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见他们围过来,指点着他们的狼狈模样和自己的三位师妹呲呲发笑,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是在嘲笑他们。(书=-屋*0小-}说-+网)

    他这种行为,令欧阳靖等人更加气愤,他们纷纷指责王落辰故意害自己落水,令他们难堪。

    针对这些指责,王落辰哈哈一笑,朗声说道:“真是好笑,我使用法阵时不小心造成的爆炸,令你们落了水,你们就说我是故意的。而你们实验什么霹雳弹溅起湖水,弄湿了我师妹她们的衣服,就是意外和误会。啧啧,道理都是你们的啊?我觉得,你们这样不好吧。好像真的有点儿好不要脸啊。”

    “师兄,什么好像,他们明明就是不要脸嘛。干嘛要遮遮掩掩地说,而不是直接匡正师兄们品行中极其不良的地方,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呢。”王落辰的话刚说完,吴梦雪就上前补刀。

    “不、不、不,师兄和师姐说的都不对。要我说啊,他们这种行为不是不要脸,而是牙齿有病,一种让所有牙齿都掉光的病。呵呵。”吴梦雪的话音刚落,冷泠弦心中有气,也跟着奚落了他们一句。

    “牙齿都掉光了?是什么意思?弦儿妹妹是想说他们这些人都没牙吗?都没牙的话,那岂不就是说他们个个都无齿(耻)了。”罗凝玉好像怕人家听不懂冷泠弦话里的意思似的,故意将话挑明了。

    “你们,你们,都给我住口,简直太放肆了。哼!竟然敢在我司徒无言面前出口伤人,信不信我分分钟教你们怎么做人?”

    被他们四人给痛骂了一通,司徒家的少主脸上挂不住了。他指点着他们,气呼呼地威胁了起来。

    “这位兄弟,你刚才说自己叫司徒什么?无牙还是无颜?我没听清楚啊?”他的威胁,不仅一点儿也没有吓到王落辰,反而在听了他的话之后,他还就他名字中的“无言”两字,开起了玩笑。

    “师兄,你管他是无耻还是无脸?他又不是你亲戚。”吴梦雪故意将司徒无言的名字给歪曲成了难听的词语。

    “起名如斯,可见这家伙的家长也知道自己的孩子品行将来会有多败坏。唉,也真是难为他爹妈了,明知要养出一个混账儿子,还含辛茹苦地将他养这么大。啧啧,真是伟大的父母。”论起骂人,冷泠弦比吴梦雪的嘴巴更损。

    “师妹啊,你这说法就不对了。人家父母就算知道他将来会是个不肖子,大混蛋,又有什么办法?难不成在他一出生的时候,就将他掐死?唉,那样的话,虽然咱们这个世界就此儿干净了,但阴曹地府却是因为多出一个无耻的恶鬼而更加污浊了。”

    听她们两人骂得起劲儿,罗凝玉也不甘示弱,继她们之后,同样将司徒无言给骂了个酣畅淋漓,痛痛快快。

    “你,你们,死丫头,臭@婊@子,敢骂我。好,我今天就要你们的好看。”

    因为地位尊崇,司徒无言从小到大,一直都被众人给捧着敬着,哪里受过这样的辱骂?

    因而一听完她们三人的话,顿时气得差点儿没从飞行兽上跳起来。

    于是,怒不可遏的他,再也无法忍耐下去,他一边以恶毒难听的言语回击着她们,一边向她们发动了突然的攻击。

    当然,所谓的突然,只是他自以为的。却并非就是超出王落辰预料之外的行为。

    其中的原因嘛,自然是因为他同冷泠弦她们三人对他们这群人的奚落和辱骂,一早就是一个他以神识同三人定好的计策。其目的,就是激起对方心中的怒火,要他们先把持不住,违反门规,出手私斗。

    这样做的目的,自然是将同门私斗的肇始责任推到他们的身上,以便在将来上头的人追究时,先占个“理”字。

    见他果然中计,早有准备的王落辰嘿嘿一笑,随手打出数道法阵,将自己的三个师妹给保护起来。然后,食指一点,向司徒无言以元力幻化出的牵牛花,打出一柄金色元力之刃。

    大小仅有寸余,薄厚犹如刀刃的金色元力之刃由他指端飞出,以极快地速度一下扎进牵牛花的花蕊中间,激发出一抹明亮耀眼的光芒。

    “啵啵!”

    金色的锋刃在花蕊中左冲右突,不断斩断它的花柱,让司徒无言心中惊骇不已。

    他赶忙向牵牛花中灌注更多的元力,催动牵牛花的花瓣拼命向中心收缩,以便将那元力之刃像吴梦雪的寒冰剑一样给嚼碎。

    他这一招好像很管用,花瓣合拢后,才咀嚼了几下,那元力之刃就没动静了。

    这让司徒无言有些得意,他向王落辰招了招手说:“哼哼!小子,有什么高招儿就使出来吧,我的牵牛花一样都可以给你咀嚼掉。”

    “哈哈,真是奇怪,你这人无牙,花无牙,怎么就可以嚼碎人家的东西呢?”

    王落辰的元力之刃被他的牵牛花给克制,好像并不惋惜,也不惊慌。他继续笑骂着,对着他的牵牛花举起了自己的手指。

    “元力之刃,转化!”

    王落辰心神一动,原本被自己蕴藏在元力之刃的火元力迅速被释放了出来。

    “噗!”

    他以神识控制着元力之刃,让它由锋刃形态,变成了火焰形态。

    接着,他催动这一团蕴含着精纯火元力的高温之火,在牵牛花的内部四处灼烧。

    那朵妖艳的牵牛花被这团火焰给烧灼了,慢慢地变得干瘪枯萎。

    司徒无言觉察出这种变化,连忙将更多的元力注入进去。但令他感到无奈的是,他所注入的元力好像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牵牛花最终还是以极快地速度干枯了下去。

    “呼!”

    当干枯到一定的程度,它紫色的花瓣突然冒出红色的火焰。

    这火焰一出现,就立刻疯狂扩散,一眨眼的工夫,就将整朵牵牛花给变成了一团更大的红色火球。

    “元力之刃,再变!”

    王落辰等牵牛花彻底消失,神识再动,火焰就一齐向中心集中,重新变成了一柄比刚才那柄金色元力之刃大了一圈儿的赤红的锋刃。

    这一系列地变化过程,简直如同一场魔术秀。令在场所有人都看得惊呆了。

    他们都想不明白,为什么王落辰的那一柄小小的锋刃可以随意转变颜色,并能将司徒无言硕大的元力之花给破掉。

    这其中的秘密是什么呢?

    秘密,当然只有王落辰自己知道。

    他的元力之刃,可以任意使用五行元力之中的一种或几种。并且,可以借由元力种类的不同,依靠五行生克的规则,去克制别人所激发的单纯的某种元力化形武器。

    更为神奇的是,它在将别人的元力化形武器克制住,破坏掉之后,还可以将其中所蕴含的元力给转化吸收到自己的体内,增强本身的威力。

    “你输了!”

    王落辰缓缓地收回自己的元力之刃,将其中多余的火元力在丹田中给吸收综合掉,以懒懒地腔调儿向司徒无言说道。

    “你……”

    自己最得意的元力化形武器被王落辰破掉,司徒无言这次真的是“无言”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