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蜥血流的越来越多,脚步也越来越沉重,它嘴里发出低沉的哀鸣,不甘心地向所有人甩了甩自己的头颅和尾巴,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好!终于死了。哈哈。”

    它倒下之后,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欢呼了起来。

    而王落辰此时也已经洗干净了身体,换上干净衣服回到了大家身边。

    见巨蜥死掉,大家欢呼,他向他们挥了挥手,然后说道:“好啦,好啦,大家都安静。现在还不是庆祝的时候。而且,大家不要忘了,这里面还有很多小蜥蜴,如果它们再次袭来,对咱们来说也是麻烦事儿。所以,大家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

    王落辰的话就是命令,大家听了赶紧重整队伍,跟在他的身后,迅速走出了潜龙溪岩洞。

    出去之后,借着月光,他们就看到了前方不远处那一条直直的全部由台阶组成的山道。

    这山道蜿蜒曲折,盘亘在陡峭的山峰之上,比他们刚刚经过的那绳索和木板做成的悬梯更像一条通天之梯。

    “师弟师妹以及诸位,你们看,前面这条路直插天际的路便是龙蟠路。从这儿上去,就是龙门峰的顶峰了。”沙傲云指着前面险峻的石阶路,向大家伙介绍说。

    “啊,太好了,我们终于快要登顶了。”听说过了这道山道,便是峰顶龙门殿,吴梦雪高兴地喊了起来。

    不光她,其他人也是这样,他们都和她一样蹦跳着发出了欢呼。

    “别激动,别激动。镇定,镇定。哈哈。大家一定要镇定。不要忘了,世间的事情,往往都是到了最后时刻,考验越多。所以,别看龙门峰已经近在咫尺了,说不定咱们就在这儿被不可预知困难给挡住了呢。”

    见大家情绪又有些浮躁,王落辰赶紧地提醒大家。

    “师弟说的没错,咱们千万不要过于乐观。这条路是所有队伍的必经之路,也许就会有人在这个地方动歪脑筋,用一些诡计让大家上不去。”沙傲云也赞同他的观点,劝大家戒骄戒躁。

    大家听了两人的话,觉得很有道理,便不再欢呼,纷纷平复了一下心情,向王落辰表示自己会注意的。

    王落辰见大家这种态度,便笑了笑,说道:“大家也不用过意不去。我这样说,没有责备大家的意思,我只是希望咱们所有人都能够提高警惕,别在待会儿登山的途中中了别人的招儿。你们想想,都已经到这儿了,如果因为自己的一时大意儿而被迫退出大比,岂不是就太可惜了?”

    说着,他便招呼着大家继续前进。很快的,他们就来到了龙蟠路的起始处。

    到了这儿,王落辰要大家稍稍停驻了片刻。待他以神识向道路的两旁探查了一下,在确信这里没有什么危险之后,才和大家一同登上这条陡峭的山道。

    他们拾级而上,大概走了三百多个台阶。在绕过一堆数十丈方圆巨石堆之后,眼前突然有一片光华射来,并且耳畔还听到了嘈杂的人声。

    “怎么回事儿?前面的人在干什么?”吴梦雪被突然出现的光亮给吓到了,一把抱住王落辰的胳膊问。

    “哈哈,师妹,不用惊慌,前面这些人并不是坏人。而是赌徒。”

    王落辰伸手在她的头上拍了拍,并用另一只手替她遮挡住前面那些晶石灯所射来的光芒,以让她看清前面的景物。笑着跟她解释了前面的人在干什么。

    原来,他早已以神识感知到这些人的存在,并且也弄清了他们手里举着晶石灯,聚集在前面这块山道旁的平台在做什么。

    他们都在为今年这场大比的各派输赢,以及能够得到玄武令,进入乾坤洞的人都有谁在争着向某人下注。

    而被这群略显疯狂的人围在中间的主持赌局的庄家,赫然正是护宗大殿的殿主何不源和五极门藏书阁的阁主周不通。

    他们两个相互配合,一个负责收江湖币,一个负责发一种类似于彩@票的凭证。

    “不要慌,不要慌啊,一个一个来。我们保证大家在今晚的大比结束前,都可以下好赌注。”

    何不源挡在周不通的前面,抱着一只用来装钱的箱子,一边维持着现场的秩序,一边向大家大声地喊道。

    “对对,反正你们都是对能够夺到玄武令没什么信心,不愿意走前面凶险的龙蟠路的人,何必那么着急呢?我跟你们说,以我的经验。所有有能力通过龙蟠路的人,都是相当有实力的人物。他们在龙门殿的争夺肯定会非常激烈,也肯定会花费很多时间的。因此大比结果没那么容易出来的,你们大可以排好队,一个一个的来下注。不必如此争抢的。”

    躲在何不源的后面,斜挎着一只布包儿的周不通,气定神闲地对那些急于下注,好早点儿上去看玄武令花落谁家的弟子们慢吞吞地说道。

    “周师伯,你这话是不错。可是,根据我家亲戚的情报。这次大比有几人的成绩已经超出了大家比赛前的预期。我们都感觉将钱押到这些人身上会大有赚头儿。因此,大家才觉得若不趁早下注,恐怕会落在别人的后面,无法买到竞猜彩@票的。您看,事关收益,不争不行啊。”周不通的话才刚讲完,围在他们两人周围的弟子中立刻就有人反驳他的论调。

    “呵呵,买不到彩票?怎么可能?我跟你说,我们这次准备了充足的彩票,绝对可以满足你们的需要。而且,除此之外,我们还在龙门殿安排了专门的人员,以随时获取第一手的玄武令抢夺战战报。我跟你们保证,我们绝对会能够做到,即使在大比结束前的最后一分钟前,你们也可以实时下注。所以,你们真的不必这么争抢,你们这样,我老人家很累心的。你们想想,若是把我老人家给累坏了,你们才真是买不到彩@票了呢。”

    周不通一边从布包里取出一名弟子所要购买的彩票,一边继续劝大家不要争抢,免得将他给吵闹的心烦犯病。

    他如此一说,还真就起了作用,那些乱哄哄争着下注的弟子,慢慢地都变得安静有序了起来。

    到了这个时候,王落辰和沙傲云他们才走过来。

    离得远远儿的,王落辰便向周不通行礼,并高声问道:“周师伯,你老人家改行儿了吗?怎么在这儿卖起彩票来了?哈哈。”

    “王落辰,是你吗?师伯老眼昏花看不清,你走过来让我瞧瞧。”

    周不通听到王落辰略带几分调侃意味的话语,心里暗暗说了句你这家伙来得正好。若不是因为你,我老人家还不用在这山道旁边受罪呢。

    因而,便叫他到自己身边来,打算趁机小声儿埋怨他两句。

    谁知,王落辰到他叫自己,却连连摆手说:“师伯,我不买彩@票,你不用这么热情。你老人家还是赶紧忙你的吧。你看,这么多师兄弟以及江湖同道都等着呢。嘻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