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三人跑动,其他人纷纷让路,并且跟在他们身后一起跑了起来。

    这一下,他们整体行进的速度比刚才又提高了几分。很快地,他们就翻过了那一道山梁,到了山的另一边。

    “哗哗!”

    才刚翻过山梁,人们就听到了更响亮的水声。

    循声望去,借着月亮的清辉,他们便看到了那挂在前方崖壁上的一条宽约数十米,高达上百米的银帘。

    “师兄,你们看,这瀑布果然是像银色的门帘,怪不得叫银帘瀑呢。”

    吴梦雪见那条如同一道巨大的门帘一般从对面的山崖上垂落下来的瀑布,十分壮观,不禁发出了感叹。

    “好看吧,师妹?”王落辰拍了拍指点着那道瀑布不停赞美的吴梦雪的头,笑了笑问道。

    “好看啊。怎么,师兄觉得不好看吗?”吴梦雪听王落辰的语气里,好像有点儿别的韵味儿,就把视线转移到他的脸上,问道。

    “好看,我也觉得很好看。可是,师妹,别怪师兄没有提醒你,你别光顾着看景儿,而忘了看路啊。”王落辰指了指自己的脚下的道路,又指了指瀑布说。

    “路?路怎么了?”

    吴梦雪被他提醒了,便向着自己脚下的山道望去。

    直到此时,她才发现,自己脚下的山峰,大概是由于地震的作用,产生了断裂。所以,才形成了那道壮美的瀑布。

    而因为这断裂,他们所走的这条山道从她现在所站立的位置,只能够通到跟瀑布相对,由于断裂而形成的这一边的悬崖边上。

    这意味着,当走到悬崖边时,他们就没有路可走了。

    她这才明白王落辰提醒她看路的用意。想到他们将要再次面临拦阻,她的脸色不禁沉了下来。

    “呵呵,师妹,这下你对这瀑布不感兴趣了吧?”王落辰见得知无路可走后,她脸色刚才的那股兴奋劲儿没有了,恶作剧地将脸颊凑近她,问道。

    “切,走路是走路,看景儿是看景儿,两者不影响。所以说,就算没有路可走,也不耽误我欣赏美景。哼!”吴梦雪将他的脸用手背儿拨到一边,朝王落辰扬了扬下巴,冷哼了一声说道。

    “哈哈,师弟,你就别逗师妹了。”这时,沙傲云走过来推开王落辰,揽住吴梦雪的肩膀说,“师妹,你别着急。其实呢,这里并不是没有路。只是那条路比较隐蔽,要等咱们走到这一边的悬崖边儿上,你才能看得到而已。”

    “真的?真的有路?”吴梦雪正愁得慌,听了沙傲云的话,不禁一阵欣喜。听一把拉住沙傲云的手,兴奋地询问。

    “当然是真的,只是……”沙傲云笑着,向她保证,但话刚说一半,就被王落辰打断了。

    “只是,那条路很不好走呢。就怕师妹不敢过呀。”

    他已经以神识探查过道路了,知晓前面的道路不是一般地难走,故而又一次向她提醒了一句。

    “难走?能有多难走?你别小瞧人,我就不信这世界上有我吴梦雪不敢走的路。起开,让我过去走给你看。”吴梦雪不信邪,一把推开王落辰,当先一步沿着山道向崖边快步走去。

    见她快步离去,沙傲云用手指在王落辰额头上戳了一下,埋怨说:“你啊,乱开玩笑。小心师妹真一个人走到那条危险至极的路上去。”

    说完,她便赶紧追了上去。

    而此时,吴梦雪已经和十几名师兄弟走到那悬崖边了。

    “师妹,千万不可鲁莽行事。”因为担心,沙傲云离她还有二十几步,就向她发出了呼喊。

    “师姐啊,你放心,我不会鲁莽的。真的,就是有人用一百把剑从后面指着我的脊梁骨,我也不会鲁莽的。”

    谁知,她所担心的吴梦雪再看了看那条路之后,一屁股坐到山石上,冲沙傲云摆了摆手,说出了一番丝毫不见刚才那股子牛气的话来。

    “怎么样?这条路,跟你的胆量也不说话吧?”跟在沙傲云后面的王落辰,见她这副模样,就知道她已经见到了那条她根本就没有勇气通过的路,不禁取笑了她一句。

    “就你能?你有办事你走个给我看看?这叫路吗?这根本就是条绳儿。叫人怎么走?”吴梦雪用手比划着,将那条路描述了一下。

    与她说着话,沙傲云和吴梦雪以及剩下的所有人都来到了这悬崖边。

    他们中间有人探出身子,张望了一下,见到了被吴梦雪称之为“绳儿”的路。

    那是一条到用绳索和木板制成的悬梯。

    它宽不过一尺,正好可以放开人的两只脚。

    而且,它仅仅只是被四条系在石壁铁柱上绳索拉扯着,悬在两处悬崖中间,随风摇摇晃晃的摆动着。

    这四条绳索,两条是用来串联悬梯上的木板的。另外两条,则是当做护栏悬在悬梯之上的,以方便人从上面走时,脚踩悬梯,手抓住它们维持住身体的平衡的。

    但即便是有这两条起到保护作用的绳索,因为这悬梯就悬在两个悬崖中间,没有半点支撑,随便有点外力就会摆动不止,看上去还是很危险的样子。

    何况,谁知道那绳索结实不结实?

    万一绳索因为时间长了,已经老化了,经不起人在上面行走时所产生的晃动,突然断裂了怎么办?

    要知道,悬梯下面可还有近百米才是地面啊。那家伙,要是人掉下去。后果真是不敢想象啊。

    因为这样的情形,又因为有这样的顾虑。所以,聚集在这悬梯面前,他们这一行人中间,还真是没有不害怕的了呢。

    也因此,虽然大家都到了这悬梯的旁边,却还没有一个人敢于率先走上悬梯,通过它走到瀑布那边去。

    “怎么?大家都不敢走吗?要不,还是让我先走一遍吧。就当是给大家做个示范,当然,也顺便替你们试试这悬梯的强度,看它是否能够承受人们行走的拉力和晃动。”

    王落辰见此情形,知道自己不带个头儿是不行的。就分开众人,到了悬梯旁边,想要走上去。

    这时,周围的天命社弟子中,有胆子比较大的,接二连三地站出来拦住王落辰,不让他以身犯险。

    他们都表示,自己愿意走这第一趟。

    对此,王落辰很感动,他笑着向大家摆了摆手说:“大家的心意我明白了。不过,你们不用为我担心。因为,虽然三教大比命令不准借助飞行兽过关。可并没有说不准借用其他手段飞行的。你们别忘了,我还有一项技艺,就是可以借助法阵之力悬空飞行。所以,遇到危险,我完全可以飞嘛。也因此,我当仁不让地是咱们些人里最合适的探路人选。”

    王落辰跟他们解释了一番,就直接踏上了悬梯,径直向前走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