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她的解说,王落辰笑了笑,说道:“云姐,听你这么一说,我真是茅塞顿开啊。只是,小弟还有一事不明,还得向你请教。就是,这两条以龙命名的溪流,为什么他们的名字里会有上和下这样的区别?”

    “呵呵,这个嘛。才真正是我想要跟你们讲的。”沙傲云听他这样问,赞许地点了一下头说:“师弟,师妹以及诸位,这两条溪它们之所以名字中会有那样的区别,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叫神龙的这条溪流,来自比咱们所站立的这里更高的一处山谷中。好像是天上飞来的神龙。而远离咱们的那一条呢,则是来自这龙门峰中一处神奇的地下岩洞。好像一条潜伏在地底的潜龙。那么问题来了,这两条溪流都通向山峰的峰顶,咱们要上山去,该走那一条好呢?”

    原来,这才是沙傲云刚刚提出那个问题的目的。

    这两条溪代表了两条不同的道路。在路途中,肯定就会遇到不同的阻碍。还真是有些让人挺难决断的。

    王落辰仔细想了想,然后向大家问道:“你们呢,你们打算选哪一条?”

    大家见他询问,稍稍议论了一下,就纷纷向王落辰表示,他们都听他的安排,他选哪一条他们就走哪一条。

    眼见大家如此,王落辰也不好推辞,便说道:“大家既然听我的,那么我可就替大家决定啦。要我说呢,咱们还是走潜龙这条路吧。为什么这么选?因为,大家应该也能够想到的。这两条溪流所流经的地方,都是险地。无论由哪一条走呢,都绝不会好走。”

    “既然这样,那我为什么要选岩洞这条,而不选山谷哪一条呢?这其中的原因呢是这样的。虽然说,从危险程度上来看,似乎山谷那一条应该要比岩洞这一条要小些。但大家请想一想,若是其他普通的队伍,他们选那一条应该是没错的。但咱们却不同。为什么?我想大家心里都很清楚吧。所以,咱们必须做出跟别人不同的选择。”

    王落辰做出了决定,并且还为自己的决定跟大家做了一番解释。

    “师弟说的很有道理。若是按照一般人的想法,肯定会挑选一条容易走的路前进的。但考虑到这一路之上,遇到了一些咱们意想不到的事情。因此,咱们还是听他的,从岩洞那一条走吧。”对他这个决定,沙傲云表示了拥护。

    至于吴梦雪,她就更不用说了。她一切都听他的。

    她们是这个态度,其他人也没什么可说的,全部都赞同了王落辰的决定。

    但此时,王落辰却一脸歉意地说了:“各位兄弟都这样信任我,我是很高兴的。可是,越是这样,我越不能自私。什么意思呢?就是我觉得吧,因为别人的目标是我,因此大家其实没必要都跟着我去冒险的。如果你们中间有谁觉得走这条路不如走山谷那条路更好一些,大家可以自成一队,从那里登顶的。”

    王落辰这话本是善意,希望大家能够有自己的选择。谁知,众人听了,却都恼了起来。

    他们纷纷抗议王落辰这样说,说他说这样的话,就是对他们忠诚于天命社的怀疑,不把他们当兄弟。他们为此感到很委屈,很寒心。

    王落辰没想到大家会有如此一说,连忙向他们道歉,并表示收回自己刚才所说的话。然后就乖乖地什么也不说,领着大家上路了。

    大家从神龙溪中涉水而过,到了潜龙溪的旁边。

    沿着它旁边的山道一路上行。很快就来到了一面高达数百米,抬头看去会累得脖子生疼,以普通人的实力绝对不可能攀援上去的绝壁前。

    到了这里,大家就见到了潜龙溪流出岩洞的出口。

    这个洞口因被水流常年冲刷,显得十分阔达,并不像有些岩洞那样,从外面向里望去显得幽深晦暗。

    王落辰和众人站在溪流旁边,向洞中观察了一小会儿,然后朝他们朗声说道:“咱们这就要进洞了,大家都赶快拿出照明灯具来,跟在我的后面吧。进洞之后,我希望大家做到,我行则行,我止则止。不要随意乱跑。免得遇到埋伏什么的。”

    他的话,大家自然乐于听从。

    于是,他们纷纷拿出晶石灯,排成一列纵队,跟在王落辰后面小心翼翼地走进了岩洞。

    走了一段儿,他们发现,这岩洞里面的空间除了个别地方外,也并不狭小。因此,他们同行起来,并无多大困难。

    而且,因为这里面常年流水不断,岩壁上面都被水汽给湿漉漉的。晶石灯照上去显得亮晶晶的,非常美妙。

    这美妙的景色,没有一点险阻的情形,竟让他们生出一种,自己不像是在进行充满危险的过关比赛,而是在轻松愉快地旅游一样的错觉。

    他们中很多人因此慢慢放松了心底的警惕,以为这个岩洞里很可能并没有设置什么危险的机关。他们很幸运地选了一条安全而充满惬意的道路。

    然而,路没有走到尽头,永远不要觉得自己走的路是比别人平坦和通达的。

    因为,有些危险,也许就藏在路的尽头,只是你还没有遇到而已。

    王落辰他们在潜龙溪岩洞这一程就是这样,当他们一路无惊无险地走到了已经可以望到岩洞出口的地方,人人都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危险就降临了。

    不知是谁首先看到了潜龙溪水流的异常,并第一个发出了示警。大家都在那一声“小心”之后,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潜龙溪的水面像开水锅一样不停地翻滚了起来,从里面钻出了一只只长相丑陋,浑身带刺儿的蜥蜴。

    这种蜥蜴体型比较大,堪比一条条凶猛的鳄鱼。

    它们一从水里冒出来,就向王落辰他们发起了攻击。

    而且,它们的攻击方式也很奇怪。它们跟别的动物不一样,既不是用爪子抓挠,也不是用嘴巴撕咬,更不是用尾巴横扫,而是用自己长长的舌头向大家的身体上卷绕。

    且不说被它们给卷绕上会受到怎样的伤害,单说看到它们那甩着粘液的舌头向自己飞过来的那种恶心,就够让人难受的。

    因此,大家都施展各种手段,或者闪躲,或者跳跃,或者直接用武器斩断,用元力轰击,尽量避开它们那条汁液横流的肉呼呼的长舌头,不让它沾染到自己身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