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殿外,靠近天幕湖的树林里,正有一名胖到没脖子和腰身的胖子坐在滑竿上等着周不通。(书=-屋*0小-}说-+网)

    见他来了,挤眉弄眼地问道:“看师兄笑嘻嘻的样子,看来是事儿办成了?”

    “有师弟的妙计,再加上为兄的三寸不烂之舌,这贪心的何不源哪能不上钩?只是,为了一份报告,师弟如此大费周章,值得吗?”周不通向胖子问道。

    “师兄,怎么不值得?你别忘了,这个计策除了能让何不源改掉那份报告,可是还能为咱们筹集一大笔经费啊。”胖子得意地笑着说。

    “师弟真是好算计。师兄我不得不佩服的。”周不通笑了笑,向自己的胖师弟蔡不离竖起了大拇指。

    “哈哈,谢谢师兄夸奖。唉,我这也是没办法啊。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当家才知主事难啊。好啦,师兄,既然事情已经办成,咱们赶快离开吧。免得多生是非。”蔡不离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冲周不通抱了抱拳,坐着滑竿儿离去了。

    周不通回头朝护宗大殿看了两眼,飞身上了自己的飞行兽,也悄然离去。

    蔡不离和周不通他们在这边为王落辰所做的这一切,王落辰并不知晓。他根本就不曾想过,护宗大殿里还会有专人对弟子们吸收元力的多少进行记录和报告。

    他此刻正和师姐师兄们在位于旭日峰的寓所里尽情吃喝,畅享人生。

    这十多天的时间里,他们每天除了练功还是练功。过得十分枯燥乏味。如今回到了寓所,自然要放松一下。

    而放松的最好方式,在他们看来,就是大吃大喝,尽情谈笑嬉闹。

    这一场吃喝,从他们回到寓所开始,一直持续到深夜,大家个个都尽兴了才结束。

    当晚,因为醉了,大家都没有回去,就在寓所里住下了。

    第二天早上,本来他们是非得睡到下午才起床的。不想,才刚刚到正午,就被一个人给吵吵醒了。

    “喂,你们这些人怎么还在睡觉?不知道五极门出大事了吗?快起来,快起来。”

    酒精的作用还没有完全消失,脑袋依旧晕晕乎乎的众人,被一个女孩儿清脆的嗓音给叫醒了。

    “谁啊?大清早的吵吵什么?”被搅了好梦的王落辰,揉着惺忪睡眼从房间里慢吞吞地走了出来。

    接着,其他的差不多跟他一样状况的人,也带着几分愠怒从房间里出来,查看到底是哪个家伙来惹大家上火。

    “咦,是应儿?好不容易才有机会跟师母团聚,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当王落辰从勉强撑开的眼皮缝隙中看清那少女的面容之后,惊讶地问道。

    “师兄,你是不是睡糊涂了?也不想想如今都是什么时候了。三教大比还有四天就要开始了,我娘他们也要带领门中弟子来五极门参加活动的嘛。她来了,我可不就跟着她一起回来了?”卓应儿将手里的冷冰燕给她带来的大包小包,统统扔给王落辰冷泠弦他们,然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说道。

    “对啊,呵呵,我们昨天光顾着喝酒了,把这茬儿都给忘了。”用手指拢了两把头皮,让自己清醒了一下,王落辰笑着坐到了卓应儿旁边,接着问道,“师妹,师母他们来了,住处都安排好了吗?”

    “这个不用你操心,五极门作为每一届三教大比都承办的门派,早就把这些事情给解决了。师兄,你所需要操心的是,你在‘三教大比猜猜猜’中的赔率。”卓应儿盯着他,大有深意地说。

    “什么三教大比猜猜猜?什么赔率?师妹,你是从外星球来的吗?怎么去了一趟冷月宫,回来之后脑袋就有些变异了?说的话我都听不懂呢?”王落辰被她的话给搞得一头雾水,用手量了一下她的额头问道。

    感到莫名其妙的人,不光是他。其他所有的人,因为昨天一天都没有出门,对外界发生的事情一点也不知道,也都被她的话给搞糊涂了。

    大家都跟王落辰一个反应,纷纷过来查看她的健康状况,以确认她脑子没病,或者没有因发烧而说胡话。

    “干嘛啊你们?”卓应儿将他们都从自己的身边给哄开,不耐烦地说,“我这样说有什么毛病吗?现在整个江湖圣境里还有谁不知道?五极门中有人利用这次三教大比发行了一种叫做‘三教大比猜猜猜’的彩@票。他们为各参赛弟子制定了各自不同的赔率,印在彩@票上让大家作为购买彩@票的依据。王师兄,你猜猜,你的赔率是多少?”

    “什么?居然有这种事儿?我们怎么不知道?难道说这彩票是在一夜之间冒出来的?”王落辰没有猜自己的赔率,而是好奇地问起这彩@票究竟是怎么出现的。

    跟他一样,听了卓应儿的话,其他人也是好奇。七嘴八舌地询问卓应儿这彩票的事儿。

    “停停停!不用都问,我没那么多嘴巴一个一个地回答你们。”卓应儿被他们给吵到了,向他们做出了急停的手势,然后说道,“关于这个彩票,还真就像你们说的,是突然之间就冒出来的。据我从我老爹那里打听来的消息,昨天下午这彩票才开始做前期宣传,今天早上就发行出来了。以他估计,这彩@票肯定是有人早就提前做好了,所以才能够出现的这么迅速、及时赶在三教大比前三天推出来的。”

    “啧啧,他们还真是生财有道。而且,也够胆识,居然敢利用三教大比这事儿赚钱。由此看来,干这事儿的人,也是有背景的。说不定,就是几大世家或者五极门高层的人呢。”王落辰听了卓应儿的介绍,马上得出了一个推论。

    他的这个推论,大家觉得非常有道理,不禁连连点头,夸他聪明。

    卓应儿则不以为然,连说了几句大家都是马屁精之后,揪住王落辰的衣袖晃荡着说:“师兄,师兄,你别光顾着听这些家伙拍马屁啊。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什么问题?哦,你是说要我猜我的赔率?呵呵,这不是难为我吗?我虽然很聪明,可毕竟不是神仙啊?哪能什么事情都说得准?”王落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猜。

    “师兄,你就猜一个嘛。我想看看你的脑洞有多大。”卓应儿非要他猜。

    王落辰无奈,只好随便猜到:“听你说话这意思,好像我的赔率很惊人。好吧,那我就按照这个方向去猜。嗯,我猜,是一赔一百。怎么样,够惊人了吧。”

    一赔一百,就是王落辰若是赢了比赛,买他赢得人若是花了一块钱的话,就可以拿回本金,并获得一百块的收益。这赔率在赌局中,的确是够惊人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