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梦雪听出他这话里所蕴含的挖苦之意,伸手在王落辰的肩膀上推了一把说:“你这坏蛋,没一句正经的。动不动就会嘲笑我。”

    王落辰见她推自己,就伸出一只手将她的手给按住说:“师妹,我哪里不正经了?我说的不是实话吗?咱们就是被人家给重点照顾了嘛。”

    “哼!我说的不是这一句,而是……哎,师兄,你的手为什么会这么烫?你不会是感冒了吧?”吴梦雪被她的手给抓到了之后,感到他的手简直就像烙铁一样烫人,赶忙问他是怎么了。

    吴梦雪这样一说,沙傲云也赶紧伸出手来按在他的额头上试探了一下。结果,她的手指才刚刚地触及他的额头,就被一股灼热给烫的赶忙缩了回来。

    “呀!师弟,你这是怎么回事儿啊?怎么会这么烫?”她赶忙关心地问道。

    “师妹,师姐,你们两个别声张,免得兄弟们知道了心里慌乱。我的身体之所以会这么烫,全是刚才那血蝠的缘故。刚刚在悬梯那头儿,看到那么多师兄弟受伤,我心里不是又气又急吗?所以就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杀血蝠。”

    “结果一不小心,就被它们的血给溅到了身上。你们也知道,我的皮肉很坚韧,并不怕蝠血的腐蚀。但尽管如此,它们的血还是会给我带来一些伤害的。这伤害,就是使我体温升高。不过,你们不用担心。我在崖底的时候,已经有过一次经验了。没事儿的,这发烫的症状一会儿就会好的。”

    其实,身体发烫这个症状,由打他跟血蝠们战斗的时候,他就已经感觉到了。但因为知道自己的皮肉并不怕蝠血,所以并没有将它当回事儿。

    现在被吴梦雪不小心发现了,他便一脸轻松地跟她们解释了一下。

    “真的没事儿?师弟,在这种关键的时刻,你可不要大意啊。”

    沙傲云见他说话的样子挺轻松的,也觉得他或许真没事儿,心里顿时放松了许多。可是,出于小心,她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他一句。

    吴梦雪也说:“就是,师兄。云姐说得对啊,咱们就快到山顶了,眼看就要取得好成绩了。你可千万要注意身体啊。”

    “没事儿,真没事儿。你们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同你们说话吗?”

    王落辰见她们两个好像管家婆一样叮嘱自己,怕她们会因为担心说起来没完,就伸开双臂,在她们面前转了一圈儿。以便让她们确认一下自己前后左右都没有什么事,好放下心来。

    谁知,他刚转过这一圈儿,吴梦雪和沙傲云就猛地扑过来,用自己的衣袖拍打着他的后背说:“不好了,你背后好像着火了。”

    “真的吗?不可能吧?”王落辰听了她们的话,有些不信,就以神识查看自己的后背。

    不看还好,一看之下,连他自己都大吃了一惊。

    只见他后背之上的衣服已经被烧掉了,露出了如铁汁般红彤彤并散发出灼人热度的肌体。

    “这太匪夷所思了吧?怎么会这样?我只是个人类啊,身体怎么可能会热到这种程度。”

    王落辰对身体的异变感到疑惑不解,不禁在心里向自己发出了疑问。

    “这有什么奇怪的?难道你忘了,你的身体已经被我改造的与众不同,连宝剑都无法穿透了?因此,你琢磨一下,它具有那样高的硬度,现在发个比普通人类厉害的烧,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王落辰心里的疑问刚刚产生,他的识海中便突然出现了一道意念。他认得出来,那意念是天一生水的。

    于是,他便以神识同它交流道:“你这家伙,不是像猪一样在沉睡吗?为什么这时候又跳出来说话了?”

    “切,你以为我想啊?还不是你将我为你改造的身体给弄成了这样,害的人家睡觉睡出了一身大汗,实在难受。没办法,才出来看看你又闹那样儿的。”天一生水一边伸着懒腰,打着哈欠,一边指着王落辰数落道。

    “哦,我说你今天这么有空呢。原来是睡觉睡得不安生了啊?哈哈。”王落辰挖苦他说。

    “你啊,还有心思玩笑呢。你可知道,你的身体状况很不好。温度过高了,必须想办法赶紧降温才行。否则,很容易把身体烧坏的。”

    天一生水是因为发现了自己宿主的身体出现了危及到它自身安全的危险,必须要帮助他及时解决,才醒来的。因而,它现在没有心思跟他玩笑。

    “想办法?有什么办法可想?”

    王落辰听它说要降温,就琢磨方法。但想了一圈儿,觉得这里既没有冰块儿,自己这症状又不是退烧药所能解决的,实在不好解决,就不禁犯了难了。

    “笨蛋,你的面前不是有个水潭吗?这不就是现成儿的降温办法吗?快,快跳进水潭,让潭水带走你身体的热量。不然的话,不是我危言耸听,你真的会爆体而亡的。”

    天一生水除了在智力方面能够帮到王落辰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功能就是负责维持他身体的机能。

    现在,它感觉王落辰此时身体的温度已经快要达到极限,便赶紧催促他跳进旁边的水潭里去。

    “那样做真的有作用吗?而且,当着这么多师兄弟的面儿,傻不愣登地跳水潭,似乎不太好吧?”王落辰有些不太乐意地说。

    “废什么话?我让你跳你就跳。”

    天一生水似乎被他这种想法给气坏了,身体猛地释放出光芒,竟然一下子就将王落辰对身体的控制权给夺了过去。

    接着,它不管他乐不乐意,就控制着他的躯壳,跳进了旁边的水潭里。

    他们这一对主仆的对话,是在王落辰的脑袋里以意念进行的。所以,交流的很快速,大概也不过就是一两秒钟的事儿。

    这一两秒钟的时间,从沙傲云和吴梦雪的角度来看就是:王落辰愣了愣神儿,紧接着,就一言不发地、猛不丁地跳进了水潭。

    不明就里的她们,见王落辰突然出现这样的动作,都吓坏了。赶忙地向师兄弟们呼喊,要他们过来帮着捞人。

    可就在大家纷纷赶来,正要下水的时候,王落辰从潭水中伸出头来制止了大家:“大家不要慌,因为身体过热,我正在降温。一会儿就上去。你们稍安勿躁,耐心等待,我很快就回来。”

    说完,他就再次钻进了水里。

    “向水潭的深处去,那里的温度更低,你的体温也好下降的更快些。”天一生水像一个指挥官一样,指挥着王落辰的行动方向。

    “你确定我到了那里不会被憋死?”王落辰略带迟疑地问。

    “笨蛋,你不是会气功?难道你不会闭住气?”天一生水听他这样说,气呼呼地呵斥道。

    “靠,你不用这样大声吧?真是奇怪,小水水,我怎么感觉你说话的语气越来越想我师父薛步尘了呢?”

    王落辰照着他的话奋力向潭底下潜,但在这一过程中,对他的态度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