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见他听了自己的话出神,怕他经过思考,再啰嗦出什么问题来,便赶忙跟他告辞了。

    王落辰送他离去,拿出音灵石跟吴梦雪通了话,告诉他和她两人要去天幕峰的事儿。并嘱咐她叮嘱罗凝玉和冷泠弦不要乱跑,免得惹出事端来。然后,就骑上巡天兽,向天幕峰赶去。

    以巡天兽的速度,在化极山脉的范围内从一地到另一地,自然是用不了多长时间了。因此,同样是刚接到通知,他却早于别人先一步到了天幕峰的护宗大殿。

    在护宗大殿前的广场落下,仰望巍峨雄浑的护宗大殿,他从巡天兽上跳下来,快步向大殿走去。

    从几层台阶逐级而上,不大会儿的工夫他就到了大殿的殿门处。

    因是五极门重地,殿门那里有二十四名弟子护卫。

    见他到来,两名手持长矛的弟子向前一步,以茅尖儿指向他,喝到:“来者通名!”

    “两位师兄辛苦了,我叫王落辰,这是我的腰牌和戒律院送达给我的通知。”王落辰明白他们拦住自己是例行公事,便客客气气地将证明自己身份的物品交了出去。

    “哦,原来是王师弟啊,你的大名我们早已经是如雷贯耳了。呵呵。不过呢,王师弟,要进大殿仅凭这些还不行,还得有长老手谕才可以。所以,请你稍安勿躁,先在此等候。等大家到齐了,自然有人会带着长老们的手谕,带领大家一块儿进殿。”

    验看过他的证明物品,那两名弟子将它们还给了他,并告诉他得在门外等会儿才能进殿的事。

    王落辰一听,心说,唉,心急了,来得早了。没办法,先等会儿吧。

    于是,他便冲两人抱了抱拳,闪到一边,看风景,磨时间去了。

    还别说,由于天幕峰的护宗大殿就建筑在峰顶的天幕湖中间这座湖心岛上,放眼望去,湖光与山色相映成趣,倒是很有看头。

    只见天幕湖辽阔的湖面上波光粼粼,十分壮观。

    因为不是禁区,其间也有不少游览湖光山色的游人所乘坐的船只。

    那些雕梁画栋的游船,不像尘世中的船舶是靠机械动力推进的,而是凭借船上的白帆借助风力来推动前行。

    因而从远处看去,碧波之上白帆点点,极具诗情画意。

    王落辰不禁越看越有意思,竟然起了想要也要去船上坐一坐,感受一下荡舟湖上的惬意。

    说巧也巧,就在他心里这念头刚起,一只不大不小的游船就向着他这边劈波斩浪,漂移了过来。

    船儿借助风帆,速度着实不慢,短短几分钟的工夫,就已经从湖上行到了距离他约有千余米的距离。

    这么近的距离,船上人儿的身影都已经可以影影绰绰地看到了。

    只是,由于湖水的反光和湖面水汽蒸发所形成的光影波动,虽然身影可见,但他们到底是谁,却并能看清楚。王落辰只是隐约地觉得,上面那些人中,有那么两三个的体态好像挺熟悉的样子。

    “看着挺熟悉的,就是不敢确定他们是谁。不过,也不用着急,等会儿船儿靠到岸边,以我的目力应该就可以看清了。”王落辰站在大殿那可以将周围的景物尽收眼底的门口,心里暗道。

    他所想的没错,由于大殿占据了整个湖心岛,从而导致殿门便是整个岛上除了大殿本身外,最高的地方。

    无论船舶从哪个方向来,总要靠岸。而在靠岸的过程中,王落辰所处的位置,是完全可以做到将这些船上的人物看得清清楚楚的。

    果然,随着那艘船越来越近,当它到达距离岸边三百米的时候,居高临下的他,真的就看清楚了船上乘客的大致形体。

    “罗罗、梦雪、弦儿?怎么她们会在这里?”当王落辰看清了立于船头的那三名女子的身形之后,由于熟悉,他一眼就认出了她们。

    不过,他虽然认出了她们,但由于目力和视角的原因,她们却看不到他。

    她们三个正在船头上对着即将登上去的这座湖心岛和岛上的大殿等景物指指点点,嬉闹说笑。

    “雪姐姐,你说待会儿咱们突然出现在师兄的面前,他到底会不会大吃一惊?”冷泠弦轻轻拢了一下自己被山风吹乱的长发,向吴梦雪问道。

    吴梦雪手搭凉棚,向雄伟的大殿望了望,笑着回答:“放心吧,肯定会的。我跟他通话的时候,可是刻意隐瞒了咱们游玩的去处的。”

    “那也不一定,落辰这家伙经历过那么多大场面,心理承受能力好得很,可不是那么容易被咱们的突然出现给惊着的。”罗凝玉想起王落辰以前在赛场上的风采,粉面含春地说了自己的看法。

    “真的吗?玉姐姐,若是他不会因为咱们的到来而感到惊喜,那咱们不是白在这湖上受了一回罪?”

    冷泠弦自小生活中啸天峰,从没有坐过船,从上了船之后身体就不舒服。要不是为了给王落辰一个惊喜,她早放出月梭直接飞上岸去了。现在听罗凝玉这样说,心里不免有些委屈和失望。

    “弦儿妹妹,你也不必觉得冤。你看,这一路走来,湖光山色美不胜收的,你不是也大饱眼福了吗?哈哈。”吴梦雪在她后背轻轻拍了几下,替她缓解了一下晕船的症状,笑着安慰说。

    “嗯,雪姐姐说的是。再说了,能在他闭关修炼之前见上一面,就是受点罪,也是值得的。”冷泠弦眼睛也望向那高耸的大殿,一脸幸福的说道。

    “我也是这样想的。咱们不像梦雪妹妹和沙姐姐那样,可以和他一道进入这护宗大殿修炼,也只好在这大殿外面陪着他了。”罗凝玉也随着她的视线望向了大殿,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说着说着,三个女子心里都牵挂自己的情郎,憧憬起与他见面后的场面,竟不约而同地沉默起来。一时间,船头变得十分宁静。

    “咻!”

    就在这宁静的气氛中,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鸣啸。一颗小小的圆球从上而下,如流星一样飞落下来。

    那圆球不偏不倚地,就落在她们三人所乘坐船只的前头。

    “嘭!”

    落入水中的那圆球在水里爆炸,将湖水给激荡起老高。

    “哗啦啦!”

    飞溅起的湖水在到达最高处后,由于山风的吹拂,有很大一部分如雨水般飘落到船上,淋湿了猝不及防的吴梦雪三人。

    “呀!”

    “啊!”

    “混蛋!”

    她们被响声惊吓,又被湖水淋湿,先后发出了惊叫声和怒斥声。

    “哈哈,好玩儿,好玩儿。一下看到三只落汤鸡!”

    就在她们三人狼狈不堪之时,听到头顶传来几声坏笑和一句气人的比喻。

    她们这才意识到,刚才的这个恶作剧,它的制造者是位于空中的某个可恶的家伙。

    于是,她们就抬头去看,却看到十几只飞行兽组成的一个小队,将她们所乘坐的船只给围在了中间。端坐那上面的家伙们,正在指着衣裳湿透的她们,肆无忌惮地狂笑。

    “是你们?混蛋,三天不打,皮肉又痒痒了吗?”

    吴梦雪看清那些人的嘴脸,马上认出了他们。她不由地怒火中烧,对着他们晃着拳头,大声威胁了一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