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走到吴梦雪身边,看着仍在大笑的欧阳百知问道:“怎么?我师妹的话很好笑吗?”

    “哈哈,不好笑,不好笑,一点儿都不好笑。”

    欧阳百知连连摆手,说着不好笑,但那语气里依旧带着笑意。

    “不好笑那你笑什么啊?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表情很贱啊?”王落辰收起笑容,板着脸问道。

    “好小子,你敢骂我?是不是活腻歪了?”

    以欧阳百知这样的身份,平日里别人对他说话都是客客气气的,哪有像王落辰这般态度对他讲话的?因此,听了他的话后,立刻就急了。

    他收起了笑容,向王落辰发出了威胁。

    但王落辰却并不惧怕他的威胁,笑嘻嘻地看着他说:“这这人说话真是毫无道理,骂你跟活腻歪有关系吗?你这样说,从逻辑上来说就狗屁不通,让我听不明白。呵呵。哦,我知道了。或许,你这人除了贱之外,脑子还有点儿缺吧?”

    “小子,你找死!”

    王落辰的话彻底激怒了欧阳百知。他气得浑身哆嗦,也不废话,心念一动,挥手就是一股元力向王落辰打来。

    “哟,急了。哈哈。哼!来得好!”

    王落辰见他的元力化作一头冰凤向自己袭来,知道他和欧阳家的其他人一样,所凝聚的也是水元力。便先打出一道法阵去顶托住他的元力化形攻击,同时默默催动五彩轮盘,预先调动土之元力,准备以之克制他的水元力攻击。

    然而,就在他的法阵将将要和欧阳百知的元力撞在一起的时候,猛地听到何不源发出一声断喝:“住手!”

    接着,他们的元力化形武器和法阵中间,便出现一股元力所化的银色护盾,将他们两者的攻击给完全地阻隔下来。

    “何师叔?你这是做什么?难道你要替这小子出头吗?”

    欧阳百知的实力比起何不源来虽然尚差一线,但因为自己有家族势力撑腰,对何不源的战力并不畏惧。

    “哈哈,欧阳师侄误会了。我不是要替这小子出头,也不是要管闲事,而是要提醒你们俩一句。在你们之前,已经有十数批江湖各派的弟子离开这望顶台上了龙蟠路。他们人数也不少,其中也有很多实力不错的年轻人。倘若你们这两帮人继续在这里大打出手,纠缠不休的话,恐怕他们会趁着你们没到,先把玄武令抢光了呢。”何不源看了看他们俩,端起长辈的架子,一脸严肃地提醒说。

    “抢光了也不怕。大不了我到了龙门殿里,再把它们给抢回来。而且,我现在就在这里撂下话来。今年大比的玄武令我要拿大头儿,谁敢跟我抢,我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对于何不源地提醒,欧阳百知傲慢地回应道。

    “啧啧!山上风大,你也不怕闪了舌头。真是好笑,三教大比乃是江湖圣境中冷月宫、炽日教和五极门三教共同发起,协力举办,江湖各派青年才俊尽数参加的。又并非你五极门欧阳家一人包办的。难道,这玄武令也随你的意思内定吗?呵呵。”

    欧阳百知傲慢的话语才刚出口,冷泠弦的身旁一位峨冠博带、高大英俊的青年便将其冷嘲热讽了一顿。

    “你又是何人?又凭什么这样跟我说话?”

    欧阳百知被那人给笑话了,马上指着那人怒喝道。

    针对他的喝问,那人还没有做出回答,旁边的冷泠弦就说话了:“你伸着两根狗爪子乱指什么?小心我哥‘冰轮一闪’冷凌风把你指头削掉。”

    “冷凌风?他的战力不是已经达到半步武圣的境界了吗?怎么还会参加这次大比?这不公平啊。我要向大比组委会投诉你们冷月宫违规。”

    欧阳百知听到冷凌风的名字,或许是出于畏惧,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并指责冷月宫不遵守大比规矩。

    “投诉?切,你也好意思说?请问,你是什么战力?是武帅吗?我跟你说,你要是武帅,我就随便你投诉。可惜啊,欧阳百知,你自己根本就不该出现在这里,却反过来倒打一耙,指责我违规。哈哈,真是可笑。”冷凌风向前一步,轻轻挑了挑自己两条如利剑般的眉毛,反唇相讥道。

    “你……”

    冷凌风一语中的,欧阳百知被他给说的无话可说了。

    “好啦,欧阳师侄,冷少侠还有王落辰,你们都不要在争吵不休了。如果你们想要争夺玄武令话,还是赶快上山吧。何师弟刚才说的没错,山上的确有不少高手。其中,就有炽日教的少主‘火舞山河’阳斩星,以及江湖上其他成名的人物。你看,其实你们对手的竞争力还是很大的。你们现在谁都不能说是胜券在握的。所以,……”

    欧阳百知语塞,两方的言语交锋出现了非常短暂的停歇,周不通就趁此机会也提醒了他们一番。

    “真的吗?周师伯,连阳斩星也来了?那好吧,算他们今天走运。我就暂时放过他们吧。不过,王落辰,你听着。除非你进不了龙门殿,只要你进入了龙门殿参与争夺玄武令。哼哼,你就给我小心着点儿吧。”

    欧阳百知听了周不通的话,得知另一个实力很强的对手阳斩星已经先行一步了。他心里顿时没有了原先那种玄武令舍我其谁的信心。因此,便以手指指点了王落辰两下,招呼着司徒无言等人快速离去。

    “呵呵,欧阳兄一路好走。一定要早上龙门殿替我把玄武令夺了,好好保存着。我随后可是要去取的。”

    见他撂下句狠话便匆匆离去,王落辰就他刚才的话,在其身后毫不示弱喊道。

    “哼!够胆你就来!”

    已经走进黑暗里的欧阳百知,远远地再发一言。

    “好啦,王落辰,他走远了。你就少说两句吧。”见王落辰还要回击欧阳百知的话,周不通向他摆了摆手说。

    “既然师伯发话了。那好吧,我就暂时不跟他计较了。反正,等会儿到了龙门殿,有的是机会教训他。”王落辰向周不通微微一笑,给了他一个面子,不说什么了。

    “哦,听你这话,你还是坚持登顶,去争夺玄武令啊。唉,你还真是不自量力呢。不过,年轻人嘛,不都是这么不知天高地厚、无知无畏的吗?只是,作为师伯,我还是得再劝你一句。你要去吃苦头你就去吧,你的这些师兄弟们,还是别让他们跟着你一块儿去了。我是怕他们会受伤啊。”周不通靠近王落辰,再次小声儿的提醒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