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没有心思去关注金一未他们怎么在背后议论自己,他所关心的是自己天命社的同门们怎么样了。(书屋 shu05.com)

    因此,他一离开空间术的控制中枢,就即刻回归本体,和沙傲云吴梦雪他们会合。

    “师兄,你回来了?你看我们周围的空间术好像解除了。你成功了。”

    吴梦雪一直都守在他身边。见他的眼中恢复了神采,身体也活动自如了,就知道他的神识已经回来了。便赶忙向他说明了一下他们现在的情况。

    “空间术已经解除,咱赶快离开这里,继续前进吧。”王落辰冲吴梦雪点点头,向她示意的确是自己的成功才让大家脱困的,然后招呼着所有人离开。

    大家知道这次又是社长帮了自己,非常地感动,纷纷过来向他表示感谢,然后列队离开。

    王落辰和沙傲云吴梦雪随着他们一起走出这片怪石嶙峋的区域。

    路上,沙傲云和吴梦雪向王落辰询问他如何帮助大家脱困的。他就把自己如何潜入那个通道,以及怎么跟金一未交手的事儿,跟她们俩简单说了一下。

    “金一未?你说那人叫金一未?”听王落辰提到那锦衣男子的名字,沙傲云有些吃惊地问了一句。

    “云姐,怎么了?这个人你认识?”王落辰听出她语气里的吃惊,心生疑惑,反问道。

    “不认识,但听过他的名字。据我所知,这人战力虽然不是非常的高,但却颇受木长老信任。因此得以在戒律院拥有了一定的地位。没想到,他这样的人物,这一次竟然会跑到这里来守关。所以,我才感到有些奇怪。”沙傲云跟他解释说。

    “哦,原来是这样啊。云姐,其实你想想,他会到这里来也没什么奇怪的。因为,激发出空间术的装置,对五极门来说,属于那种十分重要、必须要小心使用和维护的东西。所以,长老们肯定要派个自己信得过,并且还很有能力的人来看着啊。”王落辰以自己的分析,为沙傲云解惑。

    “也是啊,这么重要的装置,的确需要一个有些身份地位的人来管护的。哎呀,师弟脑子就是聪明,什么事情让你一分析,就洞若观火了。哈哈。”沙傲云心中的疑团被王落辰给解开,她不由地流露出对自己心爱之人的欣赏之意。

    “云姐,你真肉麻。动不动就为他那点儿小聪明夸他,羞不羞啊?哈哈。”沙傲云的夸奖,被吴梦雪听去,忍不住打趣她说。

    “还说我呢,你还不是一样?师弟去做点什么事情,你都会瞎紧张。刚才的时候,看你着急那样儿,坐立不安,手足无措的?那又怎么说?哈哈。”她打趣沙傲云对王落辰的欣赏,沙傲云便揶揄她对王落辰的关切。

    听她们说笑,心里生出亲切的王落辰,向左右伸出手臂,一把揽住她们的腰,将她们拉进自己怀里,小声儿说:“哈哈,你们两个一个欣赏我,一个关心我,很让我感动啊。所以,我决定给你们一点奖励。”

    说完,他便迅速地恶作剧般地在两人的香腮上各啄了一下。

    “你干嘛啊?小心被人看见。”吴梦雪被他给突然袭击了,脸一下就发烫了。

    她朝前面正在行进的众人看了一眼,见没有人往回看,就然后推了他一把,小声儿的责怪了他一句。

    “就是,越来越不老实了。唉,都是被飞羽和弦儿给教坏的。哼,变得这样轻薄了。”沙傲云没有躲,也没有推,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伸手拧了一下他的耳朵,给了他一个小小的惩戒。

    王落辰甩了一下头,将自己的耳朵从沙傲云的手中挣脱出来,又将吴梦雪给一把拽过来,亲了一下说:“梦雪,你怕什么?大晚上的,谁能看得见?还有云姐,你说人家变轻薄了是被飞羽和弦儿教坏了。那你们呢,会不会心里不平衡,也要教坏我一下呢?嘿嘿。”

    “去你的,净胡说。我可不像她们,没有一点儿女孩儿家的矜持。哼!”吴梦雪再次推了王落辰一下,从他怀里挣脱了出来。紧跟几步,跑到前面的队伍中去了。

    而沙傲云虽没有躲,却重重在王落辰头上敲了一下,说道:“再这样一天到晚满脑子黄色思想,就把你给敲成傻子。看你还敢瞎琢磨不?哈哈。”

    “咦,云姐,你怎么知道我脑子里的思想全是黄色的?难道说上次在铁人营的时候,你我的意念是带了颜色的?嘿嘿。”

    王落辰旧事重提,沙傲云脑海里不禁泛起当晚在识海中所经历的,那些和他那恍若真实发生一般的亲热画面,心中不禁春@心荡漾,脸颊羞得通红。

    “呸!你这坏蛋,怎么什么话都好意思往外说啊?你再这样胡说八道,人家以后就不理你了。哼!”

    说着,她伸出一只手,神态忸怩地在王落辰的额头上轻轻摁了一下,也挣脱了他的臂弯,跑开了。

    “哈哈,跑得了初一跑不了十五,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们知道我到底有多坏的。”

    两位美女相继跑掉,王落辰深呼吸了一下她们身上留在自己周围空气中的余香,小声儿地嘟囔了一声。接着,他也追了上去,并收起脸上的嬉笑,跟大家正正经经地走在了一起。

    由于被耽搁了两次,浪费了不少时间,急于登顶的他们,加快了前进的脚步。

    接着渐渐升高的中秋明月的照明,他们又疾行了十几分钟,便听见了一阵“哗哗”的水流声,闻到了一股水草和泥土混合起来的清新味道。

    “师兄,前面好像有瀑布?可为什么只闻其声,不见其形呢?”吴梦雪闭目呼吸了一下那让人头脑为之一清的空气,指着前面的山梁向王落辰问道。

    “笨啊,这还用问?肯定是被山给挡住了呗?说不定咱们从这儿条山道,转过这一道山梁,就会看到它了。”王落辰想了想说。

    “呵呵,师弟,这回又让你猜对了。这瀑布叫银帘瀑,就挂在这山梁的另一面,咱们由这儿转过去,就能看到。”亲自到龙门峰熟悉过地形的沙傲云,跟导游似的向他们两人介绍说。

    “银帘瀑,光听名字就知道它一定很美。师兄,云姐,快,咱们赶快去看看吧。”

    吴梦雪听了沙傲云的介绍,心里生出欣赏美景的渴望,便拉起两人的手,在山道上跑了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