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局面还算不错,至少他们心中所认为的两大高手,都由他们两个给挡下了了。(书^屋*小}说+网)那样的话,进入迷宫之后,他们同伴那边的压力会小一些。

    不过,即便这样,他们心里也不能完全放轻松。因为,谁知道在他们之外,还有没有别的黑马白马之类的人物蹦出来呢?

    有人会说,只要是争斗,总会有人受伤的。他们两个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是不是有点儿太婆婆妈妈了?

    话也不能这样说的,他们之所以要有这样的担心,考虑这么多事情,并非是因为他们性格优柔寡断,婆婆妈妈。而是因为,他们所处的位置决定了他们必须在为自己打算的同时,还要多为跟着自己一块儿来的兄弟考虑。

    毕竟,能做到这一点,才配当老大嘛。

    不然,小弟跟着你混,只为你当炮灰,而得不得你的半点关心。待遇是不是有点儿太惨了?

    所以说,他们这样想问题和行事是对的。

    一个团队,领导的情商很重要。否则,这个团队便没有凝聚力。

    王落辰想要将天命社打造成在五极门中很有分量的一个组织,就必须要有这样的团队意识。只有这样,才会有更多的人加入天命社,成为为他效力的社员。

    他很清楚这一点,因此他才尽可能得将这一点做到尽善尽美。

    也因此,他在和冷凌风关注完晶石壁上那几份名单之后,为了他们的安全,他又以神识在等候区的这五六千人中,仔细筛选一下神识比其他人强大的人。

    为什么要筛选这样的人?

    因为就修炼气功的人来说,元力的凝聚、运行和调用都是需要神识来引导的。长此以往,就造成修炼之人在战力提高的同时,神识也变得比普通人更为强大。

    而神识这东西是一种特殊的能量,它会随着修炼者的思维和元力运行活动而向外散发能量波动。

    这种能量波动,一般人感应不到。但像王落辰和冷凌风这种战力已经接近武圣或者比他们更高的,也就是战力超过武圣的,却可以感应得到。而且,他们不仅可以感应到,还能够根据这种波动的强弱程度来判断一个人的实力。

    当然,这种判断战力的方法只是一个粗略的方法,并不是非常准确的。有些时候,会因为有某些人的神识波动天生特别强烈或者一些高手刻意控制自己的神识而对这人的战力产生误判。

    不过,这种情况比较少见。因此说用这种判断战力的方法所判断出的结果,还是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的。

    所以,王落辰和冷凌风两人用这种方法对这里的江湖人物进行了一番探知和筛选后,还真发现了不少神识波动比较强的人物。

    “师兄,筛选出的这些人物,咱们要不要过去试探一下?”

    王落辰在将神识化作千千万,很快地将等候区的人物探知和筛选了一遍后,紧接着,就试探那些人物的真实战力到底如何这个问题,以意念向冷凌风征求了一下意见。

    “最好不要,因为那样反而会打草惊蛇。对于这些人物,咱们只需要在心里默默记住,到了迷宫以后重点关注一下就好。不宜现在就过去与之接触的。”听他询问,冷凌风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师兄言之有理,就听你的吧。”

    王落辰想了想,觉得他的话很对,便同意了他的看法。并收起了跟那些人进行接触,加以试探的念头。

    两人正在以神识交流,突然同时收到了一条意念。

    那意念在他们的识海中转化成这样一条信息:“哈哈,你们两个很聪明啊。竟然想到以感应人家神识波动程度的方法来判断对手的实力。啧啧,我阳斩星还真是佩服你们呢?哈哈。”

    “阳斩星?我怎么没看到你?”冷凌风和王落辰同时向他问道。

    “哈哈,你们两个笨蛋,我早就把自己的神识波动给调整的十分微弱了。这么多人,仅凭眼睛的话,你们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找到我?而且,我再提醒你们一句,少自作聪明的以神识乱扫。你们想过没有,在你们以神识乱扫别人想要探知被人实力的时候,却正好将自己的实力给暴露了。”

    阳斩星会非常谨慎地收拢自己的神识,还会好心的提醒他们两个注意不要暴露自己的实力。这有点儿不像他了。

    要知道,他在龙蟠路上破机关,竖木牌,留墨宝的时候,可是非常嚣张狂妄的啊。

    怎么到了这大殿里头,反而就变如此小心谨慎起来了呢?

    “哈哈,阳斩星,你没毛病吧?你这样说话行事,可不像你啊。”冷凌风和他自小相熟,听了他的话后不禁取笑了他一句。

    “怎么就不像我了?本人只是为人豪放洒脱,也就是你们所说的狂妄,又不是脑残白痴。我明明知道这里有实力比我高出一截儿的,我干嘛还要冒头?找削啊?”阳斩星就自己行为的为什么会收敛,向冷凌风他们解释说。

    “实力高出一截的人物?是谁?我们怎么没感应到那人?”冷凌风疑惑不解地问。

    王落辰则是瞎猜了一句说:“是不是欧阳百知?不对啊,他实力好像也没那么强。似乎并不在你和冷师兄之上。难道说,他故意隐藏了实力?”

    “别瞎猜了。不是欧阳百知那公子哥儿。他那实力,跟人家提鞋都不配。我说的是另有其人。是我在破了龙蟠路上的机关进入龙门殿广场前遇到的一个人。那人战力非凡,移动速度很快。他只是偷袭了我一下,就快速的离开了。但我敢肯定,那人绝对是参加大比的弟子。而且,就在这大殿中间。至于为什么你们感知不到,还不是因为人家故意隐藏实力了?”

    阳斩星否定了王落辰的说法,并将他遇到那人的情形简单地描述了一番。

    听了他的话,对他知根知底的冷凌风说:“呵呵,不用那人偷袭你那一下,你吃亏了。而且因此还感受到了对方实力的强劲。所以,你才夹起尾巴来做人,并且主动向我们示好,并打算跟我们合作共同对敌是吗?”

    “哈哈,聪明!你这家伙别的都不行,就是脑袋好用。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将这人的信息提供给你们,就是想要拉着你们共同对付这个家伙。然后,咱们再将玄武令五五分账。不知你们两位意下如何?”

    是狐狸,终究会露出尾巴的。

    说到最后,阳斩星终于将自己的真实意图给说了出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