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源嘿嘿一笑,向周不通说道:“我明白了,师兄的意思是,咱们门中这些弟子肯定能够在大比中取得不俗的成绩,并能够获得进入乾坤洞的大部分名额。因此的话,咱们只要抓大放小,紧紧盯住他们,就能够在这场赌博中获得最多的利益。对不对?”

    “对啊,就是这个道理。一百场比赛,我们只要能够从其中超过一半的比赛中都能够获得收益,那么我们就赚大发了。怎么样,师弟,你要不要跟师兄一块儿干?”周不通盯着何不源,郑重地问道。

    “干,当然要干。只是,师兄啊,咱们这个投资的占比和收益的分配该怎么进行呢?你看,这报告关系如此重大,我是不是该……”

    已经下定决心要按照周不通的方法大赚一把的何不源,晃了晃自己手中的报告,跟周不通讲起了价钱。

    “师弟啊,虽然说这个创意是师兄想起来的,理应占大头。但是,师弟啊,鉴于你要在这件事中冒更大的风险,师兄就不跟你挣了。就让你占个大头,你六我四好了。”

    何不源想不到的是,原本以为会跟自己争抢一番的周不通竟然很爽快地就将大头给了自己。

    怀疑太容易得到的好处背后会有看不见的陷阱的他,因此在心里犯起了嘀咕。

    怕到最后沾光不成反而会吃亏的他,忙问:“师兄,你这么大方,不会是因为这里面还有什么坑吧?还有,你说的什么风险?不知道是指什么呢?”

    “师弟,干什么事情不会遇到坑呢?何况咱们这次要发大财,肯定是要做好准备遇见大坑的准备的。毕竟,参加大比的弟子很多,有些事情不是你我所能完全预料得到的嘛。至于我说的风险嘛,其实也不是指别的,说的还是这份报告。”周不通将报告翻了翻,满脸严肃地向何不源说道。

    “这份报告能有多大风险?我悄悄地复制一份儿留下来,谁会知道?所以说,就这报告来说,没什么风险。”

    何不源瞥了一眼报告,沉吟了一下,想了想,要周不通不用就这份报告担心什么。

    “哎,师弟。你把问题想简单了。我跟你说,咱们这次能不能赚到钱的关键,就在于对参赛弟子比赛结果的预测上。这种预测,是很关键的信息。不能走漏半点消息给别人。但是,这里面就牵扯到一个问题。如果咱们将你们护宗大殿这份报告就这样原原本本地递上去。你想,那些世家还有门中的高层们,关于弟子的实力,他们是不是就会掌握到跟咱们一样多的信息?那样的话,以他们的才智,难道就不能对比赛结果做出准确的预测吗?一旦他们做出了跟咱们一样准确的预测,师弟啊,你再想想,咱们还有得玩儿吗?”

    周不通的分析让何不源恍然大悟,同时也让他得出了一个令他心惊肉跳比的结论。那就是,要想赚钱,就不能将这份报告递上去。他必须得另外造一份假报告来糊弄长老们。

    “造假的话,会不会被长老们给发现?师兄,真要那么做?我心里可是有些害怕啊。”想到欺骗长老们会受到严厉的惩罚,何不源犹豫了。

    “师弟啊,你知道咱们圣境中有多少人口吗?怕是没有一亿,也有八@九千万吧。假如他们这些人都能够押注一百江湖币的话,咱们能够从每一场比赛得到多少好处?”周不通没有说任何鼓励的话,只是给他算了一笔账。

    “靠,师兄说得对,这么大的买卖,即便真要受一些惩罚,做出一些牺牲,也值了。师兄,什么都别说了。只要你能够答应给我七成,我就什么都不担心了。”

    何不源好像一个赌徒一样,下定了要冒险赌一把的决心,并向周不通提出了更多的利益要求。

    “师弟啊,人不能太贪心。给你六成,已经够多的了。要知道,我给你出了这样的主意,也是得冒风险的。你要真坚持要这么多,师兄我就觉得不值了。那样的话,我退出好了。至于你呢,随便你,你也可以自己干,我绝不眼馋,更不会检举揭发你。呵呵。”周不通干笑了两声,把报告塞进了何不源的手里。使劲儿甩了甩衣袖,就要离去。

    只是,他说的虽然干脆,但就他那体态,那表情,那语气,任谁都能够看得出来,他所说的不过是气话。是做不得数的。

    何不源可不信他会放弃这样巨大的利益,更不信他会让自己顺顺当当地独自得到那些好处,便连忙笑着拉住他说:“师兄,小弟刚才不过是开个玩笑嘛,你何必当真呢?你看,这么大的事儿,就师弟我这脑壳,一个人怎么搞得定?说不得还得要你这活诸葛出谋划策,掌控全局。所以,师兄啊,你可不能甩手不管哪。”

    “师弟,这可是你非要拉住师兄的啊。将来四六分账的时候,可不许反悔的哟。”周不通得意地笑了笑,要他给自己一个承诺。

    “师兄放心,我若反悔必定不得好报。你如不信,咱们可以当场立下字据。”何不源见他回心转意,赶忙发誓赌咒的就分账一事做出了保证。

    听了他这话,周不通冲他摆了摆手,认真地叮嘱道:“师弟,做坏事岂可弄出字据文书什么的?那不是留下把柄给人家吗?所以,师弟一定要记住,我们合作的这件事,从始至终,一定不能留下半点记录。明白吗?”

    “明白,明白。你看,还是师兄想得周全,要是师弟,肯定就想不到这些细节。嘿嘿。”何不源听他讲得很有道理,不禁夸了他一句。

    “好啦,这些见外的话师弟就不必说了。现在,你就赶快去修改这份报告去吧。哦,对啦,还有一事你要记住,就是凡是知道这份报告的,你都要将他们拉下水,并且给他们一些好处。这样,咱们改报告的事儿才没有人会泄露出去不是?再说了,将来赌局开了,就咱们俩不是也忙活不过来吗?你手下这些弟子,正好用来替咱们跑腿儿办事儿。哈哈。”

    周不通真是人老鬼精,将事情考虑的面面俱到,令何不源心中大大地佩服他的才智。同时,也为自己刚才没有因为一成的分红跟他闹僵而暗自庆幸。

    于是,他就向周不通行礼,表示一切都按照他说的办。然后,便急匆匆地去召集制作这份报告的弟子们去改报告去了。

    他走后,周不通也离开了他的住处,悄悄地溜出了护宗大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