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空间术控制中枢这个相对来说空间比较狭小的地方,元力之刃和体型巨大的寒光剑碰到一起的声音显得非常的震撼。

    “砰!”

    现场的人从没有想过,元力化形武器这种纯粹由元力凝聚而成,非金非铁,跟坚硬毫不沾边儿的物体发生撞击后,会发出这种几乎将人耳膜震碎的声响。不由地个个都被震得耳朵生疼,连连躲避。

    非但如此,这两种武器相撞,除了有声响发散出来,还产生了耀眼的光芒。

    一时间,这间控制中枢的室内,声响和光芒混在了一起,震撼了所有人的心灵。

    他们纷纷感叹,这就是高手过招的场面啊?能够亲眼见到,真是既幸运又不幸。

    幸运的是看到这难得一见的场景,可以回去跟别人吹吹牛皮,炫耀一下自己的见识不凡。

    不幸的是,身处这场景中,心脏、耳朵和眼睛都倍受伤害,叫人实在难受。

    好在,王落辰和那锦衣男子之间的这次比斗仅此一击,并没有过多的交手,那光亮在闪了一闪之后就消失了。

    虽说碰撞的声响因为有空间中墙壁屋顶的遮挡,持续了老半天。但由于回声是逐渐减弱的,并没有对人们造成持续的伤害。

    光芒消失,人们的眼睛因强光照射所形成的暂时性失明的症状也随之不见了。

    当他们能够视物的时候,他们见到王落辰所激发的元力之刃失去了踪迹,现场唯有锦衣男子所凝聚的那一柄寒光剑,在空中颤动不已。

    “好啊,师兄赢了!师兄赢了!”

    见到这一幕,根据自己以往的经验,他们想当然地认为是自己这一方赢了,便齐声欢呼起来。

    然而,就在众人的欢呼声刚刚响起,那柄长约四丈,宽约五尺的散发着寒光的巨剑,突然发出了“咯吧咯吧”的声响。

    紧着,随着这些声响越来越密集地传入人们的耳朵里,就只见光剑上骤然出现了无数道裂痕。

    再接下去,便在人们惊讶不已的目光中,那些裂痕中射出一丝丝蓝色的光芒。

    “咝咝……”

    当蓝色的光芒越来越粗壮,越来越明亮的时候,寒光剑裂开的无数碎片就被那蓝色光芒给蚕食掉了。

    整个巨剑消失,在它原来的位置,取而代之的是数不清的蓝色元力之刃。

    这一逆转的出现,让大家明白。他们高兴的太早了,显然这场比斗的真正败者,是自己的师兄。

    于是,他们的目光便纷纷转向他,希望他能够给自己一道命令,他们好替他出手,大家一哄而上,将那蓝色元力之刃的主人给打败。

    但,那锦衣男子却仿佛对他们期待的目光视而不见。他呆呆地凝望着空中的那些细小刀刃,缓缓地向着王落辰大约所在的位置,说道:“你这是冷月宫的功法吧?可你不是五极门的弟子吗?怎么会冷月宫的功法的呢?”

    “哈哈,那是因为我既是五极门的弟子,也是冷月宫的弟子啊。当然也会冷月宫的功法了。”

    王落辰心念一动,收回自己的元力之刃,向他发出了一道颇带着几分得意的意念。

    “两派的弟子都是?这不可能。江湖中从未有这种事情。我不信。”那锦衣男子摇着头说道。

    “你爱信不信,反正我是两派弟子的事儿,是咱们五位长老都已经知道并且准许了的。我也不怕你不信。再说,这时候说这些有什么必要?我们要说的应该是你认输,然后放我们离开的事儿吧。”王落辰不跟他啰嗦,直接要他就刚才两人说好的事情要他表态。

    “五位长老都准许了?什么人能够让五位长老这么关注?难道说,你就是那个新近在五位长老面前排上号儿的少年,王落辰?嗐!既然你是王落辰,你干嘛不早说?早说我们不就不用比斗这一场了吗?王落辰,王师弟。认识一下,我叫金一未,请记住我的名字。然后,我要说的是,你可以走了。”

    那人好像对于五极门高层的事知道的挺多的,仅仅由王落辰的几句话,便猜到了他的身份。

    知道了他的身份后,他毫不犹豫地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并表示要将王落辰他们放行。

    王落辰听了他的话,心里有些不信。

    他正在暗自琢磨,怎么样才能够让对方说话算数。

    那叫金一未的男子好像怕王落辰不信,在向王落辰说了放行的话之后,已经即刻向他的手下下了撤去围困天命社成员的命令。

    接着,他指着那面光滑石壁,对王落辰说:“你看,你的同伴是不是已经可以自由无碍地行动了?”

    其实,不用他刻意指给自己,王落辰在金一未的手下进行操作的时候,早已经分出一部分神识去查看了沙傲云他们的情况,得知了他们已经脱困。

    现在,鉴于他给自己指出来了,王落辰为了表达自己的善意,结下善缘,向他说道:“谢谢金师兄履行承诺。师弟还要赶路,就不多说什么了。但小弟今天在这儿撂下句话,只要今后你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必然会还今日的这份人情的。”

    “哎,师弟客气了。今日之事,全凭师弟本事过人,赢了师兄。师兄这么做不过是履行承诺,哪里有半分人情在?实在是说不上什么感谢或者还情的。呵呵。而且,我这么做,也并非是希望师弟领我的情,而只是希望师弟可以顺利进入乾坤洞,领悟更高的武学。像咱们的许多师伯那样,为咱们五极门做出更大的贡献。好啦,师弟,话不多说。你赶紧走吧。”

    金一未的话,好像一个长辈的叮咛,让王落辰心中大为感动。特别是他在最后有隐晦地说出他和他一样,都是蔡不离和肖不弃这一派的,更令他倍感亲切,也越发觉得他的话说的诚恳。

    因此,他便向他再次言谢,然后带着元力之刃从此地离去。

    他走后,那名下巴上长有美人痣的青年走过来,向金一未问道:“怎么?师兄,刚才和你比斗之人就是王落辰?”

    “对,他就是王落辰。薛师叔所预言的天命之人。原来我还不信。可你看看,此人来到圣境才多点儿时间,便已经将功夫修炼到如此地步。若说这人身上没有一点儿天命所归的意思,可能吗?”金一未捋了捋自己唇边稀疏的胡须,向那名青年,还有周围的人问道。

    他这样一说,大家纷纷惊叹,连连点头,表示认同他的观点。这王落辰就是天命之人。

    由于天命不可违,因此他们这些人不应该选择成为他的阻力,站到他的对立面去。而应该与其结缘,成为顺应天命的人。所以,金师兄将他们放走的做法是对的,他们理应毫无异议地赞成和拥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