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听他又一次这样说,并且其言辞很诚恳,便觉得也许他这位师伯的话是正确的。就认真地考虑了一下说道:“师伯的意思,是不是担心这次参加大比的高手太多,我的兄弟们有些不是人家的对手啊?”

    “对,师伯就是这个意思。虽然大比明文规定参加大比的弟子战力不得高过武帅。但因为身为三教大比的三教本身就带头不予遵守,导致这条规定实际上已经作废。所以,参加大比的很多人,其实力都远远超过了武帅。”

    “再加上,这次大比之前传出了什么乾坤洞不光有参悟天地法则的启示,还有大宝藏的谣言。令参加大比的高手更是激增,也令这次大比竞争的激烈程度提升了很多。因此呢,师伯觉得,你们天命社这些新弟子恐怕会应付不了这种局面呢。”

    周不通跟他进一步阐述了,他为什么要坚持让他考虑将天命社中成员留在这里的原因。

    王落辰听了他这番说明,觉得很有道理。便点了点头,向自己身边的天命社核心成员,李英晨秦俊彦他们,转述了一遍周不通的话。并且征求一下他们的意见。

    大家当然觉得这个提醒很及时,并且,也都觉得他们是应该为那些战力较弱的师弟们安全考虑一下的。便同意将他们中的一部分人留下来。

    王落辰见大家同意了,便要他们各自去劝服一些弟子。

    一开始的时候,那些弟子是很不理解的,觉得自己社长这样做是要抛弃自己,都感到很委屈。可经过大家的一番开导,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想通了。便决定留下来,在这里买彩@票,赌输赢,等消息。

    经过这样一番精简,王落辰他们这支原本两百多人的队伍,便只剩下了六七十名战力武帅上品以上的了。

    “兄弟们,谢谢你们的理解和支持。你们就安心地留在望顶台吧,我们走了。如果我们侥幸能够取得好成绩,为咱们天命社带来荣光。请你们放心,这荣光也一定会同样属于你们的。”将要离开之时,王落辰向那些留下来的弟子说道。

    “社长,你客气了。我们不是不通情理的人。我们都知道,你这样做也是为我们好。所以,社长,你和兄弟们放心的去吧。我们都会在这里替你们祈福的。”那些留下来的弟子中,有人说道。

    “嗯,好的。你们都是好兄弟。哦,对了,记得不要光祈福,还要去周师伯他们那里买我赢哦。那样的话,我保证,你们会大赚一笔的。”

    王落辰向他们一抱拳,转身离去了。不过,在离去之前,他还不忘就自己的赔率,跟大家开了一通玩笑。

    大家明白他是在说笑,但他们都没有笑。而且,不仅没有笑,他们在他离去之后,还纷纷真去了周不通那里去买他赢。

    只不过,虽然他们一开始的时候都很坚定地要买王落辰赢,但到了最后,却是个个都不知怎么搞得,全被周不通以三寸不烂之舌给劝说得改变了主意,买了他输。

    当然,买过之后不大会儿,他们就全后悔了。但,买定离手,此时再后悔却已经晚了。

    他们因此都觉得很愧疚,觉得挺对不起自己的社长的。他们还怕他知道后会责怪自己,便相互之间约定,此事万万不能说给别人听。若是有人说了,其他人必定群殴之。

    王落辰不知道他走之后,还发生了这样的趣事。

    他此刻正带领着天命社精英中的精英们,同同样缩减了队伍的冷月宫的人马,一起走在龙蟠路上。

    “王师弟,咱们可要说好了。咱们这两队人马,别管哪一队在龙门殿中占了上风,夺到数量可观的玄武令,都一定要拿出来平均分配。听见没?”冷凌风和王落辰并肩走在一起,就结成同盟的事,和他谈判说。

    “师兄,你这样不是明显要便宜我们天命社吗?我可听弦儿说了,你在圣境年轻一辈中可是数一数二的人物。此次,又带了从冷月宫年轻弟子中选拔的优胜者前来参加大比。想来夺取玄武令,对你们来说恐怕是手到擒来的事情。根本不需要我们这样的同盟,并且分给我们好处的。”

    王落辰听他这条件明显是在向自己的天命社输送利益,不禁有些感动地客气了一番。

    “师弟,话不能这么说。在大比结果没有出来之前,谁能取得什么样的成绩,没人能够说得准的。况且,我来之前,宫主她老人家也专门说了。说这次大比非同以往,恐怕没那么容易就取得好成绩。并且还说你这人有过人之处,或者会成为本次大比的一匹黑马,要我跟你多亲近亲近。遇到你有困难,就多帮帮。若是我得了好处,就多匀点儿给你。所以,你看,这并不是我个人的想法和决定。如果我真的得到好处,要给你的话,你一定不要推辞才好。”

    冷凌风见他客气,说出了一番令王落辰大感意外的话。

    “什么?宫主她老人家居然这样嘱咐你?这,这可真是让我受宠若惊了。只是,为什么啊?她不是因为弦儿和应儿的事儿,很讨厌我的吗?”王落辰不解地问。

    “呵呵。师弟,你也不用困惑。你听我把话说完嘛。”

    冷凌风从小广寒宫修炼出来后,已然知道了王落辰大闹冷月宫的事儿。因此知道王落辰为什么会有此一说。

    他笑了笑,拍了拍王落辰的肩膀,继续说:“其实,不用我说,你也一定可以猜到的。宫主之所以这样做,肯定是有原因的啊。呵呵。因为,她还说了。说你得到咱们这些师兄弟的帮助后,在将来出使血族,同他们谈判的时候,一定要记得借助血族公主的影响力,让血族更多地倾向于跟冷月宫走近。不要完全倒向五极门。免得血族会因此成为五极门的附庸,从而造成五极门在圣境更加的专横跋扈,不可一世。师弟,这下你明白了吧。”

    “唉,果真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啊。我就说嘛,宫主她老人家不会平白无故地让你帮助我的。不过,她老人家这种考虑也不是没有道理。反抗外星人的统治,是地球星域全体智慧生命共同的事业,绝不应该被别人当成维护自己个人或小集团利益的事情来引导和运作的。所以,请师兄向宫主说明,我既然同时身为五极门和冷月宫两教的弟子,自然是不会专为某一方的利益考虑的。”

    王落辰非常郑重地向冷凌风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并要他将这番话带给冷月宫的宫主冷无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