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蝙蝠全部引向崖底,使它们不去攻击天命社众人,本来就是王落辰的目的。不然地话,他就不会主动地向崖底坠落了。

    当然,他这种坠落,不是如普通人那样因为失重而坠落。而是利用法阵,刻意地坠落。因而,当他将要坠落到悬崖底部的时候,就自然而然地将速度降了下来,免得自己被摔死。

    不过,他的速度虽然可以减缓,那块晶石的下落速度却是丝毫不会减慢的。

    当它呼啸着从王落辰的身边迅速砸向地面时,王落辰手疾眼快地在它的身后打出了几道法阵。

    法阵复刻出来之后,迅速地吸收天地元力,膨胀变大了。

    它们,挡住了那些紧跟在晶石之后的血蝠。

    “噗噗噗……”

    快速落下的血蝠一个接一个的撞击到王落辰所打出的法阵上,被法阵托住或切碎,发出了一声声如气球漏气一般的声音。

    那声音是血液从体内喷出的声音,很是震撼。即便是已经杀过不少人的王落辰听了,也感觉有些心惊肉跳。

    不过,这声音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血蝠虽然是比人类低等的生物,但也并非全无灵智。

    它们在发现前面的同伴遭到伏击,丢了小命儿之后,迅速地改变了自己的飞行方向。转而向着王落辰围攻了过来。

    “哟,还不笨嘛。不过,既然刚才的实验证明你们是可以被轻松杀死的,你们不觉再对我进行这样的攻击,是自寻死路吗?”

    见它们再度攻击自己,王落辰嘟囔了一句,调动元力,打出了元力之刃。

    那些蝙蝠有成千上万,而他的元力之刃也不在少数。

    它们迎向血蝠,开始了收割生命的过程。

    “噗呲噗呲”

    元力之刃将那些血蝠给杀掉了一片。

    它们的血液挥洒的到处都是,有一些还滴落到了王落辰的身上。

    起初,身上沾染到这些血液,王落辰并没有什么感觉。但过了没多久,他渐渐感到凡是被血液沾染到的地方,都生出了一种灼烧的感觉。

    连忙以神识查看了,他才发现,血蝠的血液居然有极强的腐蚀作用。衣服上被它沾染到的部分,都已经成为一个个破损的洞。

    而这还不算什么,厉害的是这些血液在破坏掉衣物后,居然还有极强的腐蚀能力。

    也就是说,它们还能够进而对人的皮肤造成伤害。

    幸好,王落辰皮肤的坚韧程度是迥异于常人的。才没有被它给伤到。

    不过,饶是这样,因为两者之间发生了一系列的对抗,产生出许多热量,王落辰的皮肉上还是生出了灼烧感。

    并且,这种感觉很强烈,让王落辰觉得有些痛楚和不适。

    这叫他的心里有些恼火。

    他决心给它们一些报复,便深吸了一口气,将五彩轮盘的转速提高到极致,然后从中调出了自己新近才凝聚出的阳之元力。

    那元力形成一个如太阳般大小的光球,闪着耀眼夺目的光芒就向那些血蝠飞了过去。

    它的光亮很强,那些喜光的血蝠纷纷为其吸引,争先恐后地扑了上去。

    “哈哈,这姿态很像扑火的飞蛾嘛。干脆,你们别叫蝙蝠了,改叫飞蛾好了。”王落辰嘲笑着它们,将更多元力猛地灌注到那散发着光芒的圆球中,催动那圆球释放出更强烈且带着炙热的光芒。

    “呼呼”

    只在顷刻间,那被光球照射到的血蝠就冒出火焰,化成了焦炭飞灰。或飘洒,或坠落,从王落辰面前消失了。

    而那些因为被前头的同伴遮挡躲过一劫的血蝠,这回是彻底怕了。

    它们再也不敢向王落辰发动进攻了,纷纷振动自己的蝠翼以无比迅捷地速度向悬梯飞去。

    “不好,这些家伙见奈何不了我,改变目标,去攻击师妹师姐他们了。这可不行。”

    王落辰见它们飞去的方向,并不是它们的来路,而是对面天命社成员所聚集的悬崖边。便想到了它们的用意。

    赶忙再复刻一道法阵,利用它的反冲力,他向着这些会飞行的哺乳动物追去。

    一边追,他还一边焦急地向着自己的师兄弟们喊:“大家快以元力形成护盾,不要让这些血蝠近身,也不要用武器去斩杀它们。因为它们的血液有毒!”

    王落辰的速度比不上那些全力飞行的血蝠,且又比它们的行动晚半拍儿,肯定是不可能赶在它们的前头到达自己人这边的。所以便连忙向他们发出了预警。

    刚才的时候,大家看到他和血蝠群一起坠向了崖底,都为他捏了一把汗,生怕他摔下去会有危险。

    不过,等到他们看到崖底的光芒亮起,知道他没事儿,并且还在跟那些血蝠战斗,他们的这种担心就消失了。

    接着,当他们看到那些血蝠被他给消灭了大半,其余的纷纷逃窜的时候,他们以为他们的社长胜利了,那些血蝠被他给打散了,打怕了。忍不住个个都发出了欢呼。

    但是,再接下来,他们就发现了自己的判断有些失误。

    那些血蝠离开王落辰,像一小块儿黑云一样向上飞行,并不是仓皇逃走,而只是改变目标,向自己发动袭击罢了。

    这时,恰恰王落辰的示警也发出了,他们立刻变得有些慌乱了。急急忙忙地各凭本事,展开了防御。

    只不过呢,慌乱之下,他们的这种防御并没有都按照王落辰所说的那样展开。

    所以,当血蝠飞临到他们这儿时,便出现了王落辰所担心的一幕。

    他们之中有些人是以刀剑等兵器对付血蝠的。因此在杀死血蝠的时候,被它们飞溅出的血液腐蚀到了皮肤和血肉。

    “啊!”

    “哎呦!”

    “好痛啊!”

    “蝙蝠血有毒!”

    “大家都小心啊!”

    “社长不是说了嘛,血蝠血液有腐蚀性,要你们以元力形成护盾护体,不得使用武器斩杀它们。你们怎么不听啊?”

    被伤害到的人捂着伤口痛得大呼小叫,没受伤的人则着急地提醒他们赶快以元力护体。

    王落辰便在此时赶了过来。

    见到他们之中大约有三十余人受伤,王落辰一阵心痛,同时也将这些血蝠恨之入骨了。

    “敢伤害我兄弟,我要叫你们亡族灭种!”王落辰从音灵石中取出了千绝剑,向着那些血蝠吼了一声。然后,对天命社众人说:“你们赶快以元力护住身体,聚拢在一起。我要手刃这些该死的丑八怪。”

    说完,他便挥动千绝剑向自己身边的血蝠斩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