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他心里乱糟糟的时候,猛然间感觉自己的两只胳膊被人给抓住了。连忙左右看时,却发现是吴梦雪和沙傲云靠近了他。

    此刻,她们两个正紧紧地抱着他的胳膊,见到他看向自己,便一起说道:“我们来了。”

    王落辰感觉着她们手掌上所传过来的温度,听到她们的充满欣喜的声音,他眼睛睁得大大的,惊讶地向她们俩问道:“你们是怎么过来的?”

    “哎,师兄,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觉得这问题好奇怪吗?我们怎么过来的,这还用问吗?”吴梦雪听了他的问题,反问道。

    “就是,这个问题真蠢。我们怎么过来的?当然是一步步走过来的,难不成是飞过来的?”沙傲云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瞪了他一眼说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师妹,云姐,我是说……”王落辰发现这个问题光是说的话,是说不清的。

    于是,他就指着天命社的成员们对她俩说,“这样,你们俩试试看能不能走到咱们其他兄弟那儿去,并把他们给拉一个过来。”

    “师兄,你这是闹哪样儿?”吴梦雪好像根本就不知道王落辰和天命社其他人只见无法靠近这一情况似的,听王落辰要自己这样做,完本不明白他用意的她,有些不明所以。

    “师妹,你别管,你只管去试一下嘛。”王落辰来不及跟她多解释,就将她和沙傲云给推向了天命社成员的那一边。

    然后,过了没多久,他就听见吴梦雪说了:“哎,师兄,怎么我明明和这些师兄弟们挨得这么近,就是走不到他们身边呢?”

    不待王落辰回答,那些人中就有人回应说:“吴师妹,刚刚社长也跟你一样,怎么都走不到我们身边的。难道你和沙师姐都没有看到吗?”

    “没有啊,师姐,你有看到吗?”被那人一问,吴梦雪心中茫然,赶忙扭过去去问沙傲云。

    “师妹,我也没有看到啊。哎,这真是邪门儿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呢?你要说是幻术吧,我们不是明明可以看到对方的?这也没法儿解释啊?”沙傲云对此也是一头雾水。

    “空间术!这是空间术!”

    正当沙傲云疑惑不解的时候,王落辰好像突然顿悟了,冷不丁地冒出一句他对他们当前所遭遇到的这种情况的判定。

    “师弟,你在说什么?什么空间术?是一种法术吗?”沙傲云对他这话不明所以,不免问了一句。

    “师姐,空间术是史书上所记载的,一种圣境中所独有的,类似于尘世中诸葛亮八阵图那种阵法的困敌术。简单来说,就是将晶石按照一定的方位摆放,利用它们所释放出的力量,扭曲空间,影响人们的感知能力,并对人们的行动造成一定的阻碍。你看,这里的情况跟这种困敌术非常的相像,十有八@九就是那种失传已久的能量运用术。”

    “哇哦,师兄,你知识可真渊博啊。连这个也知道?那既然知道是这种困敌术在作怪,那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将它给破掉啊?”

    吴梦雪听了他的解释,不待沙傲云说什么,便跑到王落辰旁边拍他的马屁,并向他询问破除这种空间术的办法。

    “师妹,你这话问得就有些多余了。既然那史书上对这种困敌术有记载,想来那上面也应该又应对的办法吧?对不对啊师弟?”沙傲云从一旁说。

    “嗯,能想到这一层,云姐果然够聪明。呵呵。还真叫你说着了,上面的确是关于这种困敌术的破解方法。”

    “还真有?那师兄赶快实施吧,免得他们被困在里面会有危险。”吴梦雪听说真有办法可解,赶紧催促王落辰行动。

    “呵呵,师妹,你别着急啊。要破解此术,咱们必须还得先弄清楚两件事才行。”王落辰不紧不慢地拍了拍她的脑袋说。

    “哎呀,师兄,都这时候了你还有心拍人家的脑袋。要弄清楚什么,你就赶快说吧。还有,需要我们做什么吗?赶紧吩咐吧。”吴梦雪将自己的脑袋扭了两下,躲开他的手掌,说道。

    王落辰嘿嘿一笑,点了点头,说:“自然,咱们要弄清的这两件事,其中一件就是要搞明白究竟是咱们三个和诸位师兄弟们,谁被困在空间术里了?或者说,是要弄清我们是不是都被困在空间术里了。再一件就是,弄清楚谁被困住之后,就要找到空间术所作用的范围和维持这空间术的那些能量晶石在什么地方。把它给搬走或者击碎,以破坏掉空间术发挥作用的基础。”

    “啊,这么复杂啊?师兄,会不会很难完成啊?”吴梦雪听了之后,又产生了新的担忧。

    “复杂吗?我觉得不复杂啊。要弄清究竟咱们谁被困住了。只要咱们两边都施展一下元力化形攻击就可以试出来的。因为,据史书上说,被空间术困住之后,元力的使用会因为空间的改变而受到限制。元力攻击的话,只能发挥出原来一小部分威力,或者根本就毫无威力可言。”王落辰跟她简单地解释了一下。

    听了他的话以后,也不啰嗦,吴梦雪就非常干脆地将自己体内的冰寒元力给催发了出来,对着地面就是一阵乱轰。

    但经过一番折腾她发现,自己平时足以将巨石给冻裂的寒冰元力,却仅仅只使得地上的石头结出了一层薄冰,且没有一点儿破裂的痕迹。

    因此,她对王落辰说:“师兄,你看到了吧,被困住的好像是我们哎。”

    谁知,王落辰却并没有肯定她的说法,而是指了指被阻隔在另一边的那些人,说:“呵呵,师妹,你的结论不要下得过于草率。你看,他们那边,好像所发出的元力攻击也没什么效果呢。”

    “不错,我一直在看着,他们那边所发出的元力攻击好像也打了折扣了。”沙傲云也说道。

    吴梦雪自己也看到了那边的情形,自然就认同了他们两人的说法,因而对王落辰说:“师兄,那看来是咱们都被困在空间术里面了。这样的话,是不是有些不好办了?”

    “嗯,是有些麻烦。本来呢,如果只有一边被困住,另一边因为行动不受空间术的影响,还可以较为轻松地找到那些被隐藏起来的能量石。但现在两边都被困住的话,要找到那些能量石还真就有点儿麻烦了呢。”

    王落辰逐渐凝重起来的神情,证实了吴梦雪的说法是对的,事情变得棘手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