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借助法阵冲进血蝠群里,挥动千绝剑,施展出归元剑法,不停地斩杀着那些血蝠。

    千绝剑削铁如泥,锋利无比。归元剑法招式犀利,快速有效。

    一时间,随着王落辰身体翻飞,剑华闪烁,血蝠群的残肢断体不断地从空中掉落了下来,它们所形成的那一团黑云的体积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了。

    此时,其他人里面,除去一部分查看伤势的,剩下的也加入了斩杀血蝠的行列。这使得血蝠数量减少的速度又加快了几分。

    那些血蝠眼见自己的同伴不断地死去,出于动物的本能,它们害怕了。也不知是谁先带的头儿,它们好像战败的士兵一样,飞快地散去。

    见它们逃走,王落辰他们心里记挂着自己人的伤势,自然是不会追赶了。

    他们纷纷收起元力护盾和武器,走到自己的同伴面前询问和查看伤势。

    一看之下,他们发现,这些人被血蝠血液给沾染到的人,不禁皮肤受到了一定的腐蚀,而且还出现了中毒症状。

    发烧、流眼泪、流口水、头晕目眩、恶心呕吐,这些症状都出现在了他们身上。而且程度还比较严重。

    “师弟,这样下去不行啊,这些师兄弟们必须得赶快救治,不然很可能会出现致命的后果。”见他们这样,沙傲云忧心忡忡地向王落辰建议道。

    “嗯,云姐,你跟我的想法一样。咱们必须得让他们去治疗。”王落辰点点头,以为沙傲云所说十分正确。

    然后,他就向这些弟子们说,要他们释放求救信号弹,主动放弃大比,以得到救护人员的救治。

    那些弟子听说自己要被迫退出大比,个个都很不舍也很不甘。不过,他们也明白,自己这种状况,是不可能再跟着王落辰走下去了。

    因此,他们纷纷向王落辰诉说着自己的不舍和抱歉,释放了信号弹。

    信号弹尖叫着飞上天空,各自炸开,爆出一组由不同颜色的火焰所组成的数字。

    那些色彩缤纷的数字,代表的是参加大比弟子们个人的编号。这些编号一出现在天空,就会被大比的成绩记录员给记录下来,并报给大比的管理者,也就是三教的高层们。

    他们在得到报告后,会马上向三教的救护者下达救助的命令。

    救护者得到命令后,便会根据就近的原则,从附近赶过来救治因伤退出大比的人员。

    大概是因为事关人命,马虎不得,那些救护人员在天命社成员的信号弹释放之后不大会儿工夫就赶了过来。

    而且,因为这里一次性释放的信号弹比较多,他们来的人员也比较多,而且还带来了很多担架和药品。

    他们到了之后,经过初步地诊断,给其中伤势比较严重,中毒也比较深的弟子先喂服了清热解毒的药物,然后用担架给抬走了。

    剩下伤势较轻的,则是在进行了初步的救治之后,分别搀扶着一起离开。

    直到救护者和天命社的成员都走了之后,王落辰他们才重新上路。

    不过,经过刚才的这一战,大家仿佛都受到了同伴受伤这一情况的激励。面对刚才还望而却步的悬梯,他们竟都没有到了畏惧情绪。

    这一回,根本就不用王落辰带领,他们很快就很自觉地分批次走过了悬梯,到达了对面悬崖顶上。

    当然,为防止血蝠再次来袭,在这一过程中,王落辰也是利用法阵担负起了警戒之责。

    他不停的在悬梯附近的空中巡逻,直到所有人都到了对面,才落到了悬崖顶上。

    到了这里,又是另外一幅景象。

    这上面,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银帘瀑布的源头,一个面积颇为广阔,泛着粼粼波光的水潭。

    水潭的周围长着茂盛的植物,他们要走的小径,就从这些植物中间穿过。

    而在这条小径的尽头,他们可以看到因为山崖的遮挡,他们仰视时所无法看到的,冲刷出了这方水潭的另外两条瀑布。

    “师弟,你看见没有,前面一左一右从山石中倾泻而下的两条瀑布,便是龙门峰得名的原因,龙门瀑布。”沙傲云指着远在三百米外的那两条因为月亮照射,而闪着银光水流,向王落辰介绍说。

    “嗯,一左一右的两条瀑布看上去的确像个高耸的大门。想来,这样高的大门,如果真有鲤鱼可以跃过去,它也真是可以脱去凡胎,化身成龙了。”王落辰遥望瀑布,笑着说道。

    “什么化身成龙,我看化身成鱼精还差不多。哈哈。”吴梦雪嬉笑道。

    对于她的玩笑,沙傲云正色说道:“师妹,别管是龙还是鱼精,反正鱼要真跳得过去这高大的门,肯定就不是不一般的人物了。就好像咱们这些人一样,只要咱们能够在三教大比中获得不俗的成绩,定然就会马上受到门内的重视,获得不一样的身份的。”

    “这个嘛,我倒是没有想过。我只是觉得能跟师兄一块儿参加这种大比,挺有趣儿的。至于成绩如何,我真的觉得无所谓。只要师兄能脱颖而出就好。毕竟,他的战力高,而参加大比的人又那么多。哎,云姐,说到这儿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不知道你们觉没觉得,这次的大比好像有点儿诡异啊?”

    吴梦雪一边跟在王落辰他们身后沿着绕过水潭的小径行进着,一边同沙傲云说着话。

    说着说着,她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冒出了一个问题。

    这让王落辰和沙傲云觉得她这思维还真是够跳跃的,他们两个有点儿跟不上啊。

    于是,便异口同声地反问:“诡异?什么诡异?”

    “师兄,云姐,你们这么聪明都没发现?咱们参加大比以来,这一路上的情形很诡异啊?你们想啊,且不说咱们遇到的这些机关和阻碍什么的。就单说这参加大比的人员吧。咱们这次大比不是有好几万人?怎么咱们上山之后,就没有和咱们同行的呢?”

    吴梦雪见他们不明白自己话里的意思,便跟他们解释了一下自己所提出的问题。

    “原来你是说这个啊。师妹,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这座山这么大,别说几万人,就是几十万人上来,恐怕也不会显得特别拥挤吧?”沙傲云笑了笑,觉得她这个问题有些幼稚了。

    而王落辰则不然,他听了吴梦雪的话之后,突然停住了脚步,用手拍了拍她的脑袋说:“行啊师妹,你开始长脑子了。对,你这个问题提得很有水平。为什么这次大比中,咱们这条路线上会见不到其他参加大比的弟子呢?哈哈。答案其实很简单。只是你直到现在才发现,而且都没想明白而已。之所以这样,还能有别的原因吗?只能说是因为咱们被某些人给重点照顾了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