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动还在继续,炼体还在继续,王落辰的痛苦也还在继续。

    只不过,这痛苦比起刚才来已经减轻了许多。这使得他的情绪稍微的平静了些。运行起功法来也更专心了。

    而且,随着功法运行的更加流畅,王落辰的身体在振动中逐渐出现了奇异地变化。

    他的整个身体变得越发透明,若不是它散发出淡淡的光芒,并挥发出热量,将周遭的潭水不断蒸发掉,恐怕任谁仅凭肉眼也无法看到他身体的存在。

    这种状况,持续了大约十数分钟才结束。

    他的身体慢慢地凝实起来,而振动也逐渐地变得轻微。随之而来的变化是,他体内所散发的热量也愈发地少了。

    这一切都表明,他的炼体已经接近尾声。

    而随着他炼体的结束,潭水那波涛汹涌的场面不复存在了。

    水面重新恢复了平静,只是偶尔有些气泡和细微的波纹出现。

    这种情形,反倒令岸边的吴梦雪更加担心了起来,她又晃动着沙傲云的胳膊说:“云姐,你说过,只要水面有动静,就说明师兄在练功,同时也就证明他没事儿。可是,现在水面平静下来了,这又怎么说呢?这是不是说明师兄已经不练功了?并且有危险了呢?”

    “哎呀,师妹,你不要自己吓自己嘛。你要动脑子想一想,现在水面平静了,难道就说明师弟他有危险吗?很明显不是嘛。水面刚刚动的厉害,现在平静了,只能说师弟已经快要收功了。不信你看着,我敢跟你打赌,用不了多大会儿工夫,他肯定就会从潭水里出来的。”

    尽管沙傲云心里也不能肯定自己的这番话是不是正确,但为了安慰吴梦雪,还是以一种非常肯定的语气给说了出来。

    她这样说,果然有效。吴梦雪听了她的话之后,脸上的焦虑减少了许多。就连其他人,也安心了下来。

    大家都信了沙傲云的话,站在水潭边平心静气地默默等待王落辰从水里出来。

    这一等又是好大一会儿。

    就在他们心里的焦虑随着时间的延续而不断累积,变得非常浓郁,将要从心底飘溢出来的时候。水面突然出现了一道如喷泉般的水流。

    那是王落辰练功结束,以法阵从水底快速反冲出来时挤压水流所造成的景象。

    “哗啦”

    当喷泉的水流从空中重新回落水面的时候,王落辰的身体散发着淡淡的光华从水中冲出了地面。

    此时的他,看上去精神奕奕,神采飞扬,且浑身都沐浴着圣洁的光芒。

    这光芒,将他身上的肌肤和水滴都映照的晶莹剔透,好像粉雕玉琢一般。

    “师兄,你出来了?没事了吧?”

    见王落辰从水里飞出,向岸边飘落,吴梦雪激动不已地向他喊道。

    “当然没事儿了。师妹,你看不仅没事儿,我还精神得很呢。”

    王落辰曲起双臂,做了一个健美运动员长做的展示动作,笑嘻嘻地回答说。

    “嗯,果然是很精神呢。只是,师弟啊,你能先换身衣服再展示你的傲人身材吗?”

    沙傲云见他没事儿,指着他那身仅剩下几缕布条儿的衣服,玩笑道。

    被沙傲云这么一说,王落辰还真感到了几丝凉意。

    他连忙低头一瞧,发现自己的衣服还真是破烂的不成样子了。整个身体,不光裸露出了胳膊和大腿,就连他的隐私部位,也几乎完全暴露在了大家面前了呢。

    这个样子,让他不由地脸颊一红。

    他赶忙向天空高高飞起,飞速到了众人目力之外。接着,由音灵石中取出一套新衣,以极快地速度将其穿戴了起来。

    当他换好了衣服,再次落到众人面前,他几十号儿人全都围了过来,对他嘘寒问暖。

    王落辰对大家的关心一一回应,然后向大家说道:“不好意思,因为我的缘故耽误了大家的行程。若是因此影响了你们大比的成绩,那我的罪过就真的太大了。好在我已经没事儿了。所以,请大家都不必为我担心了。赶快向下一关卡前进吧。”

    就他这番话,所有人自然又要客套一番。然后,他们才和王落辰他们三人一起,再次踏上征程。

    他们继续从水潭边的蜿蜒小径,穿花拂柳,一路前行。

    这一路上,吴梦雪一直都紧紧握住王落辰的手不放,说是刚才被他的状况给吓坏了,心里不拉着他点儿,不踏实。

    她的这种说法,饱含爱意,王落辰心里倍感亲切,就将手交到她手里,任由她把握。

    而与吴梦雪不同,沙傲云并没有这么腻歪。

    她只是用柔弱无骨的纤纤玉手在王落辰的脸颊上摩挲了一阵,责怪了一句以后不要这么大意,就没再做过多表示。

    但王落辰从她的动作表情以及眼神语气里,还是看出她对自己的关心并不比吴梦雪少到哪儿去。

    因而,在将自己的手递给吴梦雪的同时,也将她的手给牵住,在手心里拿捏了起来。

    就这样,他们三人跟随着大队,于中秋皎洁的月光下,在龙门瀑布如画的景致中,亲昵地牵着手,走了一段充满浓情蜜意的路。

    这一段路走完之后,他们便已经到了龙门瀑布的上面。

    与银帘瀑布上面是水潭不同,龙门瀑布的上面,是两条从不同方向留下来的溪流。

    这两条溪流发端于龙门峰的不同山头儿,却又非常神奇地在这个地方汇聚,并各自形成了一条瀑布。这让王落辰他们不禁喟叹大自然的巧妙设计。

    “师弟,这两条溪流一条叫做神龙溪,一条叫做潜龙溪。你们知道它们这名字里的寓意吗?”

    站在神龙溪边,沙傲云指点着奔流不息的长溪向众人介绍了它们的名字,并提出了一个问题。

    “这还用问?肯定都跟龙有关呗!”就她的问题,王落辰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你这不是废话吗?名字里都有龙,当然是跟龙有关了。但是具体有什么关系呢?你能想到吗?”

    因他这个“不正经”的回答,沙傲云在他肩膀上拍了一巴掌,教训了他一下。然后,继续问道。

    “哎呀,云姐,你这不是难为人吗?这两条溪流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师兄怎么会知道?这名字又不是他取的。”吴梦雪觉得她问的这个问题很没道理,便也好好地回答她。

    见了他们两个不认真的态度,原本想卖个关子的沙傲云自觉无趣,便瞥了瞥嘴,白了他俩一眼,说:“你们啊,真是一点儿脑子也不想动。你们想想,它们流下去的那两道瀑布是不是叫龙门瀑布?取得是不是它们象征龙门的寓意?那么,这就好理解了嘛。从龙门瀑布底下来到这里,不就是相当于跳过龙门了?跳过龙门,是不是就该化龙了?你们看看,这两条溪流,蜿蜒曲折,不正是像盘踞在此的两条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