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他们的惊呼声发出的时候,一道蓝色光华蓦地从乱石堆旁射向司徒洲的脑后。(书屋 shu05.com)

    “卑鄙!谁?竟然从背后偷袭。”

    一名青年跳到司徒洲身后,将那道光华给挡住,向乱石堆处喝问。

    而与此同时,司徒洲的拳头也已经和某人的拳头怼上了。

    只是,那拳头的硬度,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当他的拳头跟它怼上后,就感觉像是捶打到钢铁上一样,滋味儿难受。

    “啪!”

    两人的拳头相撞击,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

    “哎哟!”

    接着,司徒洲因为手上痛彻心扉的疼痛,发出了一声痛呼。

    “哈哈,司徒兄,你一个大男人跟小妹妹拼拳头,你不觉得脸红吗?”

    在他痛呼发出的时候,场间响起讥笑的话语。

    “王落辰,你这卑鄙小人,居然玩儿偷袭。”

    司徒洲看着刚刚以无比迅捷的速度将吴梦雪揽入怀中,硬怼了自己一下的那名少年,愤怒地指责道。

    “哎!这怎么是偷袭呢?我不过是替我师妹接了你一拳而已,又没有使用暗器。很光明正大嘛。哈哈。”

    王落辰放开吴梦雪,笑嘻嘻地看着司徒洲,辩解道。

    “哼!打不过就打不过嘛,何必找理由呢?你若不服,不如你再出手试试。”

    吴梦雪得了便宜卖乖地瞪了他一眼,也讥笑他说。

    “司徒兄,别饶了他们,他们们天命社的人都一样。就会偷袭,你看这是什么。”

    此时,替司徒洲挡住刚才那道蓝色光华的青年,晃了晃被自己手指给夹住的那支加了晶石的蓝光星镖,一脸不屑地说道。

    “少胡说啊。谁跟你说的我是天命社人?”

    那青年的话音刚落,乱石堆旁又闪出一队人马。为首的是一名肤白貌美,身穿流光羽衣,翩然若仙的玲珑少女。

    “弦儿!你来了。谢谢你帮我打狗!”

    “冷月宫?你为什么替他们出手?”

    见到那名少女,吴梦雪和司徒洲异口不同声地问道。

    冷泠弦朝着王落辰和吴梦雪甜甜地一笑,三步两步地跑到他们身边,拉起吴梦雪的手转了两圈儿,然后调皮地向司徒洲做了个鬼脸儿说:“我乐意。你管得着吗?哼!”

    “洲哥,立哥,这少女叫冷泠弦,是冷月宫的少主,也是王落辰新认的师妹。所以她才会帮他。”

    被这少女给顶撞了一句,刚要发作,乱石堆旁那条上山的唯一的山道上,又有人来了。

    这回,来的是王落辰他们的老仇人兼老熟人儿,欧阳靖和司徒康以及刚结下的仇人,司徒家的少主司徒无言等人。

    欧阳靖对王落辰这边儿的情况时刻注意,故而很清楚他和冷月宫少主冷泠弦的关系。所以,一现身就点明了冷泠弦的身份。

    “好臭,好臭,我的名字也是你这张臭嘴巴叫的么?不行,你叫污了我的名字,必须得向我道歉。”

    冷泠弦听来人叫出自己的名字,且是跟师兄王落辰对立的那一帮人一伙儿的,心里很是厌烦,便不依他。

    “你这小丫头好没道理,你起了名字就是让人家叫的呀,人家叫一下还不许了?还真是蛮不讲理呢。”

    冷泠弦的话,让欧阳靖觉得可气,便要跟她计较一番,却被身旁一人伸手挡住。

    然后,就听那名模样英俊,看起来很有些男神范儿的白衣男子,凝视着冷泠弦,慢声细语地数落了一句。

    “你又是谁?看着人长得俊俏,说话却像放屁一样臭不可闻。我的名字虽然说是被人家叫的,但却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叫得的。比如,像你身边的这些臭男人就是不能叫的。那样会污了我的名字。”

    冷泠弦被他数落,哪肯吃亏?马上反弹回去。

    “哈哈,表姐,没想到你骂人的功夫这么好啊。你说的没错,咱们女儿家的名字,还真是不能随便什么人都能够叫的。即便那人是欧阳家的少主,殴阳百知也不行。”

    冷泠弦的话才出口,马上就有人应声儿。不用说,这一回,还是从乱石堆旁的小道儿上传来的。

    这名让人一看就觉得古灵精怪的少女一来,就将那白衣男子的身份给点明了。

    “应儿,你们怎么才来?”

    冷泠弦听到那少女的声音,还没等她来到近前,就跑了过去,跟她抱在了一起。

    不错,来人正是卓应儿。

    随同她一起到来的还有赵思雅、秦俊彦、李英晨他们这些从另外两路上山的天命社成员。只是,从他们锐减的人数可以看出,他们这两路在上山的途中,肯定也遇到了不少的阻碍。

    他们一到,马上就和王落辰他们汇聚到一处,互相拥抱在一起,彼此讲述此行的坎坷。

    那殴阳百知见他们人强马壮的,不禁皱了皱眉头,向身旁的司徒无言说道:“司徒,卓应儿那鬼丫头他们那边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比咱们的还多。这对咱们待会儿在龙门殿里的玄武令争夺战可不利啊。”

    “欧阳,别担心。他们这帮人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别看人数众多,可因为都没有多少练功资源,除了个别人之外,战力都不值一提。况且,他们才只是走到这‘望顶台’,还要走过龙蟠路这条充满考验的登天之路才能到达龙门殿。说不定,等走过这条路之后,他们就所剩无几了呢。”

    司徒无言指点着天命社这边的人员,为殴阳百知点出战力较强的几人之后,坏坏地一笑,说道。

    “这倒是啊。哈哈,听你这么一说,我感觉,还真是我多虑了。”

    殴阳百知冲他点了点头,自认多虑。然后,提高嗓门儿,向王落辰他们这边喊道:“喂,我说你们的该热乎完了吧?热乎完了的话,咱们就接着算算刚才的账吧。”

    “慌什么?账嘛,我们当然是要跟你们算的。”吴梦雪听他再提刚才的旧账,向前一步说,“这样吧,只要你们宏图社能把刚才那个瞧不起我师兄的家伙,交出来让我给打一顿。那咱们之间的账嘛,就一笔勾销了。”

    “哈哈……”

    她的话引来殴阳百知的一阵大笑。

    他这种刻意装出来的大笑,非常令人讨厌,王落辰不禁皱了皱眉头,便想要出言讥讽他两句。

    就在此时,一直在一旁没有说话的沙傲云轻轻扯了一下他的衣袖,小声儿提醒说:“师弟,这家伙从小就是练武奇才,所以才被家里给改了名字叫百知。他实力着实很强,据说已接近破境,进入武圣。你要小心。”

    “哦,已近破境?那应该跟咱们在尘世遇到的那名狂霸星人霸神齐赞差不多了。实力的确很强。是应该要当心的。”

    王落辰向沙傲云点点头,然后走了出去。

    虽然知道对方实力很强,但身为天命社的社长,此时他却是不能缩在后面不出声儿的。所以,他还是依旧步履坚定,面带微笑地走向了双方对峙的人群的中央。

    如殴阳百知所说,他也要跟对方算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