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王落辰真有可以制住那人的办法,阳晓宇没话说了,就只好同意炽日教的人也跟着王落辰一起去对付那名高手。

    王落辰见所有人都没意见了,就带领着大家沿着刚才水龙寨的那些人所来的路,继续向前行进。

    这条路七拐八拐的,非常绕。如果不是有王落辰带着,他们肯定会被绕迷糊。

    这情形让大家不禁暗暗佩服王落辰的本事,同时也庆幸自己跟他在一队,并由此对他心存感激。

    又因为这一份感激,而生出几分要做些什么来回报他的想法。

    但王落辰战力那么高,他们能用什么来回报呢?

    就目前来讲,他们所能为他做的,也就只有如他所要求的那样,在对付那名高手的时候,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了。

    因大家有了此等想法,王落辰他们的这个临时团队,就变得更加有凝聚力了。

    这种凝聚力便使得王落辰的话,很容易地就被他们给无条件地遵从。也使得他们行动的效率提高了很多。

    因此,很快的,他们就又在他的带领下,赶去几个迷宫的岔路口,抢了两个几乎毫无招架之力的小门派,得到了六块玄武令。让他们的令牌数量达到了九块。

    “不错啊,师兄,才短短这么一会儿工夫,咱们就得到了九块玄武令了。呵呵。”在往自己脖子上也戴了一块玄武令之后,卓应儿高兴的说。

    “应儿,你别光顾着高兴,放松了警惕啊。要知道,你戴着玄武令,可是很容易被人家给攻击的。”见她面露得意之色,身为比她大两岁的表姐,冷泠弦提醒道。

    “知道啦,表姐。你真是啰嗦。你怕什么啊?你也不想想,有师兄在,谁会傻不愣登地绕过他这戴着了六块玄武令的土豪,先跑过来抢我啊?即便有人思维这么奇葩,先来抢我,我难道就任凭他抢,不会跑到师兄后面躲起来吗?”卓应儿嬉笑着回答。

    “你啊,可真是有出息。遇事儿不是想着怎么去挡,而是琢磨着怎么躲到师兄后面。唉,我真是服了你了。”冷泠弦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

    “呵呵,弦儿,她这是懒人的巧妙思维,善于利用我这个挡箭牌。好啦,你们不要说笑啦。从这里过去,再走过一条通道,咱们就要进入迷宫的内层了。根据我的感应,内层里面的玄武令更多。只是呢,大概是为了不让大家那么容易就得到玄武令吧。在这些玄武令的周围,分布了不少机关。不怎么好通过呢。所以,大家都要小心着点儿。”

    王落辰打断她们两个的玩笑,指了指前面隐藏在一面墙后面的通道,向她们说了一下自己所感应到的情况。

    “怎么?这该死的迷宫里还有机关?这迷宫是谁设计的啊?怎么这么坑?”卓应儿听到了这个消息,害怕麻烦的她,不禁埋怨了迷宫的设计者一句。

    “谁设计的?呵呵。据说是我们的师祖何道奎。也就是说,在他设计出这座迷宫之前,三教大比是没有龙门殿迷宫这一关的。那时参加大比的弟子们只是在龙门峰上进行一轮擂台赛,就将玄武令的归属给定了下来。没这么麻烦的。”

    根据自己从藏书阁所得到的知识,王落辰为卓应儿答疑解惑。

    “是他老人家?也对啊。这老家伙就是这方面的专家嘛。据我爹说,他武功一般般,可偏门很厉害。炼器、毒药、机关、数术什么的,样样精通。因此,对他能够设计出这样的迷宫来我一点儿都不怀疑。只是,师兄啊,你早知道这迷宫是他设计的,干嘛不早说?”

    卓应儿听说是何道奎设计出了迷宫,对他的能力十分了解的他,并不感到意外。只是埋怨了一句王落辰为什么不早点儿告诉自己这迷宫的设计者是他。

    王落辰听她埋怨自己这个,很是不解,就反问:“干嘛?我早告诉你晚告诉你,有什么不一样吗?难道你就不用进迷宫了?”

    “师兄,你笨啊。如果我早知道了这迷宫是他老人家设计的,我不就可以想办法去盗图吗?有了图,咱们过那些有机关的通道,不就容易了吗?”卓应儿又发奇想,居然连自己师祖的设计图也想去盗。

    “盗图?亏你想得出?你以为迷宫的图是这么容易盗的吗?你也不想想尊老院是什么地方?那里的老头老太太都是些什么人?你能在那里随意进出而不被发觉吗?”王落辰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教训说。

    “哎呦,师兄,麻烦你以后不要随便敲人家的脑袋好不好?人家的脑袋本来就不怎么好使,再被你敲几下,就更不灵光了。哈哈。”

    让王落辰这么一说,卓应儿也想到了自己刚才那种想法的荒谬。

    尊老院里的老家伙们个个都是高战之辈,真不是她这个小姑娘可以去偷东西的地方。

    因此,她很自觉地承认了自己脑子笨,根本就没想到这一点。

    冷泠弦见她被王落辰给敲了脑壳,噗呲一下笑了,也在她额头上轻轻戳了一下,说:“该!敲你脑袋也活该,谁让你想问题那么不动脑子的。”

    接着,她又转而问王落辰说:“师兄,既然这迷宫里的机关都是他老人家设计的,不容易过。那咱们该怎么办?”

    “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是在前进的过程中多加小心。最好还是跟原来一样,大家都跟在我的身后,由我以法阵护着你们通过。”

    王落辰想了想,也没什么好主意,只好还是决定采用老办法,由他打头阵,当探路石,由他为大家探路后,他们再通过。

    他都没有好办法,其他人就更没有好办法了。便听从他的安排,排成一列,跟在他的后面,拐进了那条通道。

    这条通道是安全的,这王落辰已经说明了。但他们都知道,过了这条通道,前面的路就不好走了。心里不禁紧张起来。

    气氛一时间变得很沉闷,整个通道里也显得很安静,以至于他们的脚步声和喘息声变得清晰可闻。

    “前面就要到达迷宫的内层了,大家不必过于紧张,免得遇到机关时会因肌肉僵硬,反应迟钝而中招儿。”

    从大家的脚步声和呼吸声甚至于心跳声中,神识了得的王落辰听出了他们的紧张,为了缓解他们的情绪,他特意在进入迷宫的内层前,停顿了一小会儿,再次提醒了他们一句。

    他的提醒,让大家觉得自己有必要调整一下心态。便在他停顿的那一小会儿,相互打了打气,开了几句玩笑,放松了一下。然后,才跟着王落辰走进了迷宫的内层。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