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无言一时语塞并不代表他真的就认输了,像他这种战力达到武帝级的高手,攻击手段自然不仅仅只有这一种。

    一种被破掉,还有别的手段可以使用。因此,不肯认输的他冷哼了一声后,两手在自己胸腹之前连连翻动,就要再对王落辰展开攻击。

    然而就在他的攻击手段将发为发之时,他的心神却被天空中不断响起的飞行兽的叫声所打断。

    根据叫声密集的程度,他判断,有一大队人马正在向天幕峰上他们对峙的这里靠近。

    “是谁来了?使我们的人吗?”他暂时停止自己的动作,向身边的欧阳靖问道。

    “少主,不是。咱们欧阳和司徒两家这次被选中进入护宗大殿特训的年轻弟子只有十七个人,现今全都在这儿了。应该不会再有人来了。依我看,那些人一定是其他世家和派系的弟子。”欧阳靖清点了一下自己这边的人数,回答说。

    “那他们会是谁呢?听飞行兽的叫声,这支队伍足有一百多人。咱们五极门中,除了五大世家和各大派系的人,还有哪一家有这么多人马呢?”欧阳无言思索了一下,追问道。

    “少主,或者这些人不是一家的,只是在来这儿的途中巧遇的。反正,我敢保证,他们绝对不是王落辰那一边儿的。”

    司徒康上次在铁人营受了伤,身体才刚刚恢复了一些,就被家里人想办法硬塞进了这次特训的名单,好让他在护宗大殿中捞取点儿好处。

    现在的他,身体虽然不是很好,但脑子仍旧是欧阳靖一伙中最灵光的一个。

    他朝远处眺望了一些,并于脑海里将五极门所有势力的实力给分析了一下,得出了一个自认为十分正确的结论。

    “好,不是这臭小子的援手就好。”

    司徒无言听了司徒康的话,心中的顾虑顿时没有了,他再次屏气凝神,翻动印诀,继续他对王落辰的攻击。

    “哈哈,司徒无言,你捣鼓了半天,到底要做什么啊?你到底还打不打?不打,就赶快和你的这些狗腿子向我三位师妹道个歉,一边儿凉快去。若是要打呢,我就在陪你玩玩儿,让你知道一下,随便惹是生非是没有好下场的。”

    王落辰见他手诀连翻,却又犹犹豫豫地不敢进攻,知道他心中定然是因为刚才斗败心生怯意了。由于还想继续教训他,便用言辞激将了他一下。

    “哼!臭小子,少得意。刚才是我小瞧了你,轻敌了。才让你沾了个便宜。现在,我要来真的了。小子,接招儿吧。”

    司徒无言一向自负,哪里受得了王落辰的激将?

    他听了王落辰的话,心中气恼万分,两手忍不住猛地向前一推,向王落辰再打出一道浑厚的元力。

    那元力从他手掌中激射而出,在他身前凝聚成一株长满尖刺高约数丈的荆棘。

    “刺!”

    高大的荆棘刚一成形,司徒无言的手指向王落辰一点,那上面的半尺长的尖刺就从植株上脱落了下来,如暴雨般向王落辰刺了过来。

    “玩群攻?你以为我会怕吗?哈哈。”

    看那万千道尖刺向自己袭来,王落辰朗声一笑,也在胸前翻了几下手诀,将元力之刃再次从体力激发出来。

    王落辰的神识已经可以分化出千万个分念,所以,他的元力也可以在神识的控制下,化作千万份儿。

    元力化成千万份之后,被他的神识给凝聚成千万柄体型更小的元力之刃。

    这些元力之刃,在他的神识控制下,自主寻找自己的目标,将司徒无言所发出的那些尖刺,全都给击碎了。

    “啊!可恶。”

    司徒无言满以为自己的这次攻击一定可以将王落辰给穿成个刺猬。谁知,却又被他给完全地破掉,心里立马就急了。

    他气呼呼地再次猛烈地向荆棘灌注元力,让它疯狂地增长起来。

    “缠绕!”

    随着荆棘的枝条不断延展,司徒无言控制着它们飞舞着,从四面八方向着王落辰的身体快速缠绕了过来。

    不知怎么搞的,眼看那些枝条快速缠绕过来,王落辰却没用采取一点儿应对的举措。

    只见他,既不闪避,也不设法消灭那些长满尖刺的枝条,任凭它把自己的身体给整个包裹了起来。

    “哎呀,不好,师兄被那家伙的枝条给缠住了。”

    冷泠弦见状,心里油然生出一丝关切。想要助王落辰脱困,她赶忙催动元力,释放出一道弯月,让其如镰刀一样切割起那些枝条来。

    然而,那些枝条并非是真正的植物枝条,而是元力化形出来的。她的冷月阴功修为不足,所幻化出的弯月没有多少杀伤力,根本就无法将那些枝条割断。

    反而,在她全力施为了一阵之后,因为被枝条上的元力反击,她的弯月还慢慢地由镰刀变成了细眉。

    “雪姐姐,我一个人不行,你快来帮我啊?”冷泠弦见自己的弯月无法帮助王落辰脱困,心里着急,连忙向吴梦雪求助。

    “傻妹妹,你慌什么?师兄既然敢让他的枝条随便缠住,必定有对敌之策。所以,你把你的弯月收回来,等着看好戏吧。”

    吴梦雪比冷泠弦更了解王落辰,她见王落辰刚才不闪不避,任凭那些枝条缠住自己,就已经料定王落辰必有破敌之策,所以根本就不着急。

    “真的?那我将弯月收回来了?”冷泠弦有些不信,但却又不得不信,只好将自己的元力化形武器给收了回来。

    而就在这时,她们对面的十几个人却因为不明就里,看到王落辰被司徒无言的荆棘枝条给包裹起来,兴奋地庆祝了起来。

    “好啊,少主大显神威,这下这小子死定了。”

    “哼,谁叫他害我们湿@身了呢。有这样的下场,也是活该!”

    “少主,这小子最近在老祖们面前有些地位,不要杀了他,只教训一下就好。”

    他们这帮人一得意,说什么的都有。司徒无言将这些话听进耳朵里,心里的得意劲儿就不用说了。

    他哈哈大笑,向被包裹在枝条中的王落辰咋呼道:“臭小子,知道我的厉害了吧?怎么样?被尖刺扎入皮肉的滋味儿不好受吧?要不要我给你松一松啊?哈哈。松一松也不是不可以的,只要你乖乖地向我们磕头认错,我是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他的喊叫够响亮,也够嚣张,按理王落辰应该对此做出反应的。但奇怪地是,他这话说了老半天之后,那荆棘枝条所缠绕成的囚笼里面,却毫无声响。

    这令司徒无言心中疑惑万分,不禁心想,这小子怎么了?难不成这么容易就挂掉了?不应该啊。我自己的攻击我有数,我并没有发动致命攻击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