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应儿刚过来,还不了解王落辰能够在迷宫中进步自如的事儿,听他说商量抢玄武令的事儿,就说:“师兄,这该死的迷宫能把人绕死。我在这里面光走路都走累了。哪有力气去抢玄武令啊。”

    “嘿嘿,应儿,你走迷宫走得累,那是刚才你没跟师兄在一块儿,如今和师兄到一块了,你就不累了。”冷泠弦笑了笑,拉起她的手,亲切地说。

    “为什么?难道师兄会被背着我走?那多不好意思?嘻嘻!”卓应儿看了一眼王落辰比刚进五极门时,硬朗健硕了许多的身板儿说。

    “你想哪儿去了?我说你不会再感到累了,是说师兄可以用神识感知迷宫里的道路,你跟着他走可以少走弯路,省去很多力气。可不是说他可以背着你走的意思。你这么说,是不是很想师兄背着你,好跟他来一次亲密接触啊?”冷泠弦听她想歪了,不禁取笑了她一句。

    “哪儿有啊?人家只是一时没反应过来而已。表姐你不要胡说啊。”卓应儿被冷泠弦的这个玩笑,给羞红了脸。

    王落辰听她两个玩笑中扯到了自己,就赶紧说:“呵呵,你们俩别扯闲篇儿了。咱们赶紧说正事儿。我跟你们说,在咱们进迷宫之前,我和冷凌风师兄从阳斩星师兄那里得到一个消息。据他说,在咱们这次参加大比的人里,出现了一个比阳师兄更厉害的人物。”

    “哦,出现了更厉害的人物?哦,原来是这样啊。我说呢,以阳斩星师兄这样的个性,怎么会答应跟你和我哥合作的。感情是他遇到了自己对付不了的人物了啊。”听到这里,冷泠弦插话儿说。

    而阳晓宇听她这说法里有取笑自己大哥的意思,忙替他辩解称:“师妹,不是我哥对付不了,而是那人不肯跟他明着交手,只会偷袭。我哥根本就没有打败他的机会。”

    “人家不肯明着交手他就没办法了?那还是说明他能力不行,对付不了人家啊?所以说,我刚刚那样说没毛病的。你不要听不得别人说你哥点儿不是,脑子一热就随便反驳我好不好?”

    冷泠弦见他接自己的话茬儿,反驳自己的说法,马上就不高兴了,对着他又数落上了。

    王落辰听了,连忙摆手制止,说:“好啦好啦,说了说正事儿,你们还说这些闲话儿。下面,大家都不要说话,听我说。”

    王落辰这样一说,他们都闭上了嘴巴。

    见他们安静了,王落辰接着刚才的话继续说道:“因为出现了一个比阳师兄这么牛的人都牛的人物,所以我们三个便决定联手共同去对付这个人。但麻烦的是,这个人很善于隐藏自己,以至于在外面的时候,我们三个人以神识查找他的踪迹都没有找到。不过,就算他再怎么会隐藏,到了这迷宫之中,他也藏不住的。”

    他讲到这儿,冷泠弦举手表示,她有话说。

    见她故意表现的跟小学生一样的模样,王落辰笑笑,示意她要说就说吧。

    得到他的允许,冷泠弦吐了吐舌头,笑嘻嘻地问:“师兄,为什么他到了迷宫里就藏不住了?”

    “问得好。为什么他在这里就藏不住呢?因为他到这里面就要找路和抢夺玄武令啊。而只要他有这样的行动,必定会使用元力。而只要他使用元力,按他神识波动的强度肯定就会变回正常水平,从而被我们感知到。这样的话,他的位置也就暴露了。而只要他的位置暴露了,我们要找到他就很容易了。”王落辰耐心地跟她还有所有人解释道。

    “找到他很容易,可问题是师兄,咱们再找到他之后,对付得了他吗?”冷泠弦又问。

    “这个嘛,世界上没有一点儿风险也没有的买卖。对付得了对付不了,也得对付啊。”王落辰笑了笑,说。

    “师兄,我倒是有个主意。你不是可以在这里进退自如吗?不如你就利用自己的这个优势,去将咱们所有的师兄弟都给聚集到一块儿,共同去对付那家伙吧。”卓应儿这时也忍不住说了句话。

    她刚说完,王落辰便摆了摆手说:“不行不行,这个主意是不错,可实现不了。”

    “为什么呀?”卓应儿不解地问。

    “因为迷宫地方太大,其中的道路又蜿蜒曲折,咱们的人都是从各处入口分散进入的。我们和他们的距离由于不能在迷宫中直走的原因,相对来说就变得比较远了。因此,要找到他们需要费不少时间。而争夺玄武令的时间却是有限的,咱们不可能做到在规定的时间内找齐所有的人,还能有时间去争夺玄武令。所以说,我们不能那么做。你明白了吗?”王落辰说明了一下不能按照她这种方法去做的原因。

    “哦,也是啊。咱们没那么多时间的,我倒是没有考虑到这一点。那师兄依你说该怎么办?”

    经王落辰这么一说,卓应儿感觉到了自己这个办法的愚笨,便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向王落辰问他的打算是什么。

    “还能怎么办,只好将就着办呗。我决定就利用咱们现有的力量,跟那人斗一斗。只是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啊?”

    这次,王落辰是向现场所有人问的。

    这个问题,若是现场只有天命社的人。王落辰是不必问的。但现在和他们在一起的还有冷月宫和炽日教的人,他肯定是要先征求一下他们的意见了。

    而大家呢?他们是怎样的态度呢?

    只见他们听他这样问了,便相互议论了一下,然后便向他表示,自己肯定是愿意帮他的,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帮他才好。毕竟,以他们战力虽然在普通弟子中还能显摆显摆,但到了这里跟高手一比,却是很有限的。

    王落辰见他们是这种态度,就向他们说:“大家别妄自菲薄,其实你们战力也很不错的。只要咱们齐心协力,肯定能够对付得了那人的。”

    他话音刚落,阳晓宇代表炽日教说话了:“王师弟说的是没错,只要我们齐心协力,肯定能够对付得了那人。只是,王师弟啊,不知道你说的这个齐心协力,有没有具体的办法?”

    “有,当然有。这个办法就是在咱们遇到那人之后,先由我打出一个以法阵组成的用来困住他的能量阵,然后大家便将自己体内的元力打出来,由我引导到那能量阵中去彻底困住他。逼他向咱们投降,并交出自己所得到的玄武令。”

    听阳晓宇问及,王落辰说出了自己的具体办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