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说完,就要带着天命社的众人离去。但才刚抬脚,就被周不通给叫住了“哎,王落辰,你别走啊。你知道这龙蟠路上多危险吗?像你这种赔率一赔一千,十分不被大家看好的人物,还是不要上去了吧。”

    周不通这话立刻在现场引起了一阵躁动。正在争着买彩票的人们,纷纷扭过头来,想看一下这位鼎鼎有名的,赔率十分惊人的人物长得到底什么样子。

    王落辰听他这样说,停步转身,冲在场众人招了招手,然后向周不通笑着说:“师伯,怎么?前面这条路很凶险吗?”

    “对啊,这条路是进入龙门殿的最后一关。上面机关重重,危机四伏,战力低微的,非但通不过去,而且很可能负伤下来。所以,我劝你还是不要上去了。”周不通一脸诚恳地劝说道。

    “谢谢师伯提醒,我会小心的。”王落辰听了他的劝说,向他一拱手,随口说了一句,然后依旧转身离去。

    “怎么?你真不打算考虑一下吗?还有你身边的这些同伴,你们也跟他一样,不替自己打算打算吗?唉,年轻人啊,不是我说你们。我觉得你们这些人中间,十有八@九是无法通过这段路达到峰顶的。他自觉战力了得,要去挑战。你们跟他不同,战力本身就不怎么样,何必要陪着他去吃苦头呢?”

    听他这意思,好像是见王落辰不肯听劝,就把劝说的重点放在了王落辰旁边的人身上。

    谁知,王落辰旁边的人都跟王落辰一个脾气。他们听了他的话,要么不予理睬,要么就站出来说,他们才不怕吃苦呢。哪怕前路凶险,他们也要跟着王落辰走下去。

    而且他们中间还有人说:“这位师伯,你也不必相劝。我们这些人战力是低微了些。或者根本就不足以通过前面的关卡,登上峰顶。但我们至少可以替我们的社长挡住一些伤害,让他登顶变得顺利一些。我们这些人就是我们社长的炮灰,而且是心甘情愿的炮灰。一句话,为了社长,我们死都情愿。”

    这人的话说的十分的慷慨激扬,令在场的人听了都发出了一阵喝彩。

    “好,说的太好了。这才叫真兄弟。”

    “对啊,真想不到,叫王落辰的这名少年身边竟有这么一帮令人羡慕的兄弟。”

    “这话说的真是叫人感动啊。妈呀,我眼泪都留下来了。”

    “能让别人为他去死!这王落辰真不一般啊。或者有其过人之处。”

    “原来我不看好这刚刚在五极门蹿红的王落辰,不过经过今天的事,我觉得他也很有可能入围呢。”

    “嗯,我也有这样的想法儿。看来,这小子,值得我们赌一把啊。”

    这些人议论纷纷了一阵儿。然后,他们中间就有人举了起一只钱袋儿向周不通说:“我决定了,要在王落辰身上下注。”

    紧跟在他之后,也有很多人都提出要下注。

    周不通一听,赶忙问:“好啊,欢迎下注啊。你们是要买他赢吧。钱拿过来,我这就给你们彩@票。”

    “不不不,你老人家不要搞错了。我们虽然在他身上下注,却不是要买他赢。而是要买他输。”最先举起钱袋儿的那人头摇得像货郎鼓一样说。

    他这话说的有些令人意外,吴梦雪听了之后,马上很不解地问了声:“什么?你要买我师兄输?为什么?你不是因为看到我们这些兄弟都肯为他去牺牲,心里觉得我师兄有希望夺得玄武令,才下注的吗?”

    “不不不,这位姑娘,我想你误会了。我才不是因为觉得他希望才下注的。虽然说你们这些人肯为他去死的精神很感人。但是,你们不觉得,你们之所以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不恰恰正说明了你们本身对他也没有什么信心吗?唉,世界上的悲情英雄很多的,而且大多下场不太好。所以,我必须得买他输。不然,我就赔钱了啊。”

    这人听吴梦雪问自己,依旧将头摇得像货郎鼓一样。并将自己买王落辰输的理由给说了出来。

    “你,胡说八道什么?欠揍啊?真是气死我了。”他的话,还有他不停摇晃脑袋的神态,让吴梦雪心里来气,眼睛一瞪,就要上来教训他一番。

    “喂,小姑娘,你要干嘛?别怪我没有警告你啊。虽然咱们都是来参加大比的,但是在没有进入龙门殿之前,彼此间是不能私斗的。否则,就会被大比组委会给取消继续参加大比的资格。”

    那人见吴梦雪要动手,唯恐她会叫上身边的那六七十个同伴一起上来群殴他,就赶忙抬出了三教大比的规定来镇压她。

    “取消资格怎么了?你敢看不起我师兄,今天就算是被取消了比赛资格,我也要把你给揍个生活不能自理。”

    吴梦雪本来就没想过要夺玄武令,所以才不怕什么大比的规则呢。她向自己身边的弟子一招呼,就要上来修理他。

    “干什么?仗着人多欺负人吗?告诉你,他是我们宏图社的成员,你们敢动他一指头,就是跟我们宏图社过不去。”

    吴梦雪刚要动手,一声断喝从他们刚刚走过的那个乱石堆旁传了过来。

    接着,一名留着络腮胡子的高个儿青年带着大约一百多人快步步入了这块位于龙蟠路旁的平台。

    “哼!我道是谁?原来是‘孤舟笠翁’,欧阳立和司徒洲来了?怪不得口气那么大呢。不过,我今天还就偏要欺负他了呢。看你们能把我怎样。”

    当他们一行人走进晶石灯的光芒中,渐渐显露出自己的面貌后,吴梦雪冷冷地说了一句,然后继续向刚才那名声称要买王落辰输的人走了过去。

    “放肆!吴梦雪,我劝你不要欺人太甚了。”

    见她不肯罢手,司徒洲用力一踏脚下的山石,身体腾空,忽的一下挡在了吴梦雪的面前。

    “干什么?好狗不挡道儿,你赶快给我起开。”

    吴梦雪见他真敢拦着自己,气呼呼地骂了一句,就一拳打了过去。

    “你,真敢动手?”

    见她真的动起拳脚,司徒洲呵斥一声,也一拳打了出来,要硬怼她这一拳。

    他的战力高于吴梦雪,两人的拳头若是怼上,吴梦雪肯定要吃亏。

    “小心啊,美女!”

    “对,不要硬怼!”

    “小妹妹,快躲开啊!”

    见到这种情形,周围的看客中有喜欢替美女担心的,出于怜香惜玉的习惯,忍不住发出了惊呼。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