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门殿里中这座巨大的迷宫是用木材、砖石和钢板等各种材料建成的。不仅规模宏大,而且结构复杂。一般人一旦进入其中,很难轻松地从里面走出来。

    甚至,有些智力欠佳者,你哪怕是给他一辈子时间,也是白搭。只能是受困其中。

    但相对的,有些智力超群的人,只要稍稍在这迷宫中走上那么一段儿距离,经过几次试错,就能够很轻易地找出迷宫道路设置的诀窍,轻松地脱离围困。

    所以说,面对同样一件事,智力不同的人解决的办法和解决起来的速度是大不相同的。

    就像王落辰和这次进入迷宫的其他弟子一样。

    当王落辰已经利用“天一生水”这台超级量子计算机的推演能力,将这座迷宫的地图给绘制出来,领着冷泠弦他们行动自如地深入迷宫内部寻找玄武令的时候,有些人还在入口处瞎转悠。

    冷泠弦就走在他身边,见他走在迷宫里就好像这迷宫的设计者般那么自如,心里对他的崇拜和爱意不禁又加深了几分。

    她以充满欣赏的眼睛望着他说:“师兄,你真了不起。这么复杂的迷宫,被你走来就如闲庭信步似的。你是怎么做到的啊?”

    “呵呵,弦儿。你不用夸我,我能在这迷宫中行动自如,不过是发挥了我的神识强大,可以用来探测道路的优势而已。蝙蝠你知道吗?神识强大的人在这迷宫里就像黑夜中的蝙蝠。只不过,蝙蝠用来探路的是它嘴巴里所发出的超声波,而我用的是神识波动而已。”

    王落辰不能告知她自己脑袋里有天一生水的事情,只能向她撒了个谎。

    只不过,他的这个谎言也不能说是谎言。因为,若没有天一生水的话,王落辰还真是只能以这种方法来找路的。

    而实际上,他们此次联盟的三方势力中的其他两方的代表,冷凌风和阳斩星也正是用这种方法找的路。

    只是,他们那速度,跟王落辰就没法儿比了。

    这些情况,冷泠弦自然是不知道的,还以为王落辰说的是真的。便点点头对他说:“师兄,原来神识修炼的强大了还有这样的好处。不行,等这次大比结束了,我也要加强神识方面的修炼。到时候,你可得帮着我啊。”

    “行啊,你要真有这样的想法,我到时候肯定会帮你的。只是,就怕你吃不了那样的苦呢。”王落辰一边带着大家向前找路,一边说道。

    “吃苦?会吃什么样的苦?”冷泠弦问。

    “吃什么样的苦?当然是锤炼神识的苦啊。神识,也就是咱们脑袋的意识波动。若想让它变得强大,就得将这种意识波动变得更为强烈。当这种意识波动变得强烈之后,你的大脑运转就会达到更兴奋的程度。师妹,大脑兴奋过度的话,也是会发热并将脑袋给弄疼的。啧啧,那种痛苦,真的是没法说啊。”

    王落辰故意向她描述了一下锤炼神识的痛苦,免得她出了迷宫之后,真会找自己修炼神识,从而暴露他在迷宫里找路的秘密。

    “师兄啊,听你这么一说,人家忽然又不想学了。人家怕痛苦。嘿嘿。”

    冷泠弦虽然有做女侠闯荡江湖的志向,但实际上,那只是她女儿家一时兴起的念头。因为她的身份,从小到大,她本人一直都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哪里吃得了苦呢?

    因此,她听了王落辰的话,信以为真,觉得自己还是不要锤炼神识了,免得给自己找罪受。

    王落辰就知道她肯定会这么说,就在她说了不学之后,在她肩膀上拍了一下说:“你啊,就知道你不是个能吃苦的。不过,这也没什么,反正跟着师兄,有师兄为你挡风遮雨,你也没有什么苦可吃的。”

    “真的吗?这可是你说的哟。你可不要骗人家啊。否则,人家会找你算账的。”冷泠弦听了他这么有男子气概的话,心里暖暖的,忍不住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怎么会呢?我骗谁也不会骗你啊。呵呵。”王落辰笑笑,说。

    两个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谈笑着,硬生生地将一次应该充满艰险的战斗历程,给弄成了谈情说爱的迷宫游园会。

    这令跟在他们身旁的其他人,都觉得自己跟着王落辰进入迷宫,真是走大运了。心里不禁暗自高兴。

    可想而知,大家的心情都很不错。因此,便都放松了对周围或许存在的危险的警惕。

    可是,该发生的事情终归是要发生的。

    这毕竟是一场争夺战,它的性质注定它的过程将会充满战斗。

    就在他们心情愉快地又转过了一道弯儿之后,冷不丁的,就碰到了他们此行的第一拨儿敌人。

    这十几个人好像很幸运,不知是抢的还是自己寻找的,竟然已经得到了三块玄武令。

    他们都依照规定,将这种由晶石做成的像胸牌一样的小令牌挂在脖子上。

    或许是害怕人家会抢,正小心翼翼地找着出路。冷不防就碰到了要抢他们的人。

    并且,令他们很沮丧的是,他们遇到的这些人中的那个带头的,不仅实力强劲,而且还好像早就知道自己会遇到他们,已经做好了充足的战斗准备。

    以至于他们才刚刚一照面儿,那人就噼里啪啦,干脆利落地打出了十几招儿武技,将他们给打了个落花流水。

    他们连逃跑的时间都没有,就被人家给一招儿制服了。

    这让他们知道了对方实力的可怕,也让他们产生了一丝担心。担心对方会在抢玄武令的同时,出手将他们给打伤打残。

    于是,他们的脑海里马上条件反射似的蹦出来三句话。

    第一句是好汉不吃眼前亏。

    第二句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第三句是我们投降,少侠饶命。

    他们不光如此想了,还在想过之后,马上将这三句话付诸于行动了。

    好像在这时候,他们都知道,自己应该做个行动派。

    “少侠饶命,我们邱水川水龙寨愿意将玄武令奉送。”他们之中为首的那位身穿绣着一条白龙的蓝色长袍的青年人,将三块玄武令恭恭敬敬地递到王落辰面前,说道。

    “好,水龙寨的朋友够爽快。这三块玄武令,我五极门天命社王落辰收下了。多谢诸位。”

    王落辰毫不客气收下那三块银色金字的玄武令,向他们一抱拳,说了声谢谢。然后,很主动地闪到一旁,给他们指了一条比较容易走出迷宫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