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不禁没有重创他们,以防止他们再去纠集同门过来报复。反而还主动报出了名字,并指了一条路给他们,令水龙寨的人有些感动。

    他们连忙向王落辰称谢,快速离开了。

    他们走后,冷泠弦马上就向王落辰问道:“师兄,为什么这么轻易地就放他们走了?”

    “不然怎样?难道真要打得他们不能动弹?不至于吧,毕竟人家都已经交出令牌了嘛。”王落辰边将令牌全都挂在自己脖子上,边向冷泠弦说。

    “你知道人家不是那个意思。人家只是担心他们会叫上别人过来将令牌给抢回去嘛。”冷泠弦向他解释说。

    “关于这一点,你不用担心的。别忘了,这里是迷宫。他们这些人,并非个个都像师兄这样可以在里面四处瞎逛,随意行走的。因此,我把他们放了,根本就无需担心他们会再回来找咱们麻烦的。”王落辰也向他解释了一番自己放人的道理。

    “对啊,我都把这茬儿给忘了。”听王落辰这么一说,冷泠弦才回过神儿了,想起这里不是外面。那些人一旦离开,想要再找到他们是没那么容易的。

    “哈哈,你这脑袋啊。真是该好好修炼一下了。”王落辰跟她玩笑了一句,然后,向其他人说:“玄武令呢,我就先戴着了。如此一来,别人要来抢呢,必定会将注意力都放到我身上。大家以为如何?”

    其实,这话就是他不说明,大家心里也明白。

    他们这帮人中间,就数王落辰战力最高,自然是将玄武令放在他那儿最安全了。

    因此,他们都说自己没意见,只是觉得让王落辰为大家独担风险,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对此,王落辰说:“咱们是同盟,也就是自家兄弟。我为你们多做些事情,还不是应该的?再说,我早已同阳师兄和冷师兄有约定,大家所得玄武令最后要集中到一块儿统一分配。我戴着它,也就是过过手。回头还是要给大家的。哈哈。”

    “师兄,你不用多说,大家都理解的。好啦,别说这个了。这三块玄武令到手了。别的玄武令在哪儿,就请师兄快带领我们去抢吧。”冷泠弦代表大家说道。

    “别着急啊师妹,这座迷宫很大,玄武令分散在其中,简直就向扔进麦堆里的小米粒儿一样,很不好找的。而且,玄武令呢又不是在同一时间一块儿出现的。它是每隔一段时间,才出现在某一处地方。就像咱们刚刚得到的这三块,就是在咱们刚刚进入迷宫后不久,出现在水龙寨这帮人行进路线上的。”

    “也是巧了,他们离咱们不远,又恰恰被我给感知到了,才轻而易举地找到他们,并抢到手的。至于其他的,要么是离咱们太远,等不到咱们赶过去就会被别的很棘手的对手给抢去了。要么就是还没有出现,得慢慢地等待和寻找。所以,师妹,咱们不着急乱跑。就在这儿休息一下,等着下一块玄武令的出现好了。”

    听她问去哪儿,王落辰给她和大家说明了一下玄武令出现的情况,并决定留下来休息。

    不过,冷泠弦对他这个决定却有点儿担忧。她说:“师兄,迷宫里地方这么多,为什么一定要留在这儿休息呢?你就不怕那水龙寨的那些人真的会回来抢玄武令啊。”

    就这个问题,王落辰再向她解释说:“不担心,因为他们绝不会回来的。这会儿,他们已经走到了通向远离咱们的道路上去,转不回来了。而且,师妹,我之所以要选择在这里休息,除了不怕水龙寨的人回来。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我感知到有一小队咱们的人过来了。为首的就是应儿师妹和阳晓宇。因此我才留在这里等他们的。呵呵。”

    “他?他怎么和应儿分到一块儿去了?还有,你为什么要等他?我不想见他。要不咱们还是走吧,躲得他远远儿的才好呢。”冷泠弦听说阳晓宇要来,一脸的不待见。并催促王落辰和自己一块儿躲开他。

    “不行啊师妹,他和应儿在一块儿呢。我得等应儿,好替师伯照顾她。所以咱们不能走。”王落辰笑笑,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不会走。

    “你,哼!你不走我走了。我真不想见他的。他来了肯定又会说一些什么要我回心转意的废话。我都听腻了。”

    大概是冷泠弦离开王落辰跟冷月宫的人会合的时候,阳晓宇向她说了许多劝说的话,令她你烦了。所以,她一听到阳晓宇要来,就很躲开。

    见她不高兴了,王落辰呵呵一笑,指着他们刚才来的那条路说:“师妹,你现在走已经来不及了。他和应儿已经过来了。”

    冷泠弦闻言,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向前看去,果然在转弯处出现了卓应儿和阳晓宇等人。

    “师妹,真没想到老天会做出这样的安排。哈哈,我正担心你在迷宫中会不会受伤呢,你就完好无损地出现在我面前了。真是太好了。”阳晓宇刚刚见到他们,就满脸欢喜地跑过来,向冷泠弦献殷勤。

    “去,一边儿去。你会不会说话?怎么一见面就咒我受伤?”冷泠弦挑刺儿说。

    “不,不,不是。师妹,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我是想说……”被冷泠弦给责备了,阳晓宇心里激动,舌头打结了。

    “不用解释,反正我知道你就是个乌鸦嘴。刚进迷宫就说什么,迷宫这么大,这么难走,我们不会一无所获吧。结果,还真让你给说着了。路上遇到一拨儿有玄武令的,打了一架还被人家给跑了。白累手不说,还害得本姑娘被气得脑浆子疼。哼,真是可恶啊。幸好遇见了师兄,不然地话,我真怕自己会忍不住用金声雷震子把你嘴巴给炸开花。”

    他嘴巴打结的空儿,卓应儿已经过来站到了王落辰的身边,小嘴儿巴拉巴拉地数落起他来。

    “这,你,你,你们怎么都怨我?”阳晓宇接连被她们两人给说了,心情郁闷极了。说话更不利索了。

    王落辰见此情形,将冷泠弦和卓应儿两人给瞪了一眼,向他说道:“阳师兄,咱们又见面了。呵呵。应儿和弦儿两位师妹说话都比较冲,你别往心里去。”

    然后,他又回头向冷泠弦和卓应儿两人说:“好啦,既然咱们会合了,就别说这些小事儿了。还是谈谈下一步如何抢玄武令这样的大事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