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啧啧,这种话亏你这样的大男人好意思说出来。你也不想想,你们这些脸皮比城墙还厚的男人,就是脱光了在大家面前走一圈儿应该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吧?湿了衣服又算得了什么?可她们女孩子能一样吗?衣服湿了,毁了妆容还损失了形象,这怎么是你们的衣服湿一下就可以扯平的?所以说,你们不道歉谁道歉?”

    针对他的话,王落辰马上进行了驳斥,并向天命社的成员争取群众支持:“大家说我说的对不对啊?”

    “就是!社长说的太对了。你们这样的人,怎么可以和我们花容月貌的师姐师妹相比?所以说,快别废话了,赶快道歉。不然我们就把你们按进水里打了!”

    王落辰的一番话,让天命社的成员们再次鼓噪了起来,他们向司徒无言等人挥动着拳头,发出了威胁和催促。

    眼见又要被这些“不讲道理”的少年们用拳头给“按摩”,司徒无言等人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非常无奈地向吴梦雪她们三人道了歉。

    他们的道歉,吴梦雪她们三个自然是心安理得地接受,并且,她们还趁机把他们再次给一通奚落。

    这些屈辱,摄于天命社众人的压力,司徒无言等人都默默地忍受了。

    终于,他们从王落辰他们的包围圈里狼狈不堪地走了出来。

    当他们骑乘着飞行兽飞出去好远,为了所谓的颜面,像众多斗败的恶人恶狗一样,他们边夹着尾巴逃跑,边回过头恶狠狠地向王落辰他们大声地咆哮道:“你们等着,老子们绝不会放过你们的。”

    “哈哈……”

    他们的话没能吓到任何人,相反,这些话只换来大家充满讥讽的嘲笑。

    “哼!看他们的那副小人嘴脸,刚刚离开这里,就向咱们呲牙!真是可恶,全然没有刚才低眉顺眼儿的模样了。早知这样,刚才他们挨揍的时候,我也该上去修理他们几下了。”

    远远儿地看见欧阳靖一伙发狠的样子,吴梦雪挽起王落辰的胳膊说道。

    “好啦,师妹,事情已经过去了,你就别再发狠了。呵呵。咱们还是赶快去护宗大殿跟其他弟子会合吧。”王落辰摸了摸她的头,笑呵呵地说。

    “嗯!都听师兄的。”刚刚还发狠的吴梦雪,很乖巧地靠在王落辰的肩头,亲昵地回答道。

    王落辰再次笑了笑,向其他人说道:“所有人之中,没有接到通知的先陪同冷师妹和罗师妹她们离去吧。这里是本门重地,不宜就留。其余的,为避免引人注目,咱们分散开来,分批进入护宗大殿。对我这个安排,大家可有意见吗?”

    初听他说要分批行动,大家心里还略有不解,但被身边那些天命社里的老成持重的老弟子们一提醒,他们明白社长这样做的意思是不想太过招摇,免得引来高层的猜忌。就纷纷点头,同意了王落辰的安排,并各找要好的同伴,分队出发了。

    见大家照自己的要求分散开来行动,王落辰高兴地频频向大家点头,表示对他们能够理解自己苦衷的感激。

    等他们逐渐飞离,王落辰向已经召唤来自己飞行兽的罗凝玉和放出月梭的冷泠弦说:“你们且跟咱们这些兄弟姐妹们一同回去寓所,等这次集训结束后或者这中间有时间的话,我就去看你们。我不在家,有事多跟妮蒂亚商量。需要帮忙的地方,就找社里的同仁和卓师伯蔡师伯他们。”

    虽说只是小别,王落辰看得出来,冷泠弦和罗凝玉心里都有些不大好受,不由地轻抚了一下她们的脸颊,安慰了她们两句,并叮嘱了些事情。

    她们两个各自点了点头和那些名单上没有,只是跟师兄弟们前来游玩见识的天命社男女弟子,一起离开了。

    目送他们离去,王落辰和吴梦雪他们几人向护宗大殿飞去。

    他们走后,他们和司徒无言等人发生冲突的空域,有一片光影不停闪动。过了没一会儿,木长老和水长老的身影便在空中浮现了出来。

    “司徒,你看你看,这小子越来越嚣张了。连你们司徒家的嫡系子孙也敢教训。还有,还有,你看看他们那个什么天命社,都是些什么人啊?没有一点儿教养,动不动就以多欺少。很不像话。而且,我听说这帮小子还只是代表,他们这个社团的人数好像已经达到了五千人之多。司徒啊,别怪我没提醒你啊,这么多少年聚在一起,管控不好,恐怕会闹出事端来啊。”

    刚一出现在空中,水长老便怒容满面地向木长老司徒丹枫评论起王落辰和他的天命社。当然,因为一贯地厌恶,他的评论里可没有一丁点儿赞许和夸奖,全是贬低。

    听了他这番话,木长老棱角分明的脸上微微一笑,说道:“欧阳,五千一百三十六人,这是他们天命社的准确人数。所以,你看,他们并没有脱离我的掌控。只是,欧阳啊,他们这社团人数虽然不少,但都是些战力低微毫无地位和根基的少年,能掀起什么风浪?”

    “至于说今天的事情嘛,王落辰做得似乎也说不上错。不好兴师问罪的。再说,你也看到了,他的实力不弱,说不定就是我们五极门在三教大比时的一匹黑马,到时候能够在大比中为咱们五极门争些光彩回来。还有,还有就是你忘了?他还担着跟血族联盟大使的重担呢。这种时候,我怎么好随便动他?”

    听了这话,水长老叹了口气,说道:“你只要心里有数就好。不知怎的,我越来越觉得这少年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且他又跟咱们选中的那些人过从甚密,我因此担心将来他会不会……”

    “哎,欧阳,这就是你多虑了。他一个小孩子,即便有些奇遇或特殊之处,能够有多大的能量?他能改变什么?还不是被拥有绝对实力的咱们给玩弄于股掌间?所以说,欧阳,你就不要管他了。放心吧,他的事儿我自有安排。好啦,这会儿参加集训的年轻弟子应该都已经到齐了吧。咱们还是赶快过去主持护宗大阵吧。”

    就王落辰的事,木长老跟水长老交了底。然后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要他不必担心,接着便当先一步,向着护宗大殿飞去。

    水长老摇了摇头,暗自感叹了一下自己的多虑,也跟了上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