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在众少年的欢呼声中收起法阵,缓缓降落到巡天兽的后背上,向众人招手致意。

    大家见他停了下来,纷纷催动飞行兽,向他围拢了过来。

    “社长,你没事儿吧?”

    “社长,受伤没有啊?”

    “社长,要我们怎么做?你尽管说。”

    “还用社长说?兄弟们,操家伙,一起上,把这些敢惹咱们社长的给灭喽。”

    他们过来以后,出于关心,争相询问他们社长的情况。在这一过程中间,有些人情绪不免过于激动,提出了很具有暴力性的建议来。

    年轻人喜欢扎堆儿,扎堆儿之后因为易受到周围人员情绪的影响,还很容易产生出一些过激的行为。

    因而,就在有人提出要替自己所爱戴的社长出气,教训欧阳靖他们一伙儿之后,这一边发生冲突的天空中,立即就出现了群情激愤的场面。

    他们不等王落辰同意,就催动飞行兽向司徒无言一伙儿人冲了过去,大有将他们给揍到生活不能自理的意思。

    司徒无言等人见此情形,心生恐惧,一边收缩成一团儿,一边连连大呼,怒斥天命社的少年们这样做是以多欺少,很不公平。

    可惜,他们这种说法,在少年们听来十分滑稽可笑。

    他们懒得去跟这些一贯仗势欺人的家伙争辩什么,直接以密集的拳头回应。

    在他们看来,不公平就不公平吧,他们才不管呢,只要能够替社长出气就行。

    一百多号人,战力全在武帅以上,饶是司徒无言他们这一伙儿人中间有几个武帝级的高手,但双拳不敌四手,何况人家这么多手呢?他们哪里招架的多住?

    仅仅几秒钟的时间,就被少年们攻破了他们的护盾,品尝到了少年们拳头的滋味儿。

    “乒乒乓乓”

    现场一阵乱响。王落辰很快就听到了欧阳靖他们这些世家子弟的哭爹喊娘。

    “师兄,他们不会被打坏了吧?”

    作为刚从冷月宫过来的,冷泠弦从未见过这种阵势的群殴,心地善良地她不禁替那些人被揍的家伙担心了起来。

    “哈哈,师妹,他们本来就是坏的,哪里还会被打坏呢?”

    受过他们几次气的吴梦雪却毫无这样的同情心,她拍了拍冷泠弦的肩膀,笑了起来。

    “话虽如此,还是适可而止的好。省得惹出更多麻烦。”秦俊彦在一旁劝说道。

    “师弟,教训一下出出气就行了,让兄弟们停下吧。”沙傲云对人情世故了解的更多一些,也不赞成做得太过分了。

    王落辰心里自然也是有数的,他以神识查看了司徒无言等人的情况,见他们个个都已经被揍得鼻青脸肿了,便向天命社众人喊道:“好啦,兄弟们,停手吧。咱们还要去参加集训,没必要在他们身上浪费太多的时间。”

    他的话,堪比圣旨,天命社的少年们自然是个个都肯听的。

    听到他要大家住手,所有的人就都停了下来。

    他们刚一停下,王落辰便催动巡天兽飞了过去。大家见他过来,自觉地让开一条道路,将围在众人中间的那十几人给显露了出来。

    “噗!”

    一见到他们,吴梦雪她们几个年轻的女孩儿全都笑出声儿来。

    “师妹啊,你们没见过猪头吗?为何发笑?”

    王落辰手指被打的形如猪头的欧阳靖一伙儿,假模假式地向吴梦雪问道。

    “哈哈,师兄你好坏,人家本来就乐得不行了,你还要用这样腔调儿来逗人家。”吴梦雪受不了王落辰假装出的一本正经的样子,憋不住心中的笑意,肆意大笑了起来。

    她一笑,周围的人好像受了感染一样,全都一起笑了起来。

    “哈哈……”

    笑声响成一片,将天幕峰护宗大殿的一角,变成一个欢乐之地。

    “嘘!大家不要笑得这么大声,免得护宗大殿的人过来询问。”王落辰向大家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提醒他们不要忘了这是什么地方。

    大家向巍峨雄浑的大殿望了一眼,觉得王落辰的话很有道理,就很自觉地将嘴巴捂在嘴上,强迫自己收起笑容来。

    然而,就在大家都勉强地将笑声收起,现场变得稍微安静之时,司徒无言等人却捂着肿痛的腮帮子,痛苦地哀嚎起来。

    他们叫得很大声,估计能传出去老远。

    这暴露了他们的意图,看来跟王落辰这边儿的人不同,他们是很想让别人知道这边出了事情,过来看一下的。

    这点儿小心思,当然瞒不过王落辰的眼睛了。

    就他们的表演,王落辰哈哈一笑,飞近了他们说:“各位叫得很兴奋、很尽兴啊。瞧你们这意思,不将师门中的长辈给引来你们是不肯甘心的吧?不过呢,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无论是弄湿我师妹她们的衣服,还是跟我打斗,可都是你们做了初一,我们才做得十五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五极门门规第三千六百十一条规定,凡门中弟子间私斗,先动手者罪加一等。加杖一百!不知你们可知道这个规定啊?”

    司徒无言等人闻言,没有回答王落辰,但却个个都闭上了嘴巴。这时,李英晨从一旁说道:“他们肯定知道,世家子弟从小都要背诵门规的。”

    “哦,听李兄这样说,看来他们都知道啰,不然也不会这么快就闭上嘴巴了。”王落辰冲李英晨点了点头说。

    周围的人听了这话,哄笑了起来。而司徒无言等人的脸却刷地一下子红了。

    “好啦,好啦,大家不要笑了,都静一静。呵呵。我也好跟他们说说正事儿。”王落辰向大家挥手致意,要他们不要哄笑,然后,向司徒无言等人说,“各位,咱们闹也闹了,打也打过了,而且你们也打输了,怎么样?向我师妹她们道个歉吧。”

    “什么?我们都这样了,你还要让我们向她们道歉?这,这太过分了吧。”

    被揍成了猪头,身体上吃了亏,还要向人家道歉赔掉面子,司徒无言急了。他顾不得疼痛,张开有些歪斜地嘴向王落辰抗议了起来。

    “过分?怎么过分了?她们是女孩子,身体娇弱,受不得惊吓和寒凉,你们害她们被湖水给浸湿,既受了惊吓,又受了寒凉,还弄坏了妆容,难道你们不给道歉吗?”王落辰诘问道。

    “可,可我们不是也被你给弄湿了?我们不是一下就扯平了吗?”欧阳靖两眼含着泪,既委屈又不服气地争辩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