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见他这副表情,挥了挥手说:“师姐,让他们走吧。(书^屋*小}说+网)咱们已经被他们给耽误了好大一会儿工夫了,现在真没空再跟他们计较这些了。”

    沙傲云听了,点点头说道:“嗯,师弟言之有理。”然后,她就向其他人做出了放行的手势。

    其他人见王落辰对着这些人不予追究,自然就不再围困他们。

    他们所有人都重新聚拢起来,成为一队,给神虫门的人让出了道路。

    以那老者为首的三十几人,见有路可走,赶忙向王落辰他们致谢,然后撂下一句“以后但又差遣尽管派人传讯”的话,匆匆离去了。

    待他们离去,王落辰和沙傲云等人纷纷收起将这片树林照亮的晶石,只使用小型照明灯具照亮道路,再次率领大家向着峰顶进发。

    一路之上,还是由王落辰在前面带路,继续以神识为大家查探森林里的机关。

    因此,后来了几里地,总体上来讲,他们前进的还算顺利。有几处机关,也由王落辰做出标识之后,被大家给破坏掉了。

    就这样,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之下,他们用了大约半个小时,终于走出了这片密林。

    出了密林,山道上虽有树木,但就都是稀稀拉拉分布着的小片儿或单独立在道旁的孤木,再也没有像刚才的密林一样,成片的挤在一起的了。因而,也就没有了依靠树木所设置的机关。

    尽管如此,但大家心里都清楚,这一路之上,没有了丛林机关,必定还会有其他类型的机关,前面的路途中,他们同样不能够掉以轻心的。

    “师兄,你看这里尽是些奇形怪状的石头。你说,这里又会出现什么样的机关呢?”吴梦雪走在硌得脚底板生疼的山道上,指着那一块块或一堆堆地石头,向王落辰问道。

    “师妹,你这个问题可把我给难住了。我又没有这里的阵图,哪里能够知道别人会在这里布置什么样的机关呢?呵呵。”王落辰笑着拍了拍她的头,反问道。

    “师弟,师妹,说道阵图,你们听没听说过尘世中的古代有一个叫诸葛亮的智者,曾经用石头摆了一座八阵图,将敌人给围困在其中,十分厉害。你们说,这里石头这么多,会不要也有人会用他们摆出一座八阵图来?”沙傲云听他们谈论这里将会出现什么机关,不禁想起历史上的典故,和他们开起了玩笑。

    “师姐,你不要乌鸦嘴呀。诸葛亮的八阵图可是很厉害的,听说是千古奇阵,万一要真是有人在这里摆下这样一座阵的话,咱们可就倒霉了。”吴梦雪听了她的话,也跟她玩笑起来。

    但就在她们两个刚刚开了这个玩笑,他们这一行人的周围,突然吹起一阵裹挟着沙尘的狂风,将他们给笼罩在尘雾中了。

    那尘雾中的尘土被大风不停地吹向他们的眼睛和口鼻,令他们睁不开眼,张不开嘴,甚至连气儿都要喘不了了。

    “法阵,复刻!”

    眼见情况不妙,王落辰强忍着风沙所带来的不适,打出了一道法阵。

    但奇怪地是,他所打出的这道法阵,仅仅只是勉强将众人前面的风沙给挡开了一些,让他们顺利地喘了几口气,就彻底消失在沙尘中不见了。

    “法阵,复刻!”

    王落辰以为是自己刚才的时候精力不够集中,所以复刻出的法阵比较粗糙,不能够很好地利用天地间的元力,才很快地消失的。便又再次打出了一道法阵。

    然而,这道法阵刚一出现,就跟刚才那一道一样,没有能够为他们挡住风沙就消失了。

    “靠,这是怎么回事儿?法阵居然无法持续存在下去。真是奇怪。难道说,这里的天地法则比较另类?”接连两道法阵都莫名其妙地消失掉,王落辰的心里不禁有些纳闷。

    他正纳闷着,那风沙就突然地停了。然后,他就听到周围有人在大呼小叫地说:“哎呀,不好了,风太大,把咱们给刮到草原来了。”

    听了这话,王落辰赶忙拿出晶石向周围照射,却发现果然如那些人所说的那样。不知怎的,他们就来到了一片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草原上。

    齐腰深的草丛在风中不停地起伏,好像无尽的草海在翻滚波浪。

    王落辰的神识也便在这波浪里上上下下地浮动,无法捕捉到这草海的真实面目,搞不清它们到底是真的草海,还是某种力量所幻化出的假象。

    不过,虽然神识也不能够将这突然出现的草海给看清楚,但王落辰的思考和判断力还在。

    他心中十分确信,刚刚侵袭他们这队人的风沙虽然迅猛,却并不拥有那种可以将他们所有人都搬离龙门峰的力量。因此,他们所见到的这茫茫草原,很可能是别人以一种非常高明手段所制造出来的幻象。

    于是,他向大家喊道:“所有人都不要慌乱,也不要随意走动。大家最好都聚在一起。我感觉这草原并非真实的草原,它不过就是一个幻境。但是,这个幻境很高明,就跟真实的一样罢了。而且,大家想想,如果这草原是有人故意搞出来的,那么他们怎么可能白费力气搞这么一个东西呢?他们必定是要用它来对付我们的。所以,这里肯定会有危险出现,我们所有人务必都要小心应对。”

    “对,咱们社长说的没错,大家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啊。都汇聚到社长这边来,随着他一起行动。”王落辰之后,吴梦雪也向大家喊话。

    那些弟子听了他们的话,就慢慢向他们这边移动。

    但一动之下,他们很快又发现了奇怪之处。那就是,他们发现自己无论怎么样移动,但却无法到达王落辰的身边。

    这种情况,就好像王落辰和他们之间,隔着他们永无无法穿越的,无形的屏障似的。

    “社长,不行啊,我们根本就过不去的。这可怎么办啊?”那些天命社的成员自然是知道此刻待在王落辰的身边才是最安全的,所以都很听话地向他这边靠拢。

    当他们发现自己无论怎么走,却总是走不到自己社长身边时,都忍不住着急了起来。

    他们连连向王落辰惊呼,语气里充满了被王落辰拯救的期待。

    王落辰呢,他看到那些视自己为偶像,对自己无比崇拜和信任的兄弟姐妹身陷吉凶莫测的境地,心里自然也是着急的。

    因此,他便不再等着他们来找自己,而是迈开脚步,主动向他们靠拢。

    但奇怪地是,他才刚走了几步就发现,自己也和他们一样,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到达他们所处的位置。

    为什么会这样?

    他的心中生出了一大堆焦急和疑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