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锦衣男子正同那长有美人痣的青年说着话,猛然间接收到了王落辰这条意念,难免一阵心惊。(书=-屋*0小-}说-+网)

    他以元力飞快地在自己和那美人痣青年周围形成一个护盾后,向着身边大声喝问道:“谁?有种的现身出来。”

    “师兄,你在干什么?这里哪有别人?”那青年见他突然采取这样的举动,心里好奇,不禁问道。

    “不,师弟,这里有别人,而且还是一名神识修为很强的高手。你一定要小心。”锦衣男子没空儿跟他多解释,只是叮嘱了一句,便将自己的元力化形武器,一柄寒光剑给释放了出来,全力戒备。

    他如此动作,立刻引起了这座空间术控制中枢里其他人的反应。

    他们之中,除了那些必须要待在控制空间术发生装置岗位上的人之外,其余的都围拢到锦衣男子的身边,同他一起进入了战斗状态。

    “你们不用如此紧张,我不过就是想让你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你只要回答了就好。不会把你怎么样的。自然,也不会把这里的装置真给破坏掉的。”

    王落辰见自己一句话便让他们全体都紧张起来,心里不禁感到好笑,便再次向锦衣男子发了一道意念。

    “你的话有谁会相信?你既然能够悄无声息的潜入这里,就证明你的实力远远超过我们。身为一个强者,就好比是吃人的老虎。我们与你打交道,怎么能不小心点儿了?”那锦衣男子说出了一番不能够不防备王落辰的理由。

    “人心隔肚皮,你要非那么想,我也没有办法。好啦,咱们都别废话了,还是回答我的问题吧。”对他的小心谨慎,王落辰只能随他的便了。他现在只想知道自己刚才所提那个问题的答案。

    “你想破坏这里的装置没那么容易的。因为你应该也看到了,这些装置都是使用坚硬的合金制造的,一般的元力攻击根本就破坏不掉他们。而且,你别忘了,这些装置都是五极门的重要财产。你若破坏掉,五极门是绝不会答应的。”被他催促,那锦衣男子略微思考了一下,回答说。

    “装置的外壳或许不容易被破坏。可你也别忘了,它们内部的晶石可是很容易就被击碎的。我想,这么大的能量晶石,一旦被击碎,它们释放出的能量恐怕会对这里的装置造成损坏吧?至于你说的损坏了这里的装置五极门会不答应。那应该是你唬人的吧?要知道,三教共同举办的大比,可没有规定说弟子不得损坏龙门峰上的机关的。毕竟,为了过关,弟子们可是各种事情都能够干得出来的。这种时候,谁有闲工夫考虑后果呢?”

    王落辰同样跟他讲了一番自己可以破坏掉装置和破坏掉装置并不会被任何人追责的道理。

    那人听了他的话,陷入思考,片刻后他说:“我不得不承认,你说的有些道理。那么,姑且就当你说得有道理吧。只是,你说出这番道理来,又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你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告诉我,你很会讲道理吗?”

    “呵呵,从你的言行还有周围人对你的态度来看。你应该是这里的负责人吧?唉,真没想到,身为这里的头领,你居然连我说这番话的目的都听不出来。脑袋还真是够迟钝的。我这样说,是在跟你坐而论道吗?我之所以这样说,是想要你聪明点儿,直接放我们从空间术的围困中出去。免得我动手将这里给破坏掉,更免得你会因此而获罪。怎么样,这下我说得够清楚明白了吧?”王落辰将话挑明了。

    “哦,原来你是来跟我谈判的。我确实没想到这一点。不过,我知道有一些人,天生神识就很强大,但战力却很低微。不知道你属不属于那种人呢?若是属于的话,我放你出去,就等于是犯了错误,也会被追责的。”那锦衣男子明白了王落辰的目的,向他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犹疑。

    王落辰听了,直接回了一句:“原来你是这么想的。那么,你是要跟我赌一把吗?”

    “这个……”赌一把的代价很大,那锦衣男子不敢轻易做决定,变得更加地犹豫了。

    见此情景,王落辰心中闪过一个念头,然后说:“这样吧,你可以找个你心中认为破坏难度跟那些能量晶石差不多的东西,由我来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让你心里可以由此做出判断和决定。”

    “哎,这个主意好。不过,这里的装置什么的都是五极门顶重要的财产,不容破坏的。要不这样吧,你显出真身来和我打一架。只要你能够打败我,那么我就放你们的人出去。”

    那锦衣男子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要找出符合王落辰所说的那种条件的东西实在有些难,就只好以自身当做验证他实力的工具。

    “哈哈,看来你很自信嘛。好吧,我答应你。不过,我的本体到这里来实在有些不方便,就以神识来跟你战一场吧。”

    神识可以自由来去,而本体的行动却要受到诸多限制,王落辰自然不方便让本体亲自前来。

    于是,他便以自己的这一部分神识,召唤出仍然被空间术困住的本体内的神识,控制着自己的元力之刃来跟这人一战。

    看着成千上万柄拇指大小的元力之刃从那喇叭形状的通道飞进来,这控制中枢里的人全都被惊得目瞪口呆了。

    “这是什么?是元力化形武器吗?这世界上怎么还有这种元力化形的方式?”

    那名下巴上长了美人痣的青年,一脸惊叹地向锦衣男子问道。

    “厉害,这人的神识修为已经到了可以一化千万的清明境界,能够将自己的神识离体并且分离成很多神识来控制自己的元力。这实在是匪夷所思啊。唉,不好,看来我有些轻敌了。”那锦衣男子见此情景,向身边的青年低声说出了自己的隐忧。

    他的低语自然是逃不过王落辰神识的感知。听他这样说,他的心里不禁有些振奋。

    他将所有神识集合起来,并将元力之刃汇聚成一道,然后向那人叫了声“小心了”,便向对方全力攻击了过去。

    那人见王落辰的元力之刃集合起来,依旧不过寸余,料定这其中必定是经过了一个元力压缩的过程,明白对方攻击自己的这件元力武器虽小,但却可能包含千钧之力,威力巨大。

    于是,他不敢轻慢,赶忙将自己所有的元力都汇聚到自己那一柄寒光剑中,控制着它向着王落辰的元力之刃,飞速撞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