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无言正暗自疑惑,原本在远处的那些飞行兽已经驮着各自的主人呼啸而来。(书屋 shu05.com)

    这些人足有一百五六十之多,他们才刚到这里,很多人便从队伍中抢先飞了出来,满脸兴奋地向吴梦雪问道:“吴师姐,社长呢?不是说社长也会来吗?怎么这里没有他?他没有跟你在一起吗?”

    那些少年有男有女,围着吴梦雪连连发问。吴梦雪一时间都不知回答谁的好,只好一个劲儿地向他们挥手,要他们安静。

    他们瞧见她的动作,知道她有话要说,赶紧互相约束着闭上了嘴巴,安静下来听她讲话。

    见他们终于静了下来,吴梦雪指了指自己旁边那团荆棘囚笼说:“你们不是要见社长吗?喏,他就在这里面待着呢。你们想见,就先把这囚笼给打开吧。”

    “什么?社长在这里面?这是怎么回事儿?”

    “还用问吗?笨蛋,看不出来社长是被人家给困住了。”

    “对啊,大家快看,那边那家伙正在输出元力,肯定就是他控制的这些荆棘。”

    “谁啊?这么大胆,敢跟咱们社长作对。咱们一块儿上,灭了他。”

    “还能有谁?看不见欧阳靖司徒康他们也在?那家伙肯定是他们一伙儿的。”

    “管他是谁,咱们一起上,分分钟教他们怎么做人。”

    那些少年被吴梦雪指点了,立即就弄清了现场的情形。发现自己的社长被人家给困住之后,心里的怒火简直可以焚天。

    极具反抗精神的他们,才不管欧阳和司徒他们两家权势与地位如何呢。互相招呼着,就要组团儿灭了司徒和欧阳两家的人。

    “大家不要激动,社长是主动被他给困住的。所以,他肯定会破掉这个烂囚笼,从里面出来的。”

    吴梦雪见大家情绪激动,大有失控的可能,怕他们真会围上去将司徒和欧阳两家的人给打死,赶忙出言安慰他们。

    而这时,沙傲云和秦俊彦等人也赶了过来,一边向吴梦雪了解情况,一边劝大家冷静。

    司徒无言他们这边儿,司徒康见形势不妙,赶紧地靠近他们家的少主说:“少主,没想到这次集训天命社入选了这么多人。要不咱们见好就收吧。”

    “靠,你不说来的人绝对不是王落辰他们那边儿的吗?怎么一下子就全都变成了人家的人?这下麻烦了。你让我见好就收,只怕我们收不了啊,你没见到他们已经很自觉地将咱们给包围起来了嘛。我看,与其放出王落辰,不如这么办。我们呢,先不放他出来,而是将他当做人质威胁这些少年给咱们让开条道儿。等咱们平安地从这里出去后,再把他给放掉。”

    司徒无言也不傻,他当然也已经看出情形不妙,但他没有听司徒康的,而是提出了自己的主意。

    “真要这样做嘛,少主?我只怕没有那么乐观,事情不会如你所愿呢。”

    司徒康总觉得王落辰不该如此轻易地就被司徒无言给困住,因而,对他这种不肯主动放人,与天命社的人为敌的想法有些不赞同。

    两人正在商议,现场突然再生异变,只听司徒无言围困王落辰的荆棘囚笼里,好半天没有动静的王落辰的声音飘了出来:“司徒无牙,这种打法倒是挺符合你的风格,很赖皮嘛。不过,这对我是没用的。因为,小爷我有炼体术。这半天没有理你,就是在用借用你的元力荆棘炼体呢。哈哈。”

    王落辰的声音陡然响起,让现场之人在对他的安危放心之余,纷纷发出了欢呼。

    那欢呼声响了半天才平息下来,王落辰的声音再次响起:“兄弟们都来了。很好,你们都且闪到一边。看我怎样将司徒无言这个少主的荆棘攻击给破掉。”

    原来,王落辰早已经用神识感应到大家的到来,也算出了他们到达的时间。所以,才特意被司徒无言的荆棘囚笼给困住,以趁此机会在他的天命社兄弟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表演一场大破世家少主元力攻击的好戏给他们看的。

    他此言一出,天命社的少年们再次欢呼雀跃,为了见识他的神通,他们都依照他的吩咐,催动飞行兽退到了一旁。

    “少主,他要破掉你的囚笼了。赶快想办法啊。”司徒康见此情形,心中暗道不妙,连忙向司徒无言发出预警。

    “放心,我的荆棘囚笼乃是我晋升武帝之后所创的元力化形攻击的方法,以他的实力,应该没那么容易破掉的。”

    大概四由于司徒无言见自己方才很轻易地就将王落辰给困住,此时对王落辰的话和司徒康的话都不大相信。他非常自信地要司徒康他们不要担心,然后又向荆棘囚笼上灌注了一股元力。

    “哼,司徒无言,看来你还心存幻想啊。好啊,那就让小爷我来将你这幻想的泡沫给戳破吧。”

    王落辰冷哼一声,在心里默念了一声:“爆!”

    随着他这一声爆在心中响起,他周围密布的成千上万道法阵一起崩塌,爆裂。

    法阵所吸收的天地元力立刻充塞了荆棘囚笼的内部。

    “咯吱!咯吱!”

    囚笼在这疯狂肆虐的元力激荡开来的时候,被撑地膨胀变大。组成它的枝条随着囚笼体积的膨胀,彼此间摩擦着,发出好似痛苦呻吟一样的声音。

    “还不爆开?好吧,我给你破个洞好了。元力之刃,给我破!”

    王落辰以稠密的法阵将自己给护住,使得自己不因法阵爆裂所形成的元力风暴而受伤的同时,向围困自己的荆棘囚笼激射出一柄五彩斑斓的元力之刃。

    这柄元力之刃蕴含了五行之力,在荆棘囚笼上不停地切割,让那些荆棘枝条再也无法重生。

    “噗!”

    元力之刃一路前行,披荆斩棘,终于在荆棘囚笼上斩出一个小洞。

    坚固的堡垒往往都是被从内部攻破的。

    固若金汤的大堤一旦有一个管涌,就很容易被水流给冲垮。

    当王落辰的元力之刃在荆棘囚笼上钻出一个小洞后,在囚笼内部肆虐的元力终于有了一个出口。它们一下子从其中喷发了出来。

    “嘭!”

    极具破坏力的元力一下子冲出囚笼,将那个破洞给撑爆。荆棘囚笼就由这一点,迅速地破裂开了。

    “呼!”

    囚笼破裂后,王落辰浑身披挂着万千道流光溢彩的法阵,飞了出来。

    “社长!社长!……”

    再次见到如神祇一般出现在空中的王落辰,天命社少年心中的崇拜之火又一次被点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