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梦雪和沙傲云看着他神情凝重,知道他在想办法,就暂时都没有出声儿。(书屋 shu05.com)她们都安静地站在一旁看着他,等着他将事情想通了之后,拿出可行的方案来。

    王落辰想了一会儿,脸上逐渐恢复了常态,他露出一个看起来跟嬉皮笑脸的那种笑容非常类似的微笑,对吴梦雪和沙傲云说:“云姐,师妹,我想到办法了。”

    “太好了师兄,你快说,是什么办法?”吴梦雪高兴地抓住他的衣袖,问道。

    “办法嘛,就是……”王落辰说到这里,却闭上了嘴巴,改用神识与吴梦雪和沙傲云交流道:“办法就是没有办法。我之所以要故弄玄虚,是因为我突然想到,这个空间术会那么及时地起作用,很可能并不是自发的,而是受到别人操控激发的。所以,如果我所料不错,当我们说完这些话,那些怕咱们逃出去的人,就有可能会采取行对对付咱们的。”

    因为神识传递意念很快,王落辰这几句话仅用了不过一秒钟的时间,就被吴梦雪和沙傲云给接收和理解了。

    而在下一秒,王落辰向她们做出一个向自己聚拢的手势,并作出了一副有秘密向她们要讲的样子。

    吴梦雪和沙傲云因为已经明白了他的用意,见他如此动作,就都靠近了他,假装出了听他讲了秘密之后,非常满意地样子。

    就在他们三个十分投入地演戏之时,突然由他们的左边吹来一阵狂风。

    “哈哈,瞧,他们上当了,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

    便在那阵风吹起之时,一直以仔细留意着周围动静的王落辰,边得意地以神识向沙傲云和吴梦雪笑了一声,边猛然向这那里发出成千上万柄金色元力之刃。

    风的力量属于木元力。金克木。

    所以,王落辰的金色元力之刃在那纯粹由能量所生成的风中一阵搅动之后,那风便有如拥有灵性一样,向着这一处空间的某一位置退去。

    它有灵性,知道打不过就要逃,被王落辰以神识控制的元力之刃当然也明白乘胜追击,直捣黄龙的道理。因而,它们也尾随着那回缩的风儿追了上去。

    随着风儿迅速地收缩,王落辰也跟着风儿到了生成它们的源头。

    那里,是一个好像某个宗教举行仪式时所吹响的那种巨型喇叭一样的样式,但体积更为庞大的通道。

    “风从这里起,那么就说明这内部一定有能量源。好吧,就让我进去一探究竟。”

    追到近前,王落辰将附着在元力之刃上的神识控制留下一小部分。其余的全部控制着元力之刃回来,以给那些处于暗处的人造成一种他见好就收的假象。

    然后,便以所留下的那部分神识悄悄地溜进了那长约百米,喇叭口直径足有十米的巨大喇叭里去。

    从宽广的喇叭口一直往里走,越来越窄,直到收缩到大约三米多粗细的样子,便变成了没有粗细差异的直筒般的通道。

    很显然,那些风就是从这里吹出去的。而它们的源头,就在这直筒的最深处。

    想明白这一点,王落辰的神识毫不犹豫地以很高的速度向其中深入。

    仅仅过了几秒钟,他便穿过近三百米的通道,来到了风的发源地。

    那是一个巨大风扇一样的装置,它的后面就是一块大小足有几个立方的巨大能量晶石。

    晶石所散发出的能量,为包裹它的壳所吸收,然后汇聚起来,推动那巨大的风扇转动。随着它的转动,就产生出裹挟着晶石的能量风,源源不断地吹向外面。

    “这还不是最深处。这只是装置的头部。那些控制这些装置的人,应该还在这后面。”

    王落辰凝视了一会儿这个装置,然后穿透直筒的筒壁,到了这个装置的外面。

    外面是一处拥有圆型穹顶的孔洞,里面灯火通明。

    王落辰以无形的神识感知着这孔洞里的情况,发现这里除了自己刚刚出来的那一处释放能量的装置之外,还有十一个。便马上明白过来,自己已经到了施展空间术的中枢。

    除了困住自己的那一处空间外,还另外有十一个被扭曲的空间。全都是由这里控制的。

    他不禁心想,这圣境三大门派还真是够舍得下本钱的,为了弟子们实力的比拼更有难度,居然在这里搞出这种阵仗。真他@妈变态啊。不过,我可不管他们是花了多大代价搞出来的,只要他们不肯通融,放我们过去,我就把这儿给他毁掉。

    想到这里,他向操控这些制造空间术装置几十名弟子悄悄潜了过去。

    那些家伙正在一面巨大的晶石制成的墙壁前大笑着,指手画脚地指点着在光滑的墙壁上所显现出的,被围困在扭曲空间里的人们。

    “哈哈,师兄,你看这些家伙还真把自己所在的地方当成海洋了,竟然趴在地上不停地划水。”

    一名下巴上长了一块美人痣的青年,指着石壁上一群不停做出划水动作的,不知是哪个门派的倒霉蛋儿说笑。

    他对面那名面容清秀的中等身材的锦衣男子,摸着自己唇边稀疏的胡须回应道:“糅合进空间术中的幻影术,在空间被扭曲,人的感知能力受到严重影响的情况下,是不易被人发现的。他们会将自己周围的环境当成真正的海洋,一点儿也不奇怪。呵呵。”

    “师兄,那么他们中间会不会有人意识到这里面有问题,并且顺利地从这处空间脱困呢?”

    那美人痣青年可能是刚刚被调来的,对一些问题还不是很清楚,就又向那锦衣男子请教道。

    “会意识到自己深处幻境的人是有的。但在意识到幻境之后,能够从中脱离出去的,却不多。因为,想要脱离这空间,就必须有能力将这处空间就还原到常态才行。那必须要集合众人之力,或者个人得拥有武圣以上的战力,才可以做到。但你看这些人,要么是身处幻境而执迷不悟,要么就是对觉醒者的话根本就不相信。他们怎么可能将自身的力量都集合起来改变这幻境呢?

    “至于说战力为武圣的人,首先年轻弟子中并没有战力那么高的,其次就算是他真的拥有那么高的战力,他也不会被允许参加大比的。呵呵,最后嘛,这里不是还有我们在掌控局面吗?他们之中即便是实力不错的人觉醒了,想要脱困,就像刚才那个少年似的,还不是一样要被咱们给一阵风吹得再次老实起来?”

    那锦衣男子好像对自己的这位师弟十分关照,对他所提出的问题,不厌其烦地进行着回答。

    “哈哈,这位师兄分析的很精辟。但若是有人虽然没有武圣战力,但却可以偷偷潜入这里,并且拥有将这里的装置给破坏掉的实力呢?那么,请问师兄,你们该怎么办呢?”

    听到这里,王落辰不想再在这个关卡浪费时间了,他便以神识,向那人提了一个叫他心头一震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