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出了恶作剧,端坐于飞行兽上放声大笑的人,正是王落辰吴梦雪他们的对头欧阳靖和司徒康一伙儿。

    因而,吴梦雪一看清他们的嘴脸,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

    而他们,听到吴梦雪的喊声后,也认出了她。

    “呦呵,我当是谁呢,口气这么大?原来是吴梦雪吴师妹啊。哈哈,对不住了小师妹,刚刚我们实验新得到的武器霹雳弹,刚巧你们的船就了凑过来。嘿嘿,湖水弄湿你衣服了吧?随身带替换衣服没有啊?没有的话,我正好带了条裤衩儿,要不行行好先借给你穿吧?”

    欧阳靖见是吴梦雪,不禁不道歉,反而还出言轻薄了一番。

    “欧阳靖,你无耻!”

    吴梦雪被他给弄湿了衣服,又听他出言无状,立刻就火冒三丈,也不啰嗦,抬起手掌便向他打出一道寒冰元力。

    那元力一经打出,立刻就化成一柄晶莹剔透的冰剑,闪着寒光斩向欧阳靖。

    可奇怪的是,眼看冰剑即将斩到自己身上,欧阳靖却既不躲闪也不招架,只是对着吴梦雪冷笑。

    吴梦雪正奇怪他这家伙为什么这样,是不是脑子秀逗了,怎么任凭自己削他,却突然看到一朵紫色的妖艳的牵牛花盛开在自己的冰剑面前,将其一下子吞进了喇叭口之中。

    那牵牛花吞了冰剑,花瓣迅速合拢。接着,吴梦雪就瞧见那花朵便像咀嚼食物一样,将冰剑给嚼碎,吐了出来。

    “刚刚学会元力化形,便使出来卖弄,真是可笑。哈哈……”

    欧阳靖的身后,飞出一头像蛇一样的飞行兽。上面坐着一个模样看上去还算英俊,但眉宇间却带着几分奸邪的二十三四岁的青年人。

    他一脸轻蔑地收回那朵牵牛花,嘲笑起吴梦雪来。

    但他脸上的笑容并未持续多久。就在那笑声犹然在嗓子眼儿里回荡之际,他突然就感到身上涌起一股寒意。并且,那寒意很猛烈,令他的笑容一下子便噎在了喉咙里,再也发不出来了。

    他马上意识到,这股寒意不寻常,是他的身体被某一高手以神识锁定后,所产生的后果。

    觉出不妙,他赶紧地以元力护住周身,向四周观望,寻找那个威慑到自己的人。

    他仔细搜索,却一无所获,便松懈了下来,以为刚才的感觉只是自己的错觉。

    然而就在此时,他突然感到自己周围的空气有些异动,紧接着就听见头顶传来数声爆炸声。

    随后,巨大的压力随着爆炸声猛地陡然而生。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连同飞行兽一下失去控制,笔直地向着湖面坠落了下去。

    同时,在下落的过程中他还发现,自己并非唯一出现这种状况的人。他的所有同伴,也跟他一样,以飞快地速度坠向湖面。

    “扑通、扑通……”

    下落的速度实在太快,令他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掉入了湖水里。这下,他们连同他们的飞行兽,全都成了名副其实的落汤鸡。

    “哈哈,诸位,刚刚我正演练法阵,不想由于对法阵参悟的不够透彻,既然出现了意料之外的爆炸。不好意思啊,害你们都成落水狗了。”

    他们落水之后,刚刚从水里钻出来,抹了一把头脸上的湖水,就听到了空中传来的讥笑声。

    不用抬头,光听这声音,欧阳靖就知道这人是谁。

    他向着刚才那名青年说:“司徒少主,此人就是王落辰。你一定听出来了,他就是刚刚偷袭咱们的家伙。唉,少主,你练功期间,我们这一向都是被他这样给欺负的。这次,他又害咱们落水。所以,请少主一定要好好地教训他一下,替我们这些兄弟出出气啊。”

    “哼,欧阳兄不必多说,这等顽劣之徒,就是跟你们没有过节,我也绝饶不了他。”

    那司徒家的少主说着话,猛地一拍水面,借助水面反弹之力,身体便腾空而起,稳稳落在已经先于自己从水中脱离出去的飞行兽背上。

    其他人见他从水中飞起,也纷纷效仿,穿着连内裤都湿透的衣服,脱离了湖水,重新回到了空中。

    瞧着他们湿哒哒的样子,站立船头的冷泠弦三人开怀大笑了一阵儿,便也飞身跃起,跳到巡天兽的后背上,争着向他诉苦。

    “三位师妹,事情的经过,我已然在护宗大殿的殿门前看到。是这些家伙没事儿找事儿。只是,师兄虽发现了他们的踪迹,但终究因距离太远慢了一步,没能阻止他们使坏。害你们受苦了。”王落辰向她们三人分别打出一股火元力,将她们的衣服烘干,心疼地说道。

    “师兄,不怪你。要怪就只怪欧阳靖一伙纯心找茬儿。所以,这次师兄可一定不要放过他们啊?”吴梦雪看着自己虽然干燥了,但却已经变得皱巴巴脏兮兮的衣服,恨恨地瞪着欧阳靖他们向王落辰说。

    “行啊,我一定好好打他的屁股。”王落辰在她的头上摸了摸,笑嘻嘻地说。

    “师兄若是出手的话,我得提醒你一下,刚刚那个用牵牛花吞掉雪姐姐的家伙好像战力挺高,你对上他可不要大意啊。”冷泠弦见他一副轻松的样子,怕他轻敌,赶紧提醒道。

    “就是,落辰,他们人多,要不咱们先忍忍,等我把弟兄们给召集过来,再和他们算账吧。”

    虽然已经入了五极门,但罗凝玉仍然不习惯称王落辰为师兄。因而依旧亲昵地称呼他的名字。

    她见识了那名牵牛花高手的厉害,又见对方人数多过自己这边,便提出了个缓兵之计。

    王落辰听了她们两个的话,微微一笑,说道:“你们两个不用担心,就算一时间我不能将这十几个人怎么样。却也绝不会让他们在我这里讨到便宜。至于说叫兄弟们来,却是不必。因为,你们忘了,我们来是干什么的?如果我所料不差,云姐和师兄他们,以及咱们天命社的好手,很快就会赶来。所以,咱们根本就不需要麻烦着另叫人手。”

    因为见过名单,王落辰对上面都有些什么人心里有数。

    他早就计算过了,名单中属于天命社的弟子,总共有一百三十六个,且个个都是战力为武帅以上的年轻弟子。

    这些人若是全都到齐,论实力绝对可以碾压欧阳靖他们一伙儿。所以,他并不担心自己教训不了欧阳靖他们。

    冷泠弦她们三个,听王落辰如此一说,心里有了底气,便不再反对他直接向对方出手了。

    而且,就现在的形势来讲,即便是她们拦着王落辰,不让他和欧阳靖他们冲突,也是不可能的。

    因为,欧阳靖等人,已经由于王落辰刚才将他们打落湖中,让他们全都成为落水狗的事情,杀气腾腾,张牙舞爪地向着他们围了过来了。

    看他们这阵势,绝对是来兴师问罪的。也因此,这一次的话,即便他们想躲开这次的麻烦,怕是也躲不了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