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蜥得意了,高兴了。眼见王落辰被巨蜥吞噬的吴梦雪和沙傲云,以及天命社的成员们却伤心了,愤怒了。

    他们痛哭着,大吼着,疯了一样从潜龙溪岩洞的出口处,重新向蜥蜴群冲了过来。

    “咱们跟这帮畜生拼了。走,过去杀光他们,为社长报仇!”

    天命社的众人嘴里咒骂着,喊叫着,将元力化形武器发挥到极致,不顾一切地冲进蜥蜴群。

    他们一路厮杀,目标直指那头巨蜥。

    随同他们一起吴梦雪,此时双眼冒火,状如疯魔一般喊着“我要将你们碎尸万段,我要你们全都为师兄陪葬”等话语,手起剑落,将所有的蜥蜴都当成了仇人,毫不留情地屠戮起来。

    “师弟,你千万不要有事儿啊。云姐来救你了。”

    沙傲云却跟他们不同。

    她并不参与斩杀蜥蜴。而是不惜耗费元力,展开精妙的身法,从它们中间想尽一切办法冲向了那头巨蜥。

    她希望自己可以赶在巨蜥的胃液将王落辰给杀死之前,把这大家伙的肚子剖开,救出自己的爱人来。

    虽然,她也知道,就凭她的实力,想要做到这一点几乎是不可能的。但她还是按照这个想法去努力了。

    或许是上天眷顾,经过一番努力,仅仅半分钟后,高速奔走的她竟如愿以偿到了那头巨蜥跟前。

    毫不犹豫,她将体内所有的元力调集出来,幻化成一柄金蛇巨剑,向那蜥蜴斩去。

    然而,那巨蜥也不笨,它见对方使出声势惊人的攻击,马上一扭身子,巧妙地跳到一边,避开了她这足以将自己劈成重伤的一剑。

    “混蛋!可恶!”

    看着自己的巨剑没有斩到巨蜥,只是将一群倒霉的小蜥蜴给斩成残肢断体。沙傲云气恼地骂了一句。

    接着,她便控制着因为消耗,体型已经小了一大半的金剑继续追击那巨蜥。

    但巨蜥好像知道厉害,并不跟她的巨剑硬碰硬,只是一味闪躲。

    它的身体很灵活,令沙傲云连斩不中,她更气了。嘴里连连发出咬牙切齿地痛骂,收起元力所化的金剑,手里握着一把宝剑,展开五极门的绝妙身法,直接追击了过去。

    可她的这番努力,依旧是无用的。

    那巨蜥体型巨大,身高腿长,肌肉有力,一个跳跃就是二三十米,根本就不是她这个人类所能够追上的。

    更何况,在这一过程中,她还要随时应付那些从一旁弹射出的小蜥蜴的舌头,速度根本就没法儿追上它。

    “孽畜!有种的你别跑!我非杀了你不可。”她嘴里恨恨地骂着。

    而心里,却是在暗暗地发誓:“师弟啊,是师姐不好,是师姐没用,救不了你。不过,师姐发誓,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将这条巨蜥给杀死,为你报仇。”

    “哈哈!云姐,你对我可真好。我王落辰做鬼也要和你在一起。”她刚刚发完誓,识海里却突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意念。

    “师弟,你还没死?你在哪儿?快出来啊。别吓我好不好?”

    沙傲云得到这个意念后,意识到王落辰很可能没事,高兴地向四周喊道。

    而此时已经冲到她身边的吴梦雪和天命社众人,听到她突然喊出这样的话来,不禁非常吃惊。连忙关切地查看她,是不是因为伤心和愤怒脑子坏掉了。

    “师妹,诸位师弟,我没疯,师弟真的以神识跟我交流了。”沙傲云向他们解释说。

    “云姐,从感情上说,我很愿意希望你说的就是真的。可是,师兄被巨蜥吞到肚子里是咱们大家亲眼所见。难道是假的不成?姐啊,你醒醒吧。他都被那畜生给吞到肚子里去了。还能活吗?”

    吴梦雪对她这话却是不信,她只当这是她伤心过头之后出现的幻觉。因而将她紧紧抱住,哭着要她醒悟过来。免得因为这样的想法而疯掉。

    可是,就在她的话刚刚才说完,她自己却也听到了王落辰的声音:“哈哈,傻师妹。是谁跟你说被巨蜥吞到肚子里就一定得死的?我这不是好端端地活着,并打算将这巨蜥给剥皮,为你们两人做皮衣了吗?”

    这一回,王落辰是用嘴巴发出的声音。

    这样以来,就不光吴梦雪能听到了,其他人也能听到了。

    只是听了这话,大家不禁面面相觑,不明白王落辰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们不明白,沙傲云却是明白的。她听到王落辰的话以后,指着巨蜥向大家说:“快,师弟在巨蜥的肚子里还活着。咱们赶快合力将巨蜥杀掉,剖开这畜生的肚子将他给救出来。”

    大家一听这话,才恍然大悟。

    仔细想想也对啊。王落辰身体迥异常人,在潭水里闭气老半天都没有被憋死。他才刚刚被巨蜥给吞到肚子里去,哪里会那么快死掉?

    明白了这一点,大家便都赶快行动起来,一起追击那巨蜥。

    但当大家一起杀掉挡在前面的小蜥蜴,接近巨蜥,准备发动攻击时,却又听到王落辰的声音从巨蜥身体里传了出来:“注意,我要开始杀巨蜥了。因为痛苦,这家伙待会儿的反应会比较大。所以,大家就都别过来了,免得它痛极之下会发狂,胡乱伤人。”

    原来,身处巨蜥肚子里的王落辰经过最初的不适之后,已经能够用神识感知巨蜥的体内组织,并找到它的心脏所在了。

    此刻,正准备过去将他的心脏击碎,彻底将其杀死。

    不过,他知道冷血动物就算是心脏碎掉,也不会马上死去。相反地,它们还会因为痛苦出现发狂的症状。

    在那种情形下,它们的破坏力是很惊人的。很可能会对靠近自己的生命造成伤害。

    因此,他才向准备过来解救自己的同伴做出了预警。

    接着,在感知到大家听话地走开之后,他复刻出一道法阵护住自己的身体,开始以千绝剑切割巨蜥的胃壁。

    千绝剑削铁如泥,巨蜥的皮肉虽然结实,但那是外部的,不是内里的。因而他毫不费力的就将巨蜥的胃壁割开了一道大口子,并从中钻了出去。

    他的这番动作,让巨蜥的胃壁流淌出了大量的鲜血,并给它带来了非常巨大的痛苦。

    它在感受到这股剧痛之后,惨叫着,开始在蜥蜴群里疯狂地冲撞起来。

    可怜那些小蜥蜴,哪里经得起它这样的踩踏和撞击,免不得一个个都吐血死去。

    蜥蜴群顿时一片混乱。

    为求自保,小蜥蜴们聚成一团,开始跟巨蜥对抗。

    一时间,它们都纷纷不顾一切地上去用自己身上的尖刺撞击它,用嘴巴撕咬它。令巨蜥除了内里之外,四肢和肚皮的皮肉也很受伤。

    这让它更加疯狂了起来。小蜥蜴们也因此死得更多了。

    随着同伴的死去,小蜥蜴们终于害怕了。它们意识到即便是自己数量很多,也不是巨蜥的对手。于是,它们便开始四散逃窜。蜥蜴群,便就这么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