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以为自己猜出这样的赔率,已经够发挥想象力的了。

    没想到,他说出这个赔率之后,卓应儿却摇了摇头,从自己的音灵石中取出来十几张彩@票,对他努了努嘴说:“师兄,这是你们的彩票,你们自己翻找翻找。另外,这里还有一份实力分析报告。上面有对各派参赛弟子战力的分析。你们也一块儿看看吧。”

    于是,大家便一阵翻找。

    稍后,就听冷泠弦惊讶地叫了起来:“啊!师兄你的赔率竟然是一赔一千。唉,人家这是得多看扁你才会为你开出这样的赔率啊?”

    “不会吧,云姐的赔率才只有一赔五十呢。怎么师兄的会这么高?”吴梦雪拿着一张印有沙傲云名字的彩@票,向大家展示着,说道。

    “我看,这里面大有文章啊。我敢肯定,这是有人故意在误导民众,好从中赚取好处。”秦俊彦接连看了几张彩@票,发现所有人的赔率都比王落辰低,就以非常肯定的语气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秦师兄,话也不能这么说的。毕竟,王师弟现如今虽说在五极门有些名气,但大家对他的实力高低并不完全了解,不怎么看好他也是情有可原的。”

    李英晨以为这件事不难理解,认为这赔率的得出完全是由于对王落辰实力的不了解所致。

    “英晨这话说的对,大家看这份实力报告,落辰的排名很低啊。”沙傲云将那份实力分析报告上面,王落辰所排的位置,指给了大家看。

    大家看到王落辰排在了一千名种子选手的倒数第三位,顿时也都觉得李英晨的分析是对的。

    这时,王落辰笑了笑,豁达地说:“管他呢,反正我又不买这玩意儿。随便他们将我的赔率给定到多少好了。”

    “哎,师兄,话不能这么说。赔率代表了大家对一个人能否在大比中取的好成绩的看好程度。赔率越低,说明大家越看好这个人。反之,赔率越高,则说明大家越不看好那人。这是关系到声誉和面子以及你在年轻弟子中的人气的大问题,你怎么可以不在意呢。”卓应儿不赞成他这种态度,数落他说。

    “可那有能怎么办呢?这赔率又不是我所能决定的。”王落辰摊了摊手,无奈地说。

    “或者,师兄你可以在大比之前挑战一下实力榜上的排名靠前的人物,炫耀一下实力,让人们改变对你的看法,从而让发行彩票的改变你的赔率吧。”这时候,冷泠弦出了一个主意。

    “不行,弟子们是不可以私自比斗的,如果师弟真那样做了,一定会被取消参加大比的资格的。”沙傲云马上指出冷泠弦这主意的不可行之处。

    冷泠弦一听自己的办法不行,有些着急地说:“这个办法不行的话,那可怎么办呢?难道就让师兄一直被人家给看扁吗?”

    “弦儿,别着急嘛。哈哈。”王落辰见她急躁,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其实,我觉得大家都把这事儿给想岔了。你们光想着这赔率给我带来的不好的一面了,却忽视了它能够带给我们的利益。”

    “利益?什么利益?哦,师兄,你该不会是跟我想得一样,买你赢,然后大赚特赚一笔吧?”王落辰的话才出口,卓应儿马上一惊一乍地由座位上弹起来,指着王落辰问道。

    “怎么?应儿,你已经买了我赢吗?”王落辰反问。

    “嘿嘿,我了解你的实力,对你有信心,当然会买你赢了。而且,师兄啊,我跟你说实话吧,我不光买了你赢,而且我还将我妈刚给我的五十万江湖币全都买了你赢。所以,师兄啊,你若是可怜应儿,就千万千万赢得进入乾坤洞的名额吧。”卓应儿又从音灵石里弄出一堆全是买王落辰赢的彩票说。

    “五十万?应儿,你好大的手笔啊。你就不怕师兄将你所有的钱都给输掉吗?”吴梦雪听了她押注的金额,瞪大了眼睛问道。

    听话音儿刚落,王落辰的手掌就落在了她的头上,王落辰摸着她的脑袋问:“师妹?你这话是几个意思?你就算是对我再没有信心,也不用当着我的面儿讲出来吧?”

    “就是,师姐,我警告你,你最好不要乌鸦嘴。否则,我在被我妈给打死之前,一定会先把你给打死的。”卓应儿听吴梦雪说出了不吉利的话,扑上去使劲儿抱着她的腰,将她给死死地勒紧,威胁说。

    “放手,放手啊死丫头,你真想勒死我啊?你就算是想顶替我的位置,也不用这么着急吧?你不着急的话,说不定改天姐姐一高兴,替你在你心爱的王师兄面前说几句好话,他就把你就收了呢。哈哈。”吴梦雪被她给勒住,并不惧怕,反而还开起了她的玩笑。

    吴梦雪的话,引起了大家的一阵哄笑,也让卓应儿羞红了脸。

    她一把放开吴梦雪,将她推向了王落辰,说:“师兄,师姐造咱们两人的谣,你可得好好惩戒她啊。”

    王落辰一把将倒向自己的吴梦雪给抱住说:“呵呵,应儿,这回你失算了,我可不敢得罪她。因为,我所有的钱都在她那里,我还指望着她把钱拿出来替我下注,赚上一笔钱呢。”

    听王落辰这样一说,吴梦雪得意了。她躲到王落辰身后,向卓应儿晃了晃粉嫩的拳头,向她示威了起来。

    见她得意,卓应儿不认了,她跑过了就要抓她,给吴梦雪点儿教训。

    但吴梦雪虽然打不过她,心眼儿却比她多,她见卓应儿冲过来,便以王落辰的身体为遮挡,跟她玩起了躲猫猫。

    王落辰呢,夹在她们中间当好人。替这个挡一挡,又替那个拦一下,将她们两人的嬉闹,弄成了三个人的游戏。

    她们这样一闹,寓所里顿时充满了欢声笑语,变得热闹起来。

    他们都是年轻人,一玩闹起来,就把一些令他们烦恼和忧心的事情给忘了。

    结果就是,关于赔率这件事的讨论,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他们玩闹了一阵,就各自去洗漱,然后穿戴整齐了,到冷月宫的驻地,向带队的冷无痕和冷冰燕等人请安去了。

    在那里,冷泠弦见到了自己的亲人,一番交谈,让他们的关系重新变得融洽,而她也重新回到了冷月宫的阵营,成为了他们这一派参加大比的弟子。

    王落辰对此自然没有什么意见,就在和他们叙谈了半天后,将冷泠弦暂时留在了冷月宫众人所居住的驿馆里,和其他人一起回到了寓所。

    在寓所里待了三天,最后一天又被长老们召集起来开了个大比前的动员会,并去大比筹备处领了自己参赛的号签,就把日子打发掉了。

    八月十五,月圆之夜,各方实力准备和期盼了很久的三教大比,终于拉开了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