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刚才,这些小蜥蜴仓皇散去,对沙傲云吴梦雪他们来说,绝对是个好消息。但此时,正值那巨蜥因吃痛而四处乱冲的时候,它们猛地散去,却并非什么好事儿。

    因为,在没有别的目标可以发泄自己心中怒火的前提下,巨蜥会很自然地就将吴梦雪他们当成了自己的目标。

    这大家伙内脏受损,吃痛不小。在疼痛的刺激下,做出的反应之剧烈可想而知。由此带给其他人的冲击之猛,当然也是非一般人所能承受的。

    所以,沙傲云他们尽管也有六七十人,且实力不弱,但还是不愿与之正面交锋。

    见它袭来,他们个个都施展轻功,飞速的避开,任凭那怪物因为扑空而变得更加的狂暴。

    可是,那巨蜥移动的速度很快,一会儿的工夫就要在他们每个人面前转上一圈儿,令他们不得不疲于应付。

    这样不停地跳来跳去地躲他,也是很费体力的。因此,他们都盼望王落辰能够早点儿将这大家伙给杀死。

    王落辰呢?他在干什么呢?

    他当然还是在努力地向巨蜥的心脏部位前进啊。可是因为这家伙在胃壁被他割开后,受到刺激不停地跑动,让身处其体内的他也不得不随之晃来晃去。

    乱晃导致他在里面无法站稳,行动困难,速度自然不快。

    “这样不行啊,得换个行走的办法,不然去它的心脏还真有些费事呢。”

    无法顺利实施自己的计划,王落辰以神识感知着外面的情形,心里也有些着急。便决定不再以用脚走路的方法前行,而是采取以将千绝剑插进巨蜥的体内借力的方法,攀趴着前进。

    这样一弄,他就再也不怕巨蜥身体的乱晃了,前进的速度也就快了许多。

    过了没多长时间,他就来到了一坨足有一人多高,不停跳动,并发出像战鼓一样的“咚咚”声的球形肉团儿跟前。

    显而易见,这里就是那家伙的心脏了。王落辰一到这儿,就毫不犹豫地冲上去,挥动千绝剑不停刺了起来。

    一剑,两剑,三剑。

    这家伙的心脏表面有一层十分坚韧的保护膜,王落辰足足刺了三剑,才刺进去。

    “噗呲!”

    终于,千绝剑贯穿了心肌,在上面插出一个洞。

    洞口才一开,心脏里热乎乎的血液就像喷泉般激射了出来,喷了无处可躲的王落辰一身。

    那血液黏糊糊的,让王落辰感到很恶心,便想要避开。

    但是,他心里明白,仅仅这一个小洞,一时半会儿的还不能将这巨蜥的血给放干净。要杀死它,还得再做点儿什么才行。

    于是,便忍受着血液的浇淋,再次向前,将千绝剑插入这血洞里,狠狠地横切了开去,将这洞口又给扩大了近一尺。

    这一下,巨蜥的血液便好像有个潜水泵儿在专门地抽取一般,滚滚流了出来。

    血液一下子涌出这么多,很快就将这心脏周围的空间都给充满了。

    王落辰的身体一下子被泡在了血液中,不由自主地浮了起来,随着它的晃荡不停地起伏。

    在巨蜥不停地晃动中,被这腥臭的东西给包裹着,滋味儿并不好受。王落辰便想要尽快从这儿出去。

    他琢磨,这巨蜥的心脏肯定是吊在在前腿儿的位置,那么它上面就应该是脊柱和肋骨,很不好突破,不能从那儿走。而相反的,心脏的下面,应该就是巨蜥的肚皮。那地方应该比较柔软,利于破开,是他从这儿出去的好去处。

    于是,他便将身体潜入血液之中,以千绝剑劈开位于心脏下面的血肉和隔膜,向前钻了过去。

    经过一番努力,当他手中的千绝剑在切割的过程中感到困难之时,他便知道,剑锋已经出击到巨蜥的肚皮了。

    “哈哈,胜利在望了。”

    王落辰心中一喜,更加用力挥动手里的利剑,很快地就将横档在面前的巨蜥肚皮给割开了。

    “噗!”

    随着肚皮切开,巨蜥地血液从那里喷了出去,一股新鲜的空气随着一丝光亮,逆着血流一同钻了进来。

    王落辰感受到这光与空气,便将千绝剑收起,伸出双手在那开口处用力一撕,双腿猛地一蹬巨蜥腹中的脏器,哧溜一下钻了出来。

    由于巨蜥体型巨大,它的腹部距离地面尚有四五米高,且它又正处于奔跑之中。他由它腹中钻出来之后,为避免撞击到地面或被它的后腿儿给踩踏,便赶忙复刻出一道法阵,将自己从它腹下给推向了一旁。

    “大家快看,那是什么从巨蜥的肚子里钻出来了?”

    他刚刚从巨蜥腹中出来,就被人给发现了。那人立刻指着他向其他人诧异地问道。

    “笨蛋,这还用问?肯定是社长想办法出来了。”

    旁边的人略微一想,奚落他说。

    “果然是社长啊!刚才因为他浑身都沾满了血液,出来的又突然,我一时看不出来。嘿嘿。”最开始发现他的那人,仔细看了看他,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笑道。

    而就在他们说话的这工夫,吴梦雪和沙傲云已经抢先一步向他靠了过去。

    不想,见她俩要靠过来,王落辰却向后退去并向她们连连摆手说:“云姐,梦雪,你们别过来,我身上的味道太难闻了。我得先去溪流里洗洗才能和你们亲近。”

    “洗洗?好吧。你这样儿的确是够可以的。只是,这巨蜥怎么办?它会死吗?”听他这样说,吴梦雪停止了奔向他的脚步,指着犹在乱蹦跶的巨蜥问道。

    她的问题,没等王落辰回答,沙傲云便抢先笑着说道:“师妹,你这问题就有些多余了。你看,师弟都带着一身血出来了。就说明他肯定是在巨蜥腹中进行完一番破坏了,那巨蜥哪还有不死的道理。所以,它肯定必死无疑,你不用担心的。”

    “哦,是这样吗?师兄。”

    沙傲云所说的,吴梦雪有些不信。因此,便向王落辰求证。

    “不错,巨蜥的心脏已经被我给割开了一道大大的口子。鲜血哗哗地往外流个不停。要不,我也不会弄成这模样儿啊。所以说,梦雪,你放心吧。巨蜥活不长了。它越是这样瞎蹦跶,死得就越快。哈哈。”

    王落辰大笑着确证了沙傲云的推测,便催动法阵,一头钻进了潜龙溪里洗澡去了。

    他洗澡是要脱光衣服的,沙傲云和吴梦雪不宜近前观看,就各自转身,面朝巨蜥,见证它最后的时刻。

    巨蜥此时仍在奔突,却因不断从口鼻和腹部流出的血液,越来越虚弱。这从它的奔跑速度越来越慢就可以看出来。

    它,真的活不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