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条规定明显就是往下刷人的。

    它是想提醒那些觉得没有把握争夺玄武令,而且还怕在龙门殿中受到伤害的人。如果实在不行,你还是不要去签保证书,参加大比的最后一个环节好了。

    参加大比的都是弟子中的精英,他们岂会不明白这层意思?因此,听到这个规定,大家刚刚平息的议论声,又一下响了起来。

    王落辰见此情形,向大家说道:“没想到还会有这样的规定。而且,听了这位师兄介绍,我感觉迷宫之中好像还是很凶险的。虽说有规定说不能杀人,只可伤人。但大家应该也清楚,伤人也有轻重,若是伤得重了,恐怕对各位兄弟也是大为凶险的。所以,我在此再次恳请大家考虑清楚,要不要跟着我走下去。”

    “倘若不愿,选择此时退出,那么我谨代表天命社说一句,走到这一步你已经证明了你的勇气和对天命社的忠诚了。天命社的荣耀是属于大家的,它的历史上将会记录下每一个为天命社做出贡献的人的名字,并不会因为你的贡献小就忽略你。好啦,时间有限,我就说这么多。请大家做出自己的选择吧。”

    王落辰的话完全出自内心,非常的真诚。

    因而,天命社的众人听完,立刻就有一部分积极分子表示,自己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没有理由止步的。

    他们的话,代表了大家的心声。马上就得到了全体成员的一致赞同和喝彩。

    所以说,尽管知道前路凶险,王落辰又将话言明,他们这六七十人中,却并没有一个提出来自己要退出的。

    尽管如此,王落辰却还是不想让跟随自己的人中出现不必要的伤员。

    因而,他在和李英晨、赵思雅等几个更为熟悉天命社成员战力的人,简单商议了一下后,还是又快速地在这六七十人中挑出了二三十个,将他们给劝离了队伍。

    毕竟,三教大比不是友谊赛,战力不行的话,虽然战意很强,却也是不宜参加的。

    那些人自然是舍不得离开的。但他们是聪明人,明白他们的社长之所以这样安排,其实是不想让太多人去充当炮灰。

    但是,由于他们从这件事中感受到了自己社长对天命社中每一位成员的关心和爱护。尽管不舍,他们还是在和王落辰重重地拥抱了之后,站到了一旁。

    同样的,冷月宫那边,也跟王落辰他们这里一样,进了最后的遴选。将成员缩减到大约五十人的规模。

    就这样,他们这支刚才还接近两百人的队伍,一下子又缩小了一半的规模,只剩下了近一百人的样子。

    “两位师弟,大家分配完人手了吧?分配好了的话,就跟我进龙门殿吧。玄武令的争夺马上就要开始了。至于其他师弟师妹们,如我所说,你们也不用下去的,就跟我去偏殿等最终结果吧。而且,师兄说句不吉利但又很实在的话,你们留下来也是有事情做的。毕竟,根据历届参加大比之人所说,玄武令争夺战之后,总是会有很多伤员产生,并需要人没有进殿的同伴去照顾的。所以,算啦,师兄不多说什么了。咱们走吧。”

    那中年人所说的话的确有些晦气。哪有人家还没进去,就先说人家会受伤什么的话的呢?

    但是呢,他这样说的确又是非常地实在的。因为,玄武令就一百个,想要的人却有数千之多,竞争异常的激烈,哪能说是不会出现伤员呢?

    因此,他这样说话,并没有人非议他说的不对。而是个个脸色凝重地向他抱了抱拳,跟着他走向了龙门殿。

    在广场上那些密集分布的,巨大的晶石灯的照射下,龙门殿显得异常的雄伟壮丽。

    它虽然叫大殿,但这只是江湖圣境中习惯性的叫法。如果按照尘世,即地球上的叫法,它实际上应该被称作体育馆。

    因为,它的规模太大了,大殿这个称呼已经不足以描述它的规模和建筑功能了。

    在明月和灯光的映照下,被刻意建筑成巨龙造型的它,真的好像一头盘踞在龙门峰顶的神龙,正张开它的吞天巨口,等着所有参赛弟子自动地钻进它的肚子里,被它吞噬。

    “这龙门殿好气势,我还从未见过如此有气势的建筑呢。王师弟以为呢?”看着渐渐走近的大殿,冷凌风指点这这头巨龙,向王落辰问道。

    “呵呵,这大殿是很有气势。可是,不瞒师兄说。若是论建筑上的成就,圣境比起尘世还是有些差距的。就拿这样的建筑来说吧。尘世中一个小小的城镇,也都拥有上那么一两座的。更别说人口几百万上千万以上大城市了。哦,对了,在我们那儿,这叫体育馆或大礼堂什么的。几乎是每个城市建筑的标配。”

    王落辰听他问,不由地想起了尘世中所见过的那些比这更宏达雄伟的建筑,笑着向他介绍了一番。

    “真的?尘世中在建筑方面真的那么厉害?”冷凌风有些吃惊的问。

    “真的。因为小弟我在尘世中作为一名运动员,就经常出入于这种场馆。它们,每一座都能够容纳数万人的。规模真的很了不得的。”

    王落辰见他有些不信,将自己的亲身经历给讲述出来,以印证自己所说的并非夸大其词的虚言。

    “容纳数万人的场所,啧啧。那样的地方,一定很壮观,很带劲吧。唉,若是我能够去那样的地方看看,亲自感受一下它的雄伟,以及现场的气氛就好了。”

    大概冷凌风也是个爱热闹的人,他听了王落辰的话,不禁心生羡慕,产生出了亲自见识一下的愿望。

    “师兄你想去见识一下也不难。只要这次大比之后,你跟宫主申请随我一起去血族,不就可以趁机在尘世中走一圈儿,游览一番了吗?进一步讲,只要咱们这次和血族会盟成功,然后劝说圣境的各方势力一齐出动,将狂霸星人逐出地球,那以后咱们地球这片星域所有的世界就都是一家了。你想去哪儿不就可以去哪儿了?”王落辰听说他有这样的愿望,便替他出了主意。

    谁知,他这话才刚刚说完,旁边闪过冷泠弦笑着插话儿说:“师兄,你别瞎给他出主意到了。就我大哥,那可是我们冷月宫真正的少主。将来铁定是要继承冷月宫的人。也是我们冷月宫各位老祖宗们重点保护的人。他怎么可能有那样的自由,想去哪儿就去哪儿,随便游山玩水呢?呵呵。”

    果然,个人都有个人的烦恼。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自由。

    王落辰没想到战力高强,身份尊贵的冷凌风还有这样的烦恼,心中不禁生出几分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