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带头的老者见自己那位有些呆的兄弟将毒虫重新给控制住了,满意地冲他点了点头,然后向王落辰说道:“少侠,你一定是想问我们是谁,为什么要拦着你的去路吧?呵呵,对不起,如果你想了解这些的话,我只能说我无可奉告了。”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不过,也没关系。你会这样来回答我,早在我意料之中。所以,我也没指望能从你这里得到想要的答案。这样也好,我不知道你是谁,受谁指使而来,反而不用让你担心我会报复你们,从而能够考虑为我让出一条道路来。我这样说,你应该能够听得懂吧?”

    对于对方不会自报家门,也不回答他所提出的问题,王落辰并没有在意,更没有就此揪住不放,而是向其提出了一个对方不必回答自己问题的条件。

    那老者也是明白人,听了他的话,微微摇了摇头说:“若是你有本身打出去,我们自然是无话可说。但倘若你让我们主动让开,眼睁睁看着你们离去。那是万万没有可能的。因为,那样做相当于我们自动放弃。倘若被别人知道我们是这样办事的,恐怕我们这些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所以,还请少侠谅解。”

    “哈哈,谅解!谅解!我完全谅解。唉,看来没有别的办法了,只好麻烦一些,动手请你们让路了。”

    王落辰点了点头,也不废话,向对方伸出一只手,发出了战斗邀请。

    “不,我们一向是不出手的。少侠所要战胜的并不是我们,而是它们。”那老者并不应战,而是招呼着自己这边儿所有的人退到一旁,将战场让给了那些正在聚齐过来的毒虫。

    成千上万只毒虫在那些人的新洞箫和短笛的指挥下,向王落辰汇聚了过来,大有将其淹没之势。

    “哼!不知好歹,好言相劝,你们不听。那好吧,就让你们后悔去吧。”在毒虫们飞速将自己给围困住的时候,王落辰借助法阵之力飞起数丈,躲开毒虫们所形成的毒瘴。

    然后,他的双手在胸腹之前连连翻动手诀。

    蓦地,他向天伸出右手食。紧接着,他的食指指尖处亮就起一个如萤火虫屁股般大小的光点。

    “阳光普照!”

    王落辰心里默念一声,催动了体内这两天才刚刚借助炽日教的烈阳神功所聚齐起来的阳之元力,由指端释放出了灿若骄阳般的光明。

    那指尖的光明,是极为精纯的光的力量。

    它们从王落辰的指端发出,照射在那些毒虫身上。那些毒虫马上就向被阳光给炙烤了一样,惊慌失措地四下退却。

    但是,它们此时才退,却是已经晚了。

    就只见王落辰指端的光芒越来越盛,只在眨眼睛便由一点萤火变成了一轮骄阳。

    这骄阳犹如真正的天球,向着周围释放出携带着热量的光芒。

    “滋滋”

    那光芒照射着,烘烤着所能照射到的一切。只在顷刻间,它就将树木烤着,土地烤焦,生物烤成木炭。

    那些毒虫,来不及逃走,迅速地以王落辰为中心,冒着烟,放出火,大片大片地死去。

    “不要啊,我的小宝贝儿们,你们不要死啊。小兄弟,求求你,行行好,放过他们吧。”刚才那名呆子,于逆光中发现了自己亲手驯养的毒虫大量地死去,他不顾自己会被那些光线所伤害到,跑向前来,朝王落辰发出了祈求。

    “退下,我不想杀人!”王落辰见到那人的衣衫和须发在自己所释放出的光明中冒出烟来,略微收敛了一下功力,向他喝道。

    “少侠,请手下留情。是我们不好,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少侠。这些毒虫都我们费劲了心血才驯养出来的,求少侠高抬贵手,请务必给我们留些种儿啊。”

    那老者也赶紧带人跑过来,将那呆子身上刚刚冒出来的火焰给扑灭,并向王落辰不停地求告。

    “哼!药老山神虫门,若不是念在你们平时除了驯养毒虫之外,还精研医术,治病救人,今天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虫儿的。好啦,废话不要多说。收起这些毒虫儿,有多远滚多远吧。”

    王落辰汲取了五极门藏书阁内藏书里的信息,对于江湖圣境中各门派势力的一些专长和特征都已经了解到了。刚才故意问他们,不过是想给他们留条后路而已。

    没想到这些人却有些不知好歹,不肯主动退去,这才激起他的杀意,将他们所驯养的毒虫给一下子去除了大半。

    如今,既然已经撕破脸皮了,他也没必要给他们留面子了。因此,当即就点出了他们的来历,对其进行了怒斥。

    “少侠,今天这事儿我们也是被逼无奈,所以请你不要记恨我们才好。我们,我们走了?”

    那老者没想到自己的来历身份会被人家给一语点破,心中不免吃惊。同时,已经见识到王落辰战力的他,唯恐王落辰将来会报复自己,赶紧向他认错,请求原谅。

    “走吧,我说了,你们走吧。放心,我既这样说了,就不会反悔的。”王落辰听他认错,语气也缓和了一些。

    老者听了,赶快招呼同门,将剩余地毒虫收进十几只大背篓中。然后,慌忙向王落辰再次致歉,准备离去。

    但就在这时,沙傲云和吴梦雪他们,因为担心王落辰的安危,已经追着大溃败的毒虫飞奔了过来。见王落辰正和三十几个黑袍人说话,他们认定这些人就是自己的敌人,便分散开来,将他们全给围在了中间,让他们无法离去。

    “究竟是谁这么大胆子?竟敢跟我们天命社为敌?小心我沙傲云改日点齐人马,将你们的老巢儿给夷为平地。”

    沙傲云是老江湖了,知道在江湖上行走,没动手之前先要将名头报出来,让对方心生忌惮的道理。所以,她人才刚到,就将自己的大名给喊了出来。

    “姑娘是千绝万灭之沙千绝?哎呀,还请息怒,刚才我已经跟王少侠解释过了,我们也是被逼无奈才这么做的。所以,还请姑娘行个方便,给我们让个道儿吧。”那老者一听沙傲云的名字,想起她的名头,心中更是惶恐,连忙又向她恳求了起来。

    面对他的恳求,沙傲云冷哼了一声,一指王落辰说:“你不用求我,要求还是求他吧。他是天命社的社长,也就是我们这些人的首脑。我们都听他的。”

    “什么?社长?王少侠竟然是天命社的社长。唉,我们这回可让人给坑苦了。不瞒沙姑娘说,若是早知道王少侠是天命社的社长。即便我们再生出十个胆子来,也不敢来这里与你们为难啊。”

    那老者究竟知不知道王落辰是不是天命社的社长,这不好揣测,但看他的脸色,在知道了王落辰的这一身份之后,的确是已经露出了后悔万分的神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