟空气中的一种叫氧气的气体发生了反应,是吗?”

    “师妹,是这样的。呵呵。”

    王落辰听出卓应儿的用意,似乎是要告诉阳晓宇,他刚才扑灭火球的道理是什么,不光他知道的。要他不要那么不谦虚,说话也不要那样拿腔作势的。

    不过,他不想在阳晓宇刚刚为大家做出贡献之后,就给他下不了台。便只点了点头,简简单单地回答了一句,并没有接着她的话茬儿再往下细说。

    但卓应儿却不怎么想给阳晓宇面子,见他不肯顺着自己的话往下说,也就是不肯跟自己合起伙儿来欺负阳晓宇,便又向他说:“师兄,我们对于尘世中的这种知识不怎么了解,你能够跟我们讲讲吗?”

    王落辰见她又问,便向她摆了摆手,并使了个眼色,要她不要闹了。然后才说:“师妹,这里是圣境,尘世中的知识不适用的。咱们还是别打岔儿了,耐心地听阳师兄讲吧。”

    说完,他又向阳晓宇说:“阳师兄,不好意思,应儿就喜欢乱插嘴。呵呵。这事儿我也搞不清,还是请你继续讲吧。”

    谁知,阳晓宇因为卓应儿打断他的话有些恼了。他连连地摇头摆手地向王落辰说:“不不不,王师弟,既然卓师妹认为你比我懂得多,我就不献丑了吧。还是请你跟大家讲讲吧。”

    他这样说,明显就是在跟卓应儿置气,卓应儿又岂会听不出来?

    她本就不是个省油的灯,听他说这样的气话,要给自己和王落辰难堪,便向王落辰说:“师兄,既然他都要你说了,你就跟大家说说嘛。”

    王落辰见卓应儿一副要是自己不说,她便要生气了的表情,知道自己是不应该不给她面子,再多加推辞的。便笑着说:“好吧,既然阳师兄也要我说。那我就说说吧。记得小学的《科学知识》这门课程里曾经讲过……”

    “等等,师兄,我有个问题,什么是小学?”卓应儿挤眉弄眼儿地问。

    “小学嘛,就是六岁到十二岁的这个阶段的孩子上的学堂了。这个我以前不是跟你讲过?”王落辰知道她这是故意问的,便瞪了她一眼,说。

    “嘿嘿,人家不是忘了嘛。行啦,经你这么一说,我又想起来了。师兄,你还是继续说吧。”卓应儿坏坏地一笑,请他继续。

    王落辰被她这古灵精怪的小丫头给弄得没办法,只好无奈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继续说道:“科学书曾经讲过,物质燃烧是一种氧化反应,需要空气中的氧气使得这种反应可以维持下去。否则,燃烧就无法继续。”

    “由这个原理,人们便想出了一个灭火的办法,就是阻断燃烧物与氧气的接触。或者,像阳师兄他们刚才所做的那样,利用更猛烈的燃烧,将某一个空间里的氧气给迅速的消耗掉,从而让燃烧物失去继续燃烧的基础。我说的这个呢,也就是刚才阳师兄他们那样做的原因了。”

    他将这道理给讲明白了之后,和大家一样想知道答案的冷泠弦,立刻恍然大悟,高兴地说:“哦,我明白了,师兄的意思是说,刚才炽日教的师兄们故意释放助燃的药品,就是为了让那些火球燃烧的更加猛烈,然后将这条通道里的氧气给迅速消耗掉,以至于通道里变得不适合那些火球继续燃烧。所以,他们就熄灭了。而我们也感到无法呼吸了是吗?”

    “就是这个道理。表姐,这是尘世中的小学生都知道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深奥玄妙的东西。呵呵。”卓应儿故意朝阳晓宇做了个鬼脸儿,说道。

    “你,卓应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在笑话我还不如尘世中的小学生吗?你,哼。王师弟,你还管不管你这师妹了?”被卓应儿如此直接地给笑话了,阳晓宇忍不了了,发火儿了。

    可是,尽管发火儿,他却不敢将卓应儿给怎么样。只好向可以管得了她的王落辰讨说法。

    王落辰就知道卓应儿得把阳晓宇给惹火了才甘心,因而早有准备。

    见他向自己讨说法,便忙数落卓应儿说:“应儿,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呢?再怎么说,刚才的那些火球也是多亏了阳师兄和炽日教的几位师兄才熄灭的。咱们不可以泯灭人家的功劳吗。赶快向阳师兄道歉,然后咱们也好继续赶路。”

    “道歉?好吧,那我就跟阳师兄说句对不起吧。阳师兄,对不起。怎么样?我都道歉了,你不会不原谅我吧?”

    卓应儿见自己取笑阳晓宇的目的已经达到,根本不在乎跟他说声假惺惺的客套话的。因而,在王落辰说了自己之后,马上向他道歉。

    虽说她这道歉轻描淡写的,令自己很不快。但别人好歹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阳晓宇便不好再说什么,只得冷哼了一声,道:“算啦,好男不跟女斗。我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跟你这小丫头计较了。”

    他的话好像是不跟卓应儿计较,但他的语气里却全是计较,明显的是口不对心。

    冷泠弦听了,不禁眉头,说:“啧啧,阳师兄真是大度。唉,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还有这优良品质呢?”

    “师妹,怎么你也跟着她一块儿气我?”阳晓宇不是傻瓜,他当然听得出冷泠弦这话里满满都是讽刺,不由地更加气恼了。

    他的气恼,被卓应儿看在眼里,不禁生出一股幸灾乐祸的情绪来,她嬉笑着向阳晓宇说:“阳师兄,你这话就不对了吧。她是我表姐,自然是跟我亲近。当然要替我讲话了。你连这道理也不懂?看来,这脑子也是有点儿太那啥了。哈哈。”

    “你,卓应儿,你还有完没完?”阳晓宇见自己刚原谅了她,她又来冒犯自己,不禁更气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