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他这种说法,天一生水嘿嘿一笑说:“我当然是很像你师父了。(书^屋*小}说+网)因为,我就是你师父按照他自己的外貌、脾气、性格制造出来的嘛。”

    “哦,还真是跟我想的一样啊。怪不得你会那么像他呢。”王落辰边往下潜行,边跟它交流,很快就到了潭底。

    由于水流较为湍急,潭底又是石头底儿,王落辰以神识感知了一下,发现潭底竟然十分地干净,并没有淤泥水草什么的,便直接在潭底坐了下来。

    像平时练功时一样盘膝坐下后,王落辰就试着以神识开始疏导积聚在体内的热量。

    但他很快就发现,这些热量同他从天地间所汲取的元力不一样,并不受他神识的控制。

    “这有点儿不好办了呢,这些热量根本就不受我控制啊。”王落辰试了一会儿,失败了,心里有些沮丧。

    “笨蛋,这些热量和元力有很大的不同,你的神识当然无法控制了。但,它既然有这么高的温度,就说明它也是蕴含了能量的东西。对于这样的东西,虽然你的神识不起作用,可你能够以神识驱动元力去间接推动它们啊。那样一来,不就是相当于你引导了它们,可以将它们给排出体外了?”天一生水见他无法引导那些热量,就给他出了个主意。

    “对啊,还是你聪明。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王落辰一听,这主意好,就马上赞了一下他一下。然后便按照他的方法调动元力,运转经脉,再去试着驱赶那些热量。

    这一招儿果然有用,他的元力才刚一运转,他身体内的热量就被推了出去。

    “咕咕咕”

    随着那些热量不断地从体内溢出,他周围的潭水被热量给蒸发,形成气泡儿,从潭底向上升腾而去。

    利用这一方法,很快的,王落辰就将经脉和血肉中的热量给排出了体外。他的体温也随之降低了许多。

    胜利,好像已经在望了。王落辰心中不由地轻松了许多。

    然而,事实证明,他似乎有些过于乐观了。

    因为,当他刚刚将血肉中的热量给驱除,满以为发烧的症状就会自此消失的时候。他猛然发觉由自己全身骨骼的深处,猛不丁地由冒出更多的热量出来。

    那些热量,重新将他的血肉和肌肤给变得炙热。让他感到十分难受。这让他不禁怀疑起天一生水这方法的有效性。

    就在他刚刚对这方法产生怀疑时,天一生水的意念又再次传来:“呵呵,小子,难道你还没有明白过来吗?单单是血蝠的毒素,是不足以让你的身体热到这种程度的。你的身体之所以这样,完全是因为那些毒素激发了当初你身体改造的时候,所残留在体内的能量所致。”

    “所以,你的身体,才会出现这样的异变的。不过,你也不用因此就过于担心。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吗?机遇与挑战并存。这次身体的异变,对你来说,若是应付的不好,很可能会让你身体受伤,甚至残疾或挂掉。但若是应付得当,倒反而能够促使你的身体再度得到锤炼和进化也说不定呢。”

    天一生水的这些话,给了王落辰启发。他好像醍醐灌顶一般,想明白了驱除这些热量的关键。

    “小水水,你的话提醒了我。我想到了,对付这种能量,不能用吸纳凝聚元力的方法来应付他。而应该以炼体的方法,来将它们给抵消掉。”

    由天一生水的话,王落辰想到了自己前两次体质增强的经历,觉得可以换种思路来试一试。

    想到就马上去做。

    王落辰琢磨出了更合适的方法,就立刻将五极化极归元神功中的五极元体功法给运转了起来。

    五极元体功法的精髓,就是利用一切能量来锤炼自己的身体。

    所以,王落辰一将它给运转起来,那些热量便向王落辰的四肢百骸,身体各处涌了过去。

    而当这些热量到达了身体中细微的部分之后,王落辰身体的各种细微颗粒,就在它们的作用下,以一个非常和谐的频率,高速振动了起来。

    这种振动发生在基本粒子层面,如果只是单一的,个别的,少量的发生了,是不会被王落辰自身之外的人所察觉的。

    但当这种振动是在王落辰的全身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普遍发生的,那这种振动就足以引发了王落辰身体发生规律性颤动了。因此,也就被很容易被人所观察到了。

    只见,当他运转了炼体术没多久,他坐在潭底的身体,便好像帕金森病人一样不停地颤动起来。

    这种有规律的颤动,将周围的潭水都给搅动了起来。

    潭水被搅动,产生波动,并渐渐地由潭底传递到水面。

    水面受到这种波动的影响,不停地向四周荡漾出圈圈涟漪。

    起初,这涟漪并不剧烈,只不过是一些细微的波纹,并没有引起岸边的沙傲云和吴梦雪等人的注意。

    但当这些波纹越来越剧烈,慢慢地使得水潭翻起波浪的时候,她们想不注意到都难了。

    “云姐,你快看哪,水潭里是怎么回事儿?好像有地下泉水涌出来了一样。”

    自从王落辰沉入水潭后,吴梦雪一直在盯着水面,她首先发现了水潭的诡异,赶忙拉扯一下正同同伴说话的沙傲云,惊慌地说道。

    “哎!奇怪啊。水潭怎么变成了这样?难道是师弟的缘故?”沙傲云听见她说,赶紧望向水面。当她也发现了潭水的异样后,也不禁慌了起来。

    “潭水会这样,肯定是师兄造成的。不知道他在潭底又闹哪样了。云姐,我有些担心,你说咱们要不要下去看一下啊?”因为担心,吴梦雪焦急地同沙傲云商量到。

    “下去?可是这潭水有多深我们也不知道,而且我也没有那么好的水性啊?再说,师弟刚才不是说了,叫咱们稍安勿躁吗?你看,我是这样想的。既然这潭水不停的晃动,就说明他在水底正练功呢。这样的情形,咱们反而是不用担心的。你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吗?师妹?”

    沙傲云到底年长几岁,经过最初的惊慌,她慢慢冷静了下来,细细地分析了一下当前的形势,要吴梦雪不要过分担心。

    “云姐这话当然是有道理的。可是,可是我还是很担心呢。唉,你说师兄怎么这么倒霉呢?好像什么坏事儿都让他给摊上了。”吴梦雪听了沙傲云的话,心情稍微平复了一些,但还是很担心王落辰的安危。

    “怎么说呢?只能是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定要给他一些苦头吃,磨炼他的皮肉、筋骨和精神的。所以啊,师妹,越是这样,越说明他这人将来必定是要挑起大任,成为大人物的家伙。不然,他身上不会有这么多磨砺和苦难的。”

    沙傲云伸手将忧心忡忡的吴梦雪给揽入怀中,安慰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